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為甚麼會丟東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我有兩台質量不錯的數碼相機,買的時候每台都配備了兩塊大容量的鋰電池。今年五月的時候,其中的一台相機電池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塊,當時下了不少力氣四處找,也沒找到,就不了了之了。七月的時候,一個同事去北京出差,借了另一台數碼相機,回來後當著我的面把相機、充電器、兩塊鋰電池還給了我,自己隨手放到了書桌裏。下班的時候,居然無論如何也找不到其中的一塊電池了,真是奇怪的感覺,當時是氣急敗壞的四處翻,翻箱倒櫃也沒翻到。同事也來幫著找,最後也沒找到。

就這樣,短短三個月,兩台數碼相機各自一塊電池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稀裏糊塗的人間蒸發了。自己也不悟,只知道很氣憤,兩塊原廠電池,價值四、五百元,怎麼就這樣說沒就沒了哪?

直到八月一日,讀了明慧網的《正確對待師父的點化》一文,感覺自己是被當頭棒喝,才清醒了過來。文中舉了一個例子:一個不在修煉狀態後來導致被抓的學員,在一次參加集體學法時進門就說:誰有充電器給我一個,我的怎麼就找不著了呢?怎麼找也沒有。當時有同修說:向內找。可她大聲說:怎麼找?我不會。同修感覺她狀態不對,感到同修是把充電器當個物件了,不想想一個修煉人沒了充電器意味著甚麼啊?其實,是師父在點化她:你已經不能正常充上電了,快找原因。修煉人幾個月都不是修煉狀態,自己還沒發現,多可怕呀?而且,不會向內找怎麼反而還那麼理直氣壯呢?這不是忘記自己是修煉人了嗎?結果不久後該學員被邪惡綁架,教訓慘重!

看了文章,驚了一身冷汗。我們已經知道滿天的微粒都是宇宙各個空間觀察我們的眼睛,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怎麼可能會在滿天神佛目不轉睛的注視下丟東西哪?這種情況的發生,不就是師父在點化自己狀態已經不精進了嗎?

如果把情況分為三種顏色,一種為綠色,是正常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情時的狀態;一種為黃色,警報狀態,就是不能做好三件事情,狀態不對的情況;最後是紅色,就是已經處於危險狀態。那兩塊電池丟了一塊,師父就是在點化自己已經至少處於黃色的警報狀態了,電力都不足了!回想自己這段時間以來,雖然三件事情都在做,可一直狀態不好。別的不說,四個正念中的零點發正點,都很久沒發了,其餘三個也不能有效保證,自己還常常安慰自己:反正平常正念還挺強的,走在街上也經常想著發正念,隨時隨地清除周圍的邪惡,四個正念不發就不發吧。可真的是這樣嗎?

今年五月的一天早上,我居然和一個警察走了個臉對臉。這個警察從九九年以後,曾經參與了不下十餘次對我的騷擾和綁架行動,而這次面對面遇到我時,這個惡警不是膽膽突突的躲開,而是瞪了一雙大大的眼睛瞅著我,然後和我錯肩而過。我感到實在太荒謬了,如果自己平常的正念真的很強的話,邪惡敢面對面的看我嗎?早都躲遠遠的繞道走了。

越找自己,發現自己的問題越多,不能發零點的正念,最主要原因就是睏,出奇的睏。晚上不到十點,就睏的不行,老想睡覺,以至常常孩子和家務是妻子忙乎的。晚上睡覺後,一睡就到第二天的六、七點鐘,白天還要中午午休睡半個多小時,這哪是大法弟子的狀態?

驚醒之後,感到自己渾身的每個細胞都開始振奮,同時又收到了一個同修給我寫的一封長長的信,同修很誠懇的指出了我最近反映出的幾個不足。當我真決定從這一刻開始精進,奇蹟瞬間就出現了,那些擋在面前好像不可逾越的困難,居然甚麼都不是了。當晚十點多,我並未像以前一樣去昏睡(現在想想,真的是昏睡,就算是一個常人,睡的也太多了,可自己卻還說自己是大法弟子!),而是煉了四十分鐘的神通加持法,然後便開始學法,堅持到零點後發出強大正念解體邪惡。第二天早上五點多就自然醒了,而且渾身很有精神,起床煉功二十多分鐘,六點發完正念後下載明慧網資料(我每天早上下載昨天的網頁)。就這樣僅僅睡了五個小時,也沒有任何不適,白天反而一天精神。

從八月一日到現在已經半個多月了,我這種做法已經像機制一樣形成了下來。白天抓緊間歇時間學法,天天堅持著夜裏煉功、學法、零點發正念,早上瀏覽明慧尤其是學員的理性交流,而困擾了自己這麼久的零點正念就這樣解決了,而且自己每天都盼著零點正念,盼著晚上十點以後的學法、煉功,感覺自己真是喜悅融融。

這裏想和大家額外交流兩句。其實,正法弟子在正常情況下,是不會丟失東西的。如果丟了較貴重的東西,尤其是帶有一些特殊寓意的東西,如電池、充電器等,往往是自己狀態出現了問題,師父在點化我們了。大部份同修這時候都能把自己當成煉功人,能向內找找到自己的不足,然後立即歸正。而有的人卻不悟向外推,說甚麼丟就丟了,是我的不丟、我不執著。表面上是站在法上,實際上用常人的話講,就是「陰溝裏洗手假乾淨」。那個手錶面是洗乾淨了,而實質卻到處是細菌。慈悲的師父點化我們,我們卻不肯正視,那長期這樣下去,能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情嗎?而我在丟失了東西後,連假乾淨都沒有,直接氣急敗壞的用人的方法翻箱倒櫃找,更是差勁透了。

感謝同修《正確對待師父的點化》一文把我敲醒。其實,明慧上的好多理性交流文章都讓我驚醒,有的時候常常是我正執著甚麼,就能看到同修寫的相關的交流文章,簡直就是在指著自己說一樣。

本文個人所悟,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