瀋陽東陵監獄殘暴毆打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五日】(明慧通訊員瀋陽報導)遼寧瀋陽東陵監獄被中共標榜為「部級監獄」,實質嚴重損害人權,不講人性,在省內被稱之為「嚴管監獄」。它的一般管理方式就相當於其它監獄的嚴管方式。這個監獄的警察對服刑人員殘暴毆打,加之體罰、濫用電棍,如家常便飯,天天保持在一種高壓迫害狀態。

參與將大法弟子徐大為殘害致死就是東陵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個案例。在瀋陽東陵監獄,徐大為遭受暴力洗腦,長期戴手銬腳鐐,毒打、上大掛、灌食、膠皮管打、針扎、電棍電擊等殘酷虐待。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徐大為八年非法刑期已滿,家人來到東陵監獄接人時,發現徐大為骨瘦如柴,頭髮花白,臉色呈黑紫色,面目表情呆板,不認識家人了。徐大為被接回家僅僅十三天,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六日含冤離世,身上還有被迫害留下的各種傷痕。

下面是東陵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片斷。

一.殘暴毆打

東陵監獄對大法弟子表現的異常暴虐。二零零八年黃曆新年監獄晚會上,一個大法弟子高呼:「法輪大法好!反對東陵監獄迫害法輪功!」這時,旁邊一群犯人把他團團摁住,事後,該學員遭嚴重迫害,走路時腿一瘸一拐。

二零零七年底,從其它監獄轉來一些大法弟子,東陵監獄強迫他們出工幹活、在舍內坐小凳等,大法弟子趙華、李樹軍、劉桂春等絕食反迫害,要求煉功、不出工,他們隨之遭威脅。其中劉桂春被迫害嚴重,犯人對他拳打腳踢,致使他大小便失禁。趙華、李樹軍可能被灌食,李樹軍被送到監獄醫院打吊瓶。

打人兇手是二監區犯人於清石、劉長偉、劉翁全、於海、劉輝、王連福等,負責警察劉志明。

二.將大法弟子的頭打破,竟謊稱「是自己撞的牆」

東陵監獄以減刑等利益來要挾、利用犯人,包夾迫害大法弟子,並限制大法弟子交往、說話,否則就用電棍電擊。

東陵監獄七個監區關押了約三十多個大法弟子,幾乎一屋一個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禁止說話。二零零八年四月,二監區、四監區兩個大法弟子在走路時,因為打了招呼而被迫害。二監區惡警李穎煽動犯人給該大法弟子施壓,逼他認錯,並說:「對你們(法輪功弟子)就得用非正常手段。」於是,犯人兇手於清石(家住瀋陽市於洪區)大打出手,把這個大法弟子頭打破了,還謊稱「是自己撞的牆」。

惡警李穎藉機夥同監區長惡警李佳文(此人心狠手辣,其屬下與犯人都懼怕他,在東陵監獄,每個監區長都被稱為「老大」)、生產隊長郭沈軍用電棍電擊該大法弟子,致使其面部、頸部、胸部、腹部嚴重燙傷,同時逼他寫犯人「作業筆記」等,犯人李建、劉長偉、王玉寶協助作惡。

其實在二監區,早先還迫害過其他大法弟子。一位大法弟子被犯人於海迫害,該大法弟子遭非法加刑;大法弟子李顯聖(音)被迫害成精神失常(二零零八年春季釋放);還有一個大法弟子絕食,被轉走。

三.奴工迫害

在這裏大法弟子幾乎沒有休息時間,早上六點出工,到晚上六點收工,經常加班到晚上九點,平常還要寫各種「筆記作業」等等,經常要參加隊列訓練、體操訓練及唱歌訓練等等。在進飯堂前,還要和犯人一起列隊唱歌,以及強迫佩戴胸卡等等等等,所有那些要求一旦其中某項被拒絕,大法弟子就要面臨著壓力。某惡警曾在隊列前嚷道:「你們當中還有不唱歌的嗎?誰敢說自己不是犯人?」

四.惡警縱容犯人辱罵大法弟子

在惡警們的縱容下,包夾犯人輕易就辱罵、威脅大法弟子,而大法弟子一旦爭辯,就被視為「違紀」而嚴處。一次一個大法弟子由於某事和包夾犯人爭議,一個惡警當眾說:「甚麼法輪功不法輪功,我先殺了你,監獄再殺我,看誰能把我的警皮扒了?」

二零零九年一月,被非法關押在四監區的大法弟子張鵬,不堪忍受各種屈辱而絕食抗議,在隊列行進中,包夾犯人抓住他的脖子強力前推,有時在他後面用拳頭捅他,而那時他早已虛弱、骨瘦如柴。張鵬是鞍山大法弟子,可能絕食半月餘,被轉走,具體不詳。

東陵監獄很封閉,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就嚴密封鎖消息,甚至瞞著監獄領導和上級司法檢查。望見到此文的大法弟子轉告知情者,及時曝光那裏的迫害。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