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種心態 同種心願

——從中國人聽真相後的不同心態看中共末日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

我同學馬華自己開了個公司,多年來一心追逐利益,積累了一點財富,但常給人的表面印象卻有點憂鬱。當年讀書時為聲援北京學生絕食請願而上街遊行的慷慨激昂的神情,在他身上現已蕩然無存了。

我是在他辦公室向他講真相的。我先從天氣談起,問他注意到最近出現的各種反常天象沒有?他說沒注意過,太忙了;他反問我天氣怎麼了?我就從古人觀天象知人事說起,並說了當年羅馬當權者迫害基督徒後也是天災人禍不斷、最終招致滅頂之災的歷史,最後把話題扯到共產邪黨身上。說以史為鑑,現在所出現的各種天災人禍說不定也是共產黨惹的禍。但對於我的這種觀點,我知道他雖嘴裏沒說甚麼,心裏一定不大以為然,因他一向只信所謂的「唯物論」。

因怕佔用他太多時間影響他的工作,我決定直接進入主題,跟他說起了當前的退黨形勢;一說到共產黨,他忙離座把原本開著門的關上。他說對於共產黨他也看不慣,太腐敗了,但他卻認為共產黨不管怎樣,畢竟「解放」了中國,代表著現在中國「最先進的階級」,只有它才能「保證中國的穩定和發展」。

我知道盤踞在他思想裏的根深蒂固的黨文化毒素開始散發出來了。我沒有跟他作這方面的辯論,我知道三言兩語很難徹底清除這種毒素,打算過後給他看一些解體這種黨文化的資料。當說到法輪功,他倒並無惡感,只說法輪功開始的時候挺不錯的,可惜後來走入了政治。

我說現在大多中國人認為「法輪功搞政治」無非是基於這兩個依據:一是所謂的「四﹒二五」「圍攻」中南海;二是出去發真相資料。我較詳細地跟同學說了所謂「圍攻」中南海的起因、始末;至於說到發真相資料是否屬於搞政治,我只舉了一個前段時間我親眼看到的某市群眾到首府遊行的例子,隊伍前面拉著橫幅:「擁護社會主義法制,打倒腐敗」,隊伍裏的人有的拿著小旗,有的頭纏白紙,寫著大大的「冤」字。我對同學說,群眾被冤枉了,所以上街喊冤,這種行為如果也算是搞政治的話那就太離奇了。當年法輪功學員被無端污衊為動輒自焚、殺人的×教之徒時,有冤無處申,只能上街悄悄發些資料告訴世人真相,如果這樣也被當作是搞政治,我真是沒話說了……。

我不知道我的話對同學是否有所觸動。但在問他是否願意表態退黨退團時他卻毫不猶疑地、爽快地答應了。在一次小型的同學聚會裏,馬華同學對別的同學說:「我對法輪功很感興趣。」衝著他這句話,過後我專門送了一本《轉法輪》給他看,因為我希望所有有緣人都能直接從法輪功原著了解法輪功究竟是甚麼。



豔麗原是我愛人的同事,現已辭職在家當「官太太」(她丈夫是某部隊軍官),她與我們同在一城,卻一東一西,相距較遠。我原本沒有機會見到她,前段時間因她要幫在歐洲的一位女友進些貨,與我在生意上有點往來。

有一次要貨比較急,約我在市裏某處碰頭。到達地點,交完貨後,我有意跟她扯了一些她感興趣的話題,與她聊了一會。為儘快切入正題,我問她國外的女友有否告訴過她關於當前退黨的形勢,她說沒有。我讓她有空好好向她女友了解一下。我藉機跟她說了一些共產黨統治下的經濟亂象和各地頻發警民衝突的事例,而且也跟她說到了目前新疆所謂「打、砸、搶、燒」的新聞。我說對於共產黨的新聞我現在是不大敢信的,我舉了「六四」和共產黨誣蔑、迫害法輪功的事件為例。新聞對於這些事件的歪曲報導,她也早已有所了解,所以很贊同我的看法。

我說現在共產黨作惡太多,惹得天怒人怨,中國的許多老百姓敢怒不敢言,現在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假名退黨退團,在思想上認清它、遠離它,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對共產黨的唾棄;不過若從「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角度看,共產黨將遭天譴,所以現在還有一個形勢是「天滅中共,退黨保命」呢。豔秋聽後問我,你愛人也是黨員,退了嗎?我說早退了,也是用假名;現在國外有個退黨網站,誰都可以用假名表態退。豔秋說她不是黨員。我問她是團員嗎?她說曾經是現在早已不是了。我說自己表態退出,意義是不一樣的,我也用假名幫你表個態吧。她很爽快地說「行!你幫我表態退吧,反正用假名也沒關係。」我們分手時,我看到她的神情顯得很愉快,說以後有生意再找我。

以下是我到某物流公司取貨時與給我發貨的某女子的對話──

「你們搞物流的,信息一定都比較靈通吧?」

「是啊,接觸面廣了知道的信息自然就多一些。」

「像你們常跑廣東專線,廣東前段時間發生了一個較有意思的新聞,你們可知道嗎?

「甚麼新聞?」

「就是廣東有線電視播放香港的新聞時鏡頭裏出現了兩個敏感鏡頭,聽說該電視台的領導將因此面臨處分。」

「有這種事啊?我倒沒聽說過。」

「就是兩個目前共產黨最怕中國老百姓看到的鏡頭,一個是香港人士紀念『六四』事件的,一個是法輪功的。由於共產黨一直對中國人欺瞞『六四』真相,而且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更見不得光,所以現在共產黨遭到了全世界人的譴責。」

「哎,共產黨做的惡事太多了,說老實話,現在如果有人要打倒共產黨,我也不反對。不過誰敢呢?共產黨動不動就出動軍隊警察鎮壓,像在奧運會前有人到北京抗議,剛一出來就被抓了。」

「所以現在老百姓抱的心態是惹不起我就離你遠一點,像現在的表態退黨就是一種方式。而且聽說現在的形勢是『天滅中共,退黨保命』呢。你入過黨嗎?」

「沒有,我連團員都不是。但在我們小區有一個是部隊的,他是共產黨,而且還以是共產黨為榮,我都勸他退黨呢。」


通過對以上三種人講真相,我覺得面對真相,各類人可謂心態各異,但心願則一,就是:都願遠離共產邪黨的罪惡統治。

最近剛看了辛灝年先生《誰是新中國》的巡演視頻,並開始讀他寫的這本書,進一步看清了那段被共產黨篡改的歷史。我相信,所有曾被虛假歷史迷惑的中國人都想了解歷史的真相,不管了解真相後是何種心態,有一點願望應都是相同的:儘快結束這段罪惡的共產黨的歷史!共產黨的所作所為,現在已是人神共憤,天理難容。正如辛灝年先生所說的:「共產黨明天就垮你別奇怪;共產黨兩年三年不垮你別喪氣。」共產黨的滅亡只是時間問題,它的末日已經不遠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