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關、好友被害死 楊小晶遭迫害病重(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訊員北京報導)北京大法弟子曹東為了營救當時正遭受關押迫害的妻子楊小晶,於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與歐洲議會副主席史考特見面,曹東講述了自己和妻子及身邊熟識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殘酷迫害。會面之後兩小時,曹東即遭中共國安特務綁架迫害,被劫持到他老家甘肅,於二零零七年二月八日被邪黨法院非法判五年,現被非法關押在甘肅省天水監獄。

2006年8月底,在北京女子勞教所遭受迫害的楊小晶回到家中,為遭非法關押的丈夫奔走呼籲,遭到中共當局的恐嚇。2007年8月,楊小晶與曹東的朋友於宙在北京找律師尋求幫助,不久於宙被惡警綁架,無家可歸的楊小晶被迫到處漂泊。

2008年3月於宙被迫害致死,楊小晶心痛得直哭。至此,中共惡黨強加的壓力,使楊小晶精神幾近崩潰,情緒已經完全不正常了。很快,楊小晶的身體也快速虛弱下來,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醫院檢查結果為:淋巴癌細胞。

目前,楊小晶在劇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無法正常躺下,吃不下東西。


楊小晶與丈夫曹東

新婚蜜月是在恐懼、焦慮中度過

北京市大法弟子楊小晶,女,45歲,1990年畢業於北京林業大學信息管理系,畢業後分配到北京供電設計院計算機室工作,隨著計算機應用的普及,工作要求比較高,工作任務一直比較繁忙,是單位的骨幹,到99年,她的月收入已達3000元。99年「4.25」後,只因在企業網上刊登了李洪志師父的文章,被單位無理調離計算機室。

2000年2月24日,楊小晶與大法弟子曹東結婚,2000年3月5日,曹東回甘肅慶陽老家辦戶口,在回北京的火車上,同大法弟子高峰一起被火車巡警無理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內蒙戒毒所17天。

楊小晶的新婚是在恐懼、焦慮中度過。楊小晶所在單位北京供電設計院、邪黨支部書記王秀岩多次找她所謂的談話,逼寫所謂的不煉功「保證書」,並以上級單位所謂的:如果你單位有一個大法弟子不「轉化」,單位領導的獎金扣除、職工獎金、住房福利等待遇消減,對楊小晶施壓。邪黨人員惡毒的將矛盾全部轉到楊小晶頭上。為避免單位職工受株連迫害,楊小晶被迫離開單位。而其單位卻以楊小晶違反勞動紀律為由,非法解除楊小晶勞動合同。

2000年10月1日,建國門派出所片警到楊小晶家,讓楊小晶、曹東去派出所,被他倆拒絕。從這一天起,夫妻二人被迫離開了單位、離開了家,就沒有了經濟來源。

第一次被綁架勞教,丈夫被非法判刑

2001年5月21日,流離失所的楊小晶回家洗澡,被長期蹲坑的建國門派出所惡警烏利亞綁架,非法劫持到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臨時洗腦班──東城鳳凰賓館,楊小晶為抵制迫害,絕食抗議七天七夜,第八天楊小晶被送到東城分局看守所,因不「轉化」,怕她去天安門,非法內定勞教一年半。

楊小晶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女子勞教所第五大隊,大隊長陳愛華,直接參與、指使犯人對不「轉化」的楊小晶進行殘酷迫害:長期罰站、晚睡、早起、喝涼水、吃窩窩頭。一直到2002年5月12日,中共央視《焦點訪談》中播出嫁禍誣陷法輪功的所謂東北「關淑雲殺女案」, 北京女子勞教所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加重,楊小晶被高壓迫害,被逼迫違心「轉化」,自此導致思維混亂,一直持續到2003年才逐漸恢復正常。2002年11月30日才回到家中。

2002年12月底,拖著虛弱的身體,楊小晶到甘肅平涼看望被非法關押在平涼監獄的曹東,曹東當時被非法判刑四年半,楊小晶就在平涼租住了十一個月,期間的苦楚不堪言表。

第二次被綁架勞教

2004年4月,北京朝陽區亞運村派出所、朝陽分局國保大隊五六個警察非法闖入楊小晶父母家中,非法抄家,而後又抄了楊小晶家。楊小晶又一次被綁架、非法關押到北京女子勞教所第一大隊。

2005年2月,楊小晶被送到「攻堅隊」迫害:早上5點起床,坐「高板」(60多釐米高的塑料方凳),只能坐在邊上,兩腳並立,兩腳、兩腿之間不能有縫,有縫就的挨打,兩手五指並攏放在大腿上,雙目直視,閉眼也遭毆打,只要犯睏就遭包夾犯人毆打。除過吃飯時間,一直連續坐著,不讓涮洗,有的學員幾天就從「高板」上掉下來,屁股上的肉被坐爛。期間,吃的非常少,一頓只給一兩米飯;晚上12點睡覺,一間房子只有一個法輪功學員,一張床,犯人包夾兩人一班,幾個犯人輪班監控,翻幾次身、打幾聲呼嚕全部記錄,白天黑夜,沒有時間、沒有日期的任何提示,一直逼著在「高板」上坐著,直到「轉化」。一直到8月「攻堅隊」解散。

