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劉成軍遭受迫害的一些情況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吉林省長春和松原兩地一同成功的插播了電視大法真相後,當時環境極其惡劣,邪惡瘋狂的迫害抓捕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劉成軍首先想到的是其他同修的安危。他用手機(剛換的新卡)給外地一位參與插播的同修的BB機發了一條消息,告之趕快轉移,但沒想到此位同修已落入魔掌了。於是,劉成軍的手機暴露,被定位。

當時他在吉林省松原市前郭縣深井子鄉親屬家的草垛中,當松原和長春兩地惡警及武警知道他在草垛中時,將草垛圍住並將草棚點燃。劉成軍在其中發正念鏟除邪惡,火將他的身體灼傷,(在獄中,他給同修展示了他被燒傷的皮膚疤痕),他跑了出來,被惡警用木棍猛擊,惡警開了兩槍,其中一槍打中了腳部。

劉成軍被綁架回長春後,遭受老虎凳等酷刑折磨(有相關報導),腹膜被撕裂,導致小腸疝氣,並曾被綁在固定床上五十多天,期間有中央電視台的女記者來「採訪」,當時他非常智慧,一言不發,使邪惡想移花接木的構陷沒有得逞。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劉成軍遭非法判刑十九年,被綁架到了吉林監獄一大隊。當時監獄的監獄長叫李強,主管所謂改造的副監獄長叫劉長江,一大隊的大隊長叫趙京,主管所謂改造的副隊長叫王建孔,所在小隊的管教可能叫陳昕。當天在他們的授意下,六名重刑犯(李剛、郭樹鐵、賈玉彪、劉X海等人)對劉成軍進行了殘酷的迫害。當時目擊者(刑事犯)佩服的說,「劉成軍真是一條硬漢,被打時一聲不吭。」

這些罪犯將劉成軍拖到水房,用很厚的床板猛擊劉成軍,他的臀部被打得腫得很高很高,血滲透了短褲,連短褲都脫不下來了,木板被打折了幾根。罪犯賈玉彪(吉林省前郭縣新廟鎮人,是名盜竊犯)還用劉成軍本人從看守所帶來的別人送給他做紀念的一條手編腰帶抽打他。腰帶打在臉上,打在眼睛上,把腰帶上的一個大紐扣都打碎了。當時劉成軍眼睛充血,(監獄內新進來的人都要被照相,劉成軍照的照片中依然能看到眼角紅紅的。)

打完後,讓劉成軍坐在用來壓行李的方木板的木把上。木把是很窄(大約3-4公分寬)的小木條,腫的很高很高的臀部坐在這麼窄的木條上,滋味可想而知。因劉成軍不寫所謂的「四書」,被惡犯李剛上來一腳就將坐在板鋪邊上的劉成軍踹到了鋪裏邊。

第二天一大早,約四、五點鐘,別人還沒起床,就叫劉成軍起來坐板,就是坐在那個小木條把上,等犯人們出工走後,屋內剩下的這些惡犯又重複著這罪惡的一幕。這樣殘酷迫害了數日,如此折磨,目的是迫使大法弟子劉成軍寫所謂「四書」。

罪犯李剛,吉林市人,身高一米八十多,膀大腰圓,是犯傷害罪入獄的,是非法關押劉成軍當時所在分隊的犯人頭頭,現已出監。惡犯郭樹鐵黑龍江人,居住在延吉市是犯盜竊罪入獄的,此人也是膀大腰圓,是當時一大隊的犯人頭頭,後到五大隊也是整個大隊的犯人頭頭,他是整個大隊平時監視迫害大法弟子的帶頭者,現已出監,迫害劉成軍的其他惡犯是由這倆人帶頭的。

二零零三年八月底,人員調整,原一大隊部份管教和被關押人員被調到五大隊,此時劉成軍又被非法關押於五大隊。五大隊大隊長仍是原一大隊的大隊長趙京,主管所謂改造的副隊長叫林志斌,罪犯郭樹鐵仍是這個大隊的犯人頭頭,這些邪惡之徒認為劉成軍特別堅定,能夠帶動影響其他人,將他作為主要的監視對像,平時不讓大法弟子之間接觸,更不允許相互說話。看到他與大法弟子接觸多了,就怕得不得了。

一天,罪犯郭樹鐵惡告說,劉成軍總與其他大法弟子說話後,惡警林志斌來找劉成軍說了一些威脅恐嚇的話,目的是不讓他總與其他大法弟子說話。為了闖出牢獄的非法關押,抵制黑牢裏的野蠻迫害,同年十月十一日,劉成軍開始絕食,他和被非法關押於別的大隊的大法弟子雷明(已被迫害致死)不約而同,帶動了後來全監獄被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為反對牢中非人迫害、爭取修煉環境,要回在高壓迫害下所寫的所謂「四書」而絕食的反迫害。

劉成軍自被綁架到監獄內,就一直拒絕做奴工,而一直在寢室呆著,每天當大批犯人出工後,只剩下幹零工和監視大法弟子管號的少數犯人,也就是十月二十一日,十天一口飯未吃,滴水未進後,瘦弱了許多的劉成軍才被管號惡犯郭樹鐵認為是得了甚麼病,通報了大隊。管教戴俊來了,將劉成軍送到獄內醫院。劉成軍當天被轉到了吉林市中心醫院,後又轉到吉林省公安醫院被迫害。

大約在十二月初,劉成軍又被綁架回了吉林監獄,邪惡之徒們並未將身體已非常虛弱的他送回寢室,而是將他直接押進了小號。據到小號監守的犯人講,那時他已身體弱的不能站立,被拉到獄內醫院去透視時,都是由犯人架著。

劉成軍在小號內繼續絕食反迫害,後被拉到獄內醫院裏被強行灌食,其間五大隊管教張建華央求劉成軍說:劉成軍,你不絕食了,就送你回寢室。但劉成軍毅然決然的說把「四書」還給我,管教張建華推托說,那是一大隊的責任。

據在醫院的灌食現場的犯人說,在邪惡之徒非法灌食的時候,劉成軍奮力抵抗,被野蠻灌食至大便失禁。以上是劉成軍所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實情況。

劉成軍在遭受嚴酷迫害中依然總是想著別人,他絕食開始時,就將自己獄內超市的購物卡給了其他大法弟子,囑咐其他大法弟子將卡上的所有現金約幾百元錢都買營養品,分給那些被押小號和需要補充營養的大法弟子們。

在他已絕食多日後的一天,看到一位大法弟子的衣服破了,他拿起針為大法弟子一邊縫補,一邊為大家唱了一首歌曲《祝福》。這首歌是在看守所裏被關押人員編的詞曲教他的。他的歌聲很動聽,很感人,表達出了他鼓勵大法弟子走好正法之路的心情。當時周圍的幾位大法弟子聽著都流淚了。

惡人對大法弟子劉成軍身心兩方面的迫害都是很重很重的,劉成軍覺得雖然已寫了宣布「四書」作廢的聲明,交給了邪惡之徒,但也不能彌補他對大法造成的損失,他覺得對不起師父。

後來,他在絕食後的一個晚上,他用自己的生命寫下了「法輪大法好」這五個偉大的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