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大法弟子沈洋被綁架至洪澤湖監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江蘇淮安大法弟子沈洋到位於淮陰區的朋友吳元芳家串門時,被淮陰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的惡警同時又是610主要成員的劉同祥與王營派出所片警綁架到王營派出所,當日下午就被送往位於江蘇泗洪縣的洪澤湖監獄。

七月二十一日下午,沈洋家人到淮安市中級法院要求見法官謝建寧,家人問:「為甚麼二審(上訴案)還沒開庭就把人送走了?」謝稱:「上次和沈洋見面就算作是開庭了。」

今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沈洋在淮陰區棉花莊鎮發放真相資料時,遭棉花莊派出所惡警綁架,後被非法關押於淮安市看守所,第八天被以「取保候審」回家,家人被勒索兩千塊錢。

在五月十八日非法開庭前幾天,淮陰區中共惡黨法院刑四庭庭長郭振祥電話通知沈洋去拿起訴書,沈洋拒絕簽字,郭即叫法警強制沈洋戴上手銬送往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只好放沈洋回家。

五月十八日下午,在淮陰區中共惡黨法院第二審判庭對沈洋非法開庭,有不明身份的人在現場監控。原定下午三時開庭,邪黨淮陰區檢察院所謂的「公訴人」卻遲遲不到庭。快到四點時「公訴人」到了,郭振祥啟動了事先設計好的陷害套路,引誘沈洋入套。沈洋把審判庭當成了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場所,利用一切機會講真相,用慈善之心粉碎邪惡的陰謀,力圖救度法庭中參與迫害的每一個人。坐在旁聽席上一個大約五十多歲身份不明的人,沖到前面,對著審判長郭振祥大叫:「不准他再說了!不准他再說了!」結果,只有個把小時這場鬧劇就散場了。 在整個過程中,郭振祥連參與「庭審」的人員名字都未敢公布。

六月十七日上午,郭振祥通知沈洋到淮陰區法院去。沈洋到後,法警即將沈洋綁架至淮安市看守所,看守所再次拒收,郭振祥給了沈洋一份誣判其三年有期徒刑的判決書,並放其回家。

六月二十六日,沈洋向淮安市中級法院遞交了上訴書。七月十日上午,淮安市中級法院法官謝建寧電話通知去談話,並說明如不去,則視為放棄上訴權。七月十日下午(上次誤報為十一日,在此向編輯和讀者致歉。),沈洋依約前往。但謝建寧與門衛串通一氣,撒謊說正在開庭,沒有時間。沈洋等了一下午,快下班時,沈與謝建寧在電話裏聯繫上了,謝在電話中耍賴說:「我兩次派人到大門口找你,都沒找到你。」並叫沈洋等通知。

之後,沈洋因一直未等到通知,便自己於七月十六日到淮安市中級法院,親手將上訴材料和真相材料交給謝建寧。

七月二十日上午,沈洋到朋友吳元芳家串門時,一個王營派出所的片警和淮陰區國保大隊頭目(也是淮陰區610頭目之一)劉同祥,來到吳元芳家,威脅吳元芳在「敏感日」不要亂跑。吳元芳和沈洋耐心的對他們進行勸善,二人當時沒有表示異議。隨後劉同祥和片警便駕車離開。數分鐘後,二人又駕車返回,到吳元芳家非法抄家,搶走了一些大法資料,同時將沈洋綁架到王營派出所。

沈洋家人得知沈洋被綁架的消息後,當日午飯後即趕到王營派出所要人,一警察稱已送往看守所。家人隨後趕到市看守所了解情況,工作人員在看守所電腦檔案中查不到沈洋的記錄,但稱當日下午有個五六十歲的老頭被戴上手銬腳鐐送往江蘇省洪澤湖監獄(江蘇省專門關押長江以北地區男性大法弟子的黑窩)。

七月二十一日下午,淮安市中級法院法官謝建寧在電話中承認沈洋確被送往洪澤湖監獄,沈洋的家人問:「為甚麼二審還沒開庭就把人送走了?」謝稱:「上次和沈洋見面就算作是開庭了。」家人又問:「為甚麼不給我們判決書?」謝說:「判決書已經給沈洋了。」

從頭到尾可以看出:這是一樁典型的淮安市和淮陰區兩級610、公檢法等有關部門串通一氣的陰謀構陷案。


淮安市中級法院法官 謝建寧 辦公室電話:0517-83579520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