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掉了怕別人問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我有一個強大的障礙,就是不管是發真相資料還是面對面講真相,就是怕別人問我是不是法輪功的,總覺得一聽說是法輪功的,人家就不要或者不聽。我做不到堂堂正正。

我一般都是晚上出去擺攤,隨身帶一些真相資料,面對面的發,就是怕別人問我是不是法輪功的。怕啥有啥,第一次送光盤給一個男的,他問是不是法輪功的?我慌裏慌張的說不是不是,是新年晚會。他妻子想要,他說肯定是法輪功的,不能要。我沒勉強,一晚上也沒敢再送人。

回到家心裏很難受,心想,我為甚麼怕別人問是不是法輪功的呢?眾生都受邪黨的宣傳毒害,覺得法輪功不好,不敢看、不敢要,這不正是清除邪惡的時候嗎?我們就是來證實大法的,有甚麼可怕的?事還沒做,自己先設一個障礙。度人的是法,做這件事的只有師父,別人要不要、聽不聽,那是他自己的選擇,我只做我該做的就行了。

師父說過:「你們想一想人類說自己是猴子進化來之說都能登上大雅之堂,而這麼偉大的一部宇宙大法,你們卻不好意思給他一個正確的位置,這才是人的真正恥辱」(《環境》)我為甚麼就不能堂堂正正的告訴世人法輪功是怎麼回事呢?當然不是走極端,也不是不注意安全,起碼內心應該堂堂正正的吧!

我發正念清除阻礙我講真相救人的一切邪惡因素,並求師父加持。不管是發真相資料還是面對面的講,不管做的多與少,從那以後,我不怕別人問是不是法輪功的了。

有人再問是不是法輪功的,我就說:「你管是不是法輪功的幹甚麼,看了對你有好處就行。就像一個醫生能治好你的病,你還管人家姓王姓李幹啥?」於是有的說:「對對,那我看看吧。」還有的說:「你說的這麼好,我怕再鑽進去。」我就笑著對她說:「你還怕往好裏邊鑽嗎?」她也笑著拿走看了。

有一次,我把神韻光盤送給一對老年夫妻,他們也問是不是法輪功的。我沒有正面回答他,稍停一下說:「你了解法輪功?法輪功是讓人做好人的,你們可別反對,反對法輪功對自己不好。」他倆連聲說:「我們不反對,我們不反對。」拿著光盤就走了。

有的人也覺得你說的有道理,也認同有些事就是這樣的,但就是不看或者不三退。我就給他們說:「不管你這一生交往過多少人,做過多大的事,我今天給你說的這些話,有一天你會刻骨銘心的記的。」師父說過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一個生命聽到真相或者勸他三退,不管他認同了還是拒絕了,他能不刻骨銘心嗎?這樣一說,好像對她是一種驚醒,有的就問:「有這麼嚴重嗎?」我說:「是的,你一定會刻骨銘心。」有的人就會說:「那我還是看看吧。」或者說「那我還是退了吧。」

其實很多時候並不是我們說的有多好,也不在說多說少,關鍵是心態,心態不一樣,結果就不一樣,對方的表現就是我們心態的反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