高姐的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高姐今年四十來歲,長的文文靜靜,說話語調柔和,和她相處一年多,讓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在這一年當中,我看到了在她身上發生的許多感人故事,我把它記錄下來,相信人們能從高姐身上感受到大法修煉中修煉者心性的昇華,感受大法的美好。

主動辭職

高姐沒有固定工作。早年家裏開商店,生活較富裕,後來為了照顧孩子,一直在料理家務,等到孩子上了大學,花錢的地方很多,經濟上就顯的有些緊張,加上這時候也有了空閒時間,她就想找份工作。就這樣,商場、食堂、雜貨店等許多地方都留下了她的足跡,但又都因為工作時間長等原因而辭職了。在這期間,高姐時時向內找,去自己的利益心,最後通過鄰居的介紹,來到了一家水暖器材商店工作。這家商店是由兩家合開的,白天有一老闆娘照看。高姐去了之後,打掃店鋪,做午飯,賣零件,她樣樣都做的很好。老闆娘是一個很「精明」的女人,愛說愛笑,很會「看人下菜碟」,對高姐還可以。開始時,老闆娘對很多水暖器材都不是很熟悉,賣貨的時候,有時讓高姐拿,有時自己去拿,而她自己拿時卻經常出錯,這時便會對顧客解釋說服務員是新來的,不太懂這行,這使賣過多年水暖器材的高姐直發愣,自然方便解釋,但心裏很是不平衡。這樣的事情發生很多次,高姐也經常向我述說,但她能夠認識到老闆娘這是在幫助她去執著心呢!

過了不長時間,老闆娘對高姐越來越苛刻,有時不高興還給高姐臉色看,但善良的高姐都沒有和她計較,反而臉上還掛著笑容,平靜的做著自己份內的事。

轉眼幾個月過去了,商店的買賣越來越差,有時店裏一天都沒有任何收入,老闆娘很著急,嘴上也起了泡。高姐看在眼裏,也跟著著急。持續了一段時間後,高姐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每天不賣貨,老闆娘還要給自己開工資,不能白拿這份錢。於是高姐便找了個機會對已明真相的老闆娘說:「老妹兒,咱店裏不賣貨,你還得給我開工資,你著急,我也跟著急,我是大法弟子,做甚麼事都得為別人著想,所以,我不幹了,等過一段時間,活多了,你再給我打電話……」平時能言能語的老闆娘一臉感激,一時竟不知說些甚麼了,在場的老闆也一再表示感激。

就這樣,高姐辭了這份工作,在臨離開的那天,高姐把店鋪裏裏外外都打掃的乾乾淨淨。

招住宿生

高姐家距某高中很近,孩子上大學以後,有了空房間,去年,她招了三、四個住宿生,一來可以講真相,二來這也是一筆收入。

今年暑假過完了,這所中學的門口便聚集了許多婦女,手裏拿著牌,上面寫著招住宿生。只要有人來問住宿的情況,這些手裏拿著牌的婦女們就蜂擁而上,七嘴八舌地開始介紹自己家的條件如何優越等諸如此類的話。這時高姐便待在一邊,她和我說,咱們大法弟子不能和她們去搶。這樣一連幾日都無人問津。有的人已經招滿了,高姐和往常一樣不動心。

一天,高姐倚在學校大門旁邊的牆上站著,已經好一會兒了也沒見有學生過來。高姐就半閉著眼睛想別的事情。這時,只聽見一個聲音問:「阿姨,你也招住宿生嗎?」高姐睜眼一看,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帶著一個十七、八歲的男孩站在自己的面前。高姐說:「招。」「那能到你家裏看看嗎?」「行。」於是高姐帶著祖孫倆來到自己家中。男孩看過房間之後很滿意,決定就住這兒了。在閒聊中,高姐了解到男孩沒有媽媽,爸爸在外地打工,他跟爺爺一起生活,生活條件不是很好。當男孩問到住宿費的時候,高姐就說:「你們也不容易,我也不多收,就八百五十元一年吧!」祖孫倆很高興,便沒再說甚麼就離開了高姐家。可不一會,爺倆又轉了回來,原來是那孩看到高姐家門上貼著「法輪大法好」,便在樓下和爺爺說了,祖孫倆不放心,又上來詢問。

高姐便開始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住在這裏盡可放心等等。祖孫聽後才放下心來,出去到街裏買東西去了。

下午,高姐來到高中門口,經常和她在一起來招學生的鄰居,知道她已招了一個學生,就說:「真是神送到你面前的,我們都不知道,這孩子誰都沒問,直接奔你去了。多少錢?」「八百五十。」這時又有幾個人圍了過來,鄰居大姐扯了扯高姐衣角小聲說:「小高,你可不能說八百五,你就說壹千,要不看她們罵你。」「我不能撒謊。」高姐說。「這可以說假話,你怎麼那麼傻呢?這就得靈活。」鄰居大姐說。高姐說:「不行!我是修煉人,不能撒謊,就是她們罵我,該多少錢就多少錢。」鄰居大姐見她這麼固執,就不再勸她啦。只是不停的說:「太傻啦,太傻啦!」

這就是高姐,時時用大法來要求自己,不斷的提高自己的心性,她默默的用自己的行動,證實著大法的美好,救度著有緣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