2005年9月,楊小晶被送回一大隊,身體已極度虛弱,在大隊長陳立的直接驅使下,被逼做奴工勞動,長期低著頭,眼睛又近視,造成嚴重的頸椎病痛。

2006年7月來了兩個安全局的人,告訴楊小晶說:曹東出事了,讓她給曹東寫信,勸曹東「轉化」,被楊小晶拒絕。

為丈夫申訴,遭騷擾、恐嚇、綁架

2006年8月底,遭受非人折磨的楊小晶回到家中,開始查曹東被綁架的真相。2006年9月30日,惡黨對曹東的所謂「逮捕令」交給了他在甘肅慶陽的父母,而楊小晶直到10月底才知道。

楊小晶為給丈夫討回公道,開始往來於北京、蘭州、平涼、慶陽之間奔波,為曹東找辯護律師。甘肅慶陽安全局接手了曹東的案子,對他父母實行消息封鎖,不讓他父母找人,說越找判的越重;而對曹東卻誘騙說:只要他詆毀法輪功,就讓他出來。

2007年2月,邪黨對曹東的非法迫害在甘肅蘭州開庭,律師做了減罪辯護,較成功,並同意接手替曹東繼續上訴,然而在邪黨安全局的壓力下,律師在二審時不敢涉及到邪黨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還幫惡黨恐嚇楊小晶說:越上訴判的越重,致使二審沒有開庭,3月份以書面裁決了事。

在楊小晶的再三要求下,2007年10月,律師才將經過修改的辯護狀傳真給楊小晶,內容完全與邪黨的說辭一致,顛倒黑白,完全掩蓋了曹東被抓的真相和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來華的目的。

2007年8月,楊小晶與曹東的朋友於宙在北京找律師尋求幫助。2007年9月11日,於宙被非法抓捕,楊小晶的家又一次被北京豐台國保所抄,楊小晶有幸提早離開,但此時她的心情憤懣至極,曹東的朋友被抓,更使她傷心難過,還要躲避邪黨安全局的跟蹤、騷擾,楊小晶根本無法靜心學法、煉功,調整身心的疲憊虛弱。

2007年年底,楊小晶在天水監獄見到被非法關押的丈夫曹東,在被限制的接見時間中,曹東斷斷續續向她敘述了自己被欺騙、被殘酷迫害的前後過程,令作為妻子的楊小晶傷痛不已。

2007年12月楊小晶又輾轉回到北京,尋求幫助。12月27日,她回家交房費,被一直蹲坑的居委會人員發現,並報告給派出所,建國門派出所片警劉江、劉濤,當地街道「610」主任楊文仲,東城分局的倆警察一起闖入家中,劉江夥同他人硬將楊小晶抬到樓下,塞進一輛便車,幾個小時後到東直門派出所,惡警劉玉剛科長恐嚇楊小晶:就是要把曹東關到西北,讓你留在北京等沒人性的話。而後幾個便衣又把楊小晶抬上一輛黑車,關進豐台六里橋一家旅館裏,非法劫持24小時。楊小晶對領頭的惡人說:你們仗勢欺人,惡人非常囂張的說:就欺負你了……。一副流氓嘴臉。豐台國保妄想找茬將楊小晶關起來,邪惡之徒的陰謀沒有得逞。

出來後楊小晶才發現家門鑰匙不知被誰拿走,父母家樓下停著一大一小兩輛車。在寒冷的冬日,無家可歸的楊小晶再次居無定所,到處漂泊,心中的悲憤、恐懼難以言表,在臨時的住房裏,由於擔心再次被中共當局綁架,經常把窗簾拉的嚴嚴的。

好友被迫害致死

2008年2月份,傳來於宙、許那被捕的消息,3月於宙被迫害致死,楊小晶心痛得直哭。所有一切惡黨強加的壓力,使楊小晶精神幾近崩潰,情緒已經完全不正常了。很快,楊小晶的身體也快速虛弱下來,2008年7月,發現左頸部、腋窩有腫塊,並伴有疼痛。2008年8月初,在西安西津醫院檢查結果為:淋巴癌細胞。楊小晶在劇痛中煎熬,成夜成夜的疼痛使她無法正常躺下,吃不下東西。

楊小晶年邁的雙親,因邪黨的迫害,無法頤養天年,為女兒擔驚受怕,長期以來街道辦事處社區書記李和平,經常給家中打電話騷擾、跟蹤、敏感日到家監視,街道「610」小頭頭隨意到家亂翻東西。父母用微薄的退休金常年扶持著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的楊小晶。2008年4月起,72歲的父親,顛簸在異地他鄉,悉心照顧生活無法自理的女兒,遠在北京的母親無時無刻不揪心著女兒,楊小晶及她的父母渴望有一個正常的生活、正常的家。

希望國際社會及善良的人們一如既往的關注楊小晶一家所遭受的迫害,營救曹東,還楊小晶一個正常的修煉、生活環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