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六十年大慶了,要注意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十一日】最近在和一些同修接觸中,許多人都在說這樣的話。其實,多少年來每當惡黨定的所謂「敏感日」時,同修都互相叮囑:「注意點。」於是我就想:同修啊!我們應該徹底放下這種觀念了。不要再說類似的話了。因為這個話背後不僅隱含著是對舊勢力迫害的承認,同時也帶出自己的怕心和保全自己的「私」。

細想想,這些年來邪惡哪一天停止迫害過?不管是敏感日還是不敏感日,他們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放鬆過嗎?所謂的敏感日也好,下達甚麼文件也好,目地都是動大家的心。讓你的心跟著擺動,讓你眼睛在向外看的同時,用人的辦法保全自己不被迫害。其目地最終讓你走不出「人」的觀念、人的執著和舊宇宙的「私」。

記得十六大時,師尊對整體大法弟子執著那個總理曾講過一次法。可是,雖然多年過去了,大陸同修在這一個問題上整體並沒有成熟起來。「奧運」火炬時,又一次整體人心被帶動,大多數同修希望奧運開不成和大災降臨。結果,又一次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不僅奧運給惡黨「風光」了一把,而且大批大法弟子被迫害。走到今天,我們真的不能再犯同樣的錯誤了。不管惡黨六十年大慶搞甚麼花樣,我們都不為其所動。就做救度眾生和發正念除惡以及修好自己的三件事。如果整體都能成熟起來,那麼邪惡就沒招。任何迫害都不會發生。

在奧運前我們地區邪惡迫害最緊時,很多同修都藏書和資料。有的講真相也不講了,發資料也不發了。可是警察照樣找上門……那段時間,我心裏很平穩,好像沒奧運這件事一樣。每天照樣講真相勸三退。甚麼麻煩事也沒遇到。「真正的能夠做的好的,它們真的也是不敢動的;否定其舊勢力安排的,正念很足的,它們都是動不了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從這些年的邪惡迫害中,我們看到似乎有這樣一個規律:在平靜了一段時間後,邪惡總要通過甚麼敏感日而下文件折騰一把,人心重的同修便被迫害。之後再平靜一段時間。之後再折騰一把……其折騰的目地是要用這種惡的辦法把大法弟子的「人心」折騰沒了。然而這種迫害式的安排師父是不承認的。大法弟子更是不能承認的。既然是不承認,那麼為甚麼還在乎甚麼「安全」呀和「注意」呀等等。這不是人對人的迫害,你人心一大堆,你再注意安全它照樣抓你。你能夠堅定的否定它,堅定的按照師父「三件事」這條路走,你看誰敢動你。另外,我們應該清楚的看到,正法進程真的是在快速向前推進。不管是世人還是警察,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態度真的是在快速轉變。前些天有個同修說:「一個老警察帶一個小警察到一個大法弟子家看同修在沒在家。當時那個同修正在打坐(門忘閂了),同修以為她丈夫回來了,也沒睜眼。老警察跟同修說了幾句話之後就往外走,邊走邊跟小警察說:記住了,回去就說甚麼也沒看到。」從這件事情中我們看到:儘管上面風聲很緊,但到下面已經是很鬆了。警察越來越看清法輪功是怎麼回事,都在給自己留後路。想了解真相的人越來越多。

一次,我請一個企業老總吃飯時,我想趁機給他講真相和三退。他說:「我已經退了!」「在哪退的?」他說:「在澳大利亞墨爾本,嗨!那次我去旅遊,正趕上法輪功搞活動。我就對著他們的活動場面照了像。這時有人過來給我講真相和三退,我當場表示:退退退!只可惜啊,我沒有看到神韻演出。」這時我說:「我送你一張神韻光盤。」他很高興的接受了。他說:「我看,這世上就法輪功能成大氣候。我在國外看到他們活動時那個狀態,真是整齊,說話善良,能為人著想,了不起啊……」。在招待這位老總的飯桌上,我們整個話題都是在談論大法和三退,其中有三個原來沒三退的客人也退了。正法形勢真是到了世人認同大法這一步了。

這種正的例子還有許多許多。大法弟子要理智清醒的看到正法形勢的變化。要儘快修好自己。不為眼前的假相所迷惑。「正法的時間不會太長了、很短。我多希望你們很快就成熟起來、很快就理智起來,使這件事情在很短的時間內就結束了。」(《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等你們都成熟起來了,下一步就開始。」(《別放縱 別招鬼 ◎師父評語》)反覆閱讀師尊最近發表的幾篇經文,我悟到師尊在為我們整體還不成熟而著急啊!師尊多麼盼望我們儘快去掉人心,儘快成熟起來,儘快結束這件事情。同修啊,我們為甚麼不再往前邁一步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