瀘州市張自琴一家人屢遭迫害 有家不能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省瀘州市羅正貴、張自琴夫婦因堅持信仰法輪大法,十年來屢遭中共迫害。夫婦二人均曾被非法判刑,分別被劫持在廣元監獄和簡陽監獄迫害。他們被釋放回家後,仍然不得安寧,多次遭中共人員迫害。為躲避迫害,他們一家被迫離家出走,目前無法正常生活。

張自琴現年53歲,丈夫羅正貴,古藺縣石寶鎮退休幹部,家住四川省瀘州市古藺縣石寶鎮普樂村。自從1998年張自琴開始修煉大法,全身難治的病好了,全家人都相信大法。由一個矛盾重重、四分五裂的家庭一下變成了一個和睦相處的好家庭。可是好景不長。從1999年始,中共不法人員就再也沒讓全家人過過安穩日子。

一、跟蹤、監視、綁架

1999年至2000年,當地石寶派出所雷清敏將張自琴家的大法書非法搜去幾本。石寶派出所所長曾義將他家的寶劍也搜掠去了。

接著,石寶派出所另一個所長胡電波也帶一夥人闖進張自琴家迫害。不法人員馬飛逼張自琴和丈夫簽字,還每天24小時跟蹤監視。張自琴和丈夫上街,他們就搜他們的包。後來,馬飛隨時開車追他們。

石寶鎮王德均、邱俊康、李憲宗等不法人員,把大法弟子謝貴先、朱宗容和張自琴三人無緣無故的綁架到石寶鎮迫害。當時張自琴的丈夫被關在古藺公安局迫害37天。

當張自琴和丈夫去給父親過生日時,被石寶派出所開車的司機追、擋住,並搜包,他們還逼張自琴當天去、當天回。連張自琴睡覺都被這些惡人干擾,根本無法過正常生活。

二、被派出所任意抓捕

2000年夏天,張自琴和丈夫及其他大法弟子準備在古藺煉功,被古藺公安局非法抓去,審訊,不准睡覺。有的大法弟子被勞教,有的被關押。張自琴被石寶派出所司機接回,那個司機還惡狠狠地要打張自琴。

2000年10月,大法弟子陳倚平、朱宗容和張自琴三人被永樂派出所所長王洪友一夥綁架,王洪友用手銬「反銬」 張自琴,搶她的法輪章,並把她關在水屋裏迫害。

第二天,古藺公安局楊澤均一夥來把張自琴三人綁架到古藺公安局,迫害10多天。非法抄了另兩個大法弟子的計算機,不還。

2001年1月,馬飛把張自琴丈夫羅正貴綁架到古藺衛校洗腦班,迫害一個月。羅正貴剛回家住一宿,又被古藺公安局綁架去,迫害108天。公安局付建一夥又把羅正貴轉到箭竹洗腦班,迫害一個月。

2002年10月,石寶鎮書記付志高又派車子強行把羅正貴綁架到箭竹洗腦班迫害一個月。當時,張自琴的女兒和女婿在外打工,3個外孫女才幾歲,最大的12歲,在她家裏,無人照顧。

2001年,石寶鎮書記付志高、財政所長夏江奎一夥懷疑張自琴上北京上訪,就派雷清敏一夥上北京找她,把她的身份證搶去不還。付志高、夏江奎一夥把羅正貴的退休養老金扣去4000多元,作為雷清敏上北京的費用。

2001年1月19日,石寶派出所所長胡電波、李憲宗、開車司機闖進張自琴娘家亂搜查,甚麼也沒搜到,把張自琴綁架到古藺公安局。惡人陳漢釗、盧長紅、熊均、劉姓醫生、徐永仲、王靜一夥強行給張自琴灌食、灌藥、打針、睡刑床、非法審訊多次,戴手銬、戴吊牌、捆繩子、遊城、遊街、審判、拳打腳踢。張自琴被迫害9個多月,又被非法判刑4年。

三、在簡陽監獄被注射不明藥物、「反吊銬」迫害

2001年10月,張自琴被綁架到四川省簡陽監獄二監區迫害。同年11月,轉到苗溪,遭到監區長高某、監區長王某、彭古長、張主任等殘酷「反吊銬」,手吊脫、吊化膿,每天只放3次,每次8分鐘。

他們給張自琴打不明藥物,張自琴的頭像爆炸一樣,就暈倒了。醒來後,張自琴難受極了。灌食時,惡人把管子插進氣管,一夥人還不放手。警察唆使犯人在張自琴身上亂踩,差點把張自琴的膝蓋踩斷了。長時間不准張自琴睡覺,每天奴役勞動20小時以上。不准上廁所、坐老虎凳、拳打腳踢是常事。

