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出真我力可排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我為甚麼反覆被抓?表現上初期被抓時為開創環境,否定邪惡迫害時吃了很多苦。後期嚴重邪悟,被邪惡的偽善所利用,又去帶動別人做了害人害己的事。

我看了《修心斷慾》和《婚姻與家庭》兩本小冊子,對我的震撼很大。當我改字到《轉法輪》二十五頁時,師父的這段法打入了我的心靈深處:

「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如果有人在常人中七情六慾都有,就讓他升上去當佛,大家想一想可能嗎?」
大法的威力,使我渾身充滿正氣,真是產生了力可排山的神力,把包裹真我的邪殼層層化掉,我立即發正念,半個多小時入定就像瞬間一樣,渾身像過電一樣能量很強,頭腦裏變得非常純淨。

這些年來之所以被迫害,除了人膽、顯示心、幹事心、證實自己外,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色慾心;二是花大法的錢。

表現上是在和別的同修切磋時,看到外地個別同修有此類現象,自己能用法說的頭頭是道。可是在修煉中缺撇,為甚麼讓我聽到這樣的事情?遇到問題沒有向內找自己,把同修的事當作鏡子一樣反觀自己,從來沒往深照過自己這方面。一次被邪惡操控自慰時,看到一條大紅蛇剛要在下邊往裏鑽時,叫我一把拽了出來。看到這兩本小冊子時,立刻把這層邪惡因素化掉了,解體了。我悟到從前害怕,有面子心,那不是真我,是邪惡害怕,不讓曝光,我怎麼能聽它的呢?現在我把真我和邪惡分開,我是我,它是它,我不要它。它在力可排山的正念中不可能在我這兒存活一刻,徹底解體它。

第二,在流離失所期間,一切費用大多數是花大法的錢。最不正的表現如孩子沒錢時,用大法的錢墊上。但是墊上也不行啊!在常人中這叫挪用公款是犯罪行為,常人這層理都不符合。現在還有沒還上的呢,耽誤了救眾生何罪之大呀!那時邪惡拿著我的照片到處抓我,為了不被抓著,曾用大法的錢買過衣服,雖然當時想以後要用自己的錢還上,可那也不行啊!雖然有漏邪惡也不配抓,但它就要抓住學員的漏洞,抓住把柄,在你不理智時要放大你的執著,讓你偏離大法,然後要淘汰你,它還認為考驗大法弟子盡力了。

可是不管怎樣,師父選擇這個不爭氣的我,師尊的慈悲是洪大的,他不想丟下一個弟子,在正法接近尾聲時,我終於認清了邪惡,我要和它一刀兩斷,不辜負師尊的洪大慈悲,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願跟師父回家,不能在回家的路上讓邪惡劫持走。此時的我心明眼亮了,可是代價太大了!

當我一氣呵成寫完此稿時,師父不斷的給我灌頂加持,我感到渾身熱的不行,身體好像在不斷的擴大擴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