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眾生是我們的責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講三退時甚麼人都能遇到,有時被人罵,我都一笑了之。每天出去前,我求師父加持弟子講真相救人,讓弟子平安回家。遇到人就講,遇不到人就發正念。一路發正念,講一路真相,除了家裏有特殊情況外,從來不間斷。我和同修在師父的加持下,平安走到今天,我三退七千六百多人,同修三退七千二百多人。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文化成度有限。這裏交流一下我在講真相、救度眾生中的體會。

二零零四年一晚,我和一同修一起去居民樓發放真相資料。我們每人各走一個樓梯,我是從樓上往下發的,發完一個樓梯後,在樓下等同修。那時可能是八點半鐘左右,正好是學生下晚自習時間,一個家長在等孩子回來,看見我在樓下,沒有吱聲。可能他惡意舉報了,不一會兒,一轎車開過來停在路邊,一個人跑過來,氣喘噓噓的看著我。當時我的衣兜裏裝滿了資料,我立即求師父救我,那人馬上上樓去了。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和同修都平安回家。

還有一次,我去發資料、貼大法好標語。剛一貼上,就被一個穿黑色衣服的年輕男子看見了,他馬上看我貼的是甚麼,這時我就走到後一套房,往後一看,發現那男子跑過來了,我馬上就想:師父救我。又發正念定住那男子別動!我一看,那男子真的就一動也不動了。我走了很遠往後望時,他還是那個姿勢未動。這樣我就不慌不忙平安的回家了。回家後又求師父把他解了。由此我深深的體會到,在關鍵時刻只要想師父,只要信師信法,師父就能保護弟子。

二零零四年下半年《九評共產黨》發表以後,我和同修甲一起出來講真相、勸三退。開始我們到菜市場、商店講,我和同修甲一個人講,一個人發正念,做一段時間後,我倆就分開自己單講。她在道這邊講,我在道那邊講。就這樣,我們每天上午出去講真相、勸三退,下午在家學法,每天能退二十至五十人,有時一天能退七十多人,每天來回能走二十多里路,可一點也不覺的累。

還有一次,我和甲同修在汽車站路邊,給一個出租摩托車的人講真相,剛一講,那人就惡狠狠的說我反黨,拿起手機就打110報警,我轉身就走,邊走邊請師父救我,一會兒,同修從後面坐著出租車在我面前停住,說:「快上車!」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和同修又平安的回家了。第二天,我們還和往常一樣照常救人。

後來過一段時間之後,我在另一個地方又見到騎摩托車的那個人,我給他講真相,這次他不像以前那麼兇了,我問他姓甚麼,他說姓郝,我給他起個名叫郝運來,勸他退出了邪黨組織,他高興的說:「謝謝。」就這樣他也有了得救的希望。

奧運期間,學生放暑假,我和同修就給路上的學生講真相,那時候,雖然公安,街道的人四處可見,我和同修也沒有停止講真相救人。

還有一件事情寫出來與同修參考。就是以前家裏的環境沒清理好,身體經常出現象消業一樣,後來悟到把家裏的惡黨之類的書刊,報紙等還有動物玩具,全部清理乾淨,再也沒有像消業一樣的現象了,因為七二零以前師父給弟子都推到位了,病業根本就不成問題,就是那些邪惡在干擾。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