2002年夏天,張自琴被轉到簡陽監獄七監區迫害,監區長余志芳把張自琴的手反銬不放,手被銬殘廢,無法自理,同時把管子插進胃裏不取出。

監區唆使犯人用活麻、叉頭掃把、木棒用勁打張自琴下身。不准穿自己衣服,裸體照像,並喊男警察來看。余志芳隨時打得張自琴全身大包、小包的,真是度日如年。

有時夜深人靜,他們把張自琴銬在外邊木樹上,請巫婆迫害,燒紙、滿臉吐水、全身洒泥土,還說要抽腳筋。犯人拉住張自琴腳在地上跑,張自琴全身被折磨得全是傷。她又被關小間,長時間站幾個月,長時間「栽秧子」(腳、手抻直按住地)。有時雙手抻直銬在鐵門上,有的捏鼻子、有的捏嘴灌食。余志芳和一個犯人在張自琴背上使勁打,張自琴差點暈過去。每天余志芳要打罵、折磨張自琴,多次說要整死她。余志芳的殘酷手段有多種,這裏僅舉幾例。

2003年夏天,又轉到八監區迫害,也隨時遭到打罵,連回家那一天,都是從隔離室出來的。

四、羅正貴在廣元監獄遭迫害

2005年1月19日,張自琴回家後,丈夫羅正貴已被非法判3年多,綁架到廣元監獄迫害去了。廣元監獄更殘酷,可以隨便整死人。

五、家人不堪痛苦打擊 石寶鎮再施綁架

張自琴的父親看見女兒、女婿被非法關在監獄,承受不了打擊,倒床不起,去世了。張自琴的兩個孩子生活無著落,四處流浪。屋裏到處都是蜘蛛網和灰塵。

石寶鎮書記王洪友、綜治辦楊林、派出所馬飛為升官發財,凡是張自琴去的地方都安排人跟蹤監視,連張自琴娘家的人都被利用來監控。楊林還想幾個絕招,欺騙張自琴上圈套。

陰曆的2005年8月11日,王洪友給石寶派出所所長邵光輝、唐興龍、楊林、馬飛一夥下令,在張自琴的娘家當著很多人,把她綁架到箭竹洗腦班迫害一個星期,在此期間,夏傳貴指使陳明權、雷力、劉笑芬、簡豔一夥,強行灌食、灌藥、打罵、強行洗腦。

六、被迫流離失所 有家不能歸

張自琴回家沒幾天,所長邵光輝、馬飛一夥抄她家,非法搬張自琴的家,使張自琴失去人身自由。

石寶鎮書記王洪友、綜治辦楊林、所長邵光輝、朱海飛等人把張自琴的家搬到石寶鎮政府。24小時專人監控。張自琴回娘家,楊林都要打電話或跑去干擾。

2007年1月,張自琴的丈夫從監獄回家後,古藺政法委、石寶鎮綜治辦馬超傑、石寶鎮付政長陳正龍等人闖進張自琴家,想找藉口迫害。張自琴和丈夫給女兒看屋,陳正龍、派出所所長等人闖進女兒家,把大法書給搶走了。

2007年秋天,四川省簡陽監獄余志芳、劉監區長和古藺縣的、石寶鎮司法部門周龍釗、所長邵光輝、唐興龍、石寶街村支書吳柱軍等10幾人,以「回訪」 為由企圖綁架張自琴,一天三進三出,唐興龍差點把門打爛了。

2009年3月11日,古藺610週強一夥在東新鄉、二郎鎮、太平鎮連續綁架10多個大法學員以後,4月5日,又下令石寶綜治辦楊林、石寶武裝部部長楊康、石寶派出所張警察、石寶街村支書吳柱軍、主任李榮華一夥闖進鄒安勇家亂搜,普樂村村長王少光在對門公路放哨,沒找到張自琴和其他大法弟子。

2009年5月4日,石寶鎮徐兵、徐懷凱利用金錢請李邦民在張自琴的居住地白天、黑夜監視。晚上李邦民一夥在大路、小路、荒山野嶺追查。因沒抓住張自琴和丈夫、及兒子,石寶鎮書記徐兵、鎮長徐懷凱、財政所所長夏江奎強行把張自琴丈夫的養老金全部扣了。

現在,不法人員追得一家人流離失所,無法過正常的生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