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瞞時間地點,佳木斯區法院開庭走過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佳木斯市向陽區法院要在佳木斯看守所對參與用「小喇叭」講真相的法輪功學員於雲剛、付裕、劉秀芳和吳志剛非法開庭。向陽區法院對外謊稱是公開開庭,卻不敢把「法庭」設在法院,而是設在了地處郊外的佳木斯看守所。

佳木斯市六一零、市公安局、向陽區公安分局的大小車輛和警察、便衣,早早就聚集在佳木斯市看守所門前的道路兩側,布下一副恐怖陣勢。其中市公安局的陳萬友、張雲龍等人均在其中。而在一週之前(即六月三十日),佳木斯郊區法院也是採取同樣的伎倆,將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黃衛中的「法庭」也是設在了佳木斯看守所。

佳木斯市向陽區法院甚至連開庭的時間都不敢向家屬說明,因為懼怕當地法輪功學員彙集到一起形成正義之場;恐懼正義律師為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所做的無罪辯護;更擔心邪黨體制內公檢法司部門參與迫害的人員覺醒。在開庭的前一天上午,付裕的母親及親友還曾到向陽區法院詢問開庭的時間,卻遭到辦案人刑一庭庭長趙玉斌的蠻橫回絕:「(開庭時間)沒定,家屬沒有資格來問。」說完,他還不耐煩的攆家屬快走。可就在當天晚上九點多,法院卻出其不意的突然通知於雲剛、付裕、劉秀芳和吳志剛的家人將於次日(七日)上午九點在佳木斯看守所開庭。

整個開庭過程進行了兩個多小時,時間基本上都被佳木斯向陽區檢察院的房寶森和另一個公訴人給佔用了。那個不知姓名的公訴人最後竟念的磕磕巴巴,汗流浹背。邪黨法官趙玉斌見狀還在一旁支招,讓其挑主要的念,即走走過場。

非法庭審由於沒有正義律師作無罪辯護,過程中只允許被非法審判的學員回答是與不是,有和沒有。在庭審結束時,趙玉斌竟然讓每位法輪功學員只能說出兩句話,稱之為「答辯」。起初,法庭裏大約能有近二十人旁聽,最後只剩下了三名警察。在此期間,有佳木斯政法委的人也曾到庭。直到宣布休庭時,向陽區法院也沒有宣布非法審判結果,最後以宣布「改日宣判」而告終。

付裕的母親當眾揭穿了法院隱瞞開庭時間,以防北京律師介入的欺騙行徑,令趙玉斌十分惶恐,急忙唆使警察將家屬帶離法庭。付裕母親當眾揭穿邪惡陰謀的正義之舉也給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以很大的鼓勵。直到休庭後,當家屬已經離庭,還能聽到付裕、劉秀芳和於雲剛高喊「法輪大法好」的聲音在看守所的走廊久久迴盪。

非法開庭前,法院只允許被非法庭審的法輪功學員每位只能進去一名家屬入庭旁聽。但劉秀芳的家人卻被阻攔在門外,最後竟連一個人都未能進去,其理由是人數夠了。等劉秀芳的兒媳返回到市裏,找到向陽區法院領導評理,並揭露其騙人的伎倆時,向陽區法院的有關領導最後不得不打電話與看守所聯繫,而看守所這邊卻回話說,庭審已經結束了。

非法庭審之前及進行的過程中,當有人走到看守所附近,剛一站到那裏,就有警察和便衣上前來盤查、翻兜。有兩位法輪功女學員曾被惡人強行往車上拉,她們沒有配合,而是正視他們,揭露迫害。

法輪功學員於雲剛、付裕和劉秀芳等人都是因為利用「小喇叭」的形式向世人講真相,而遭到邪黨瘋狂的迫害。他們均於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被佳木斯市檢察院強制批捕,於次日被佳木斯市公安局非法逮捕。於雲剛和付裕都以絕食的形式抵制邪黨的無理迫害,目前他們的身體狀況十分虛弱。開庭時,於雲剛還被插著鼻飼管。

事件回放

今年二月初,邪黨惡首之一周永康以保「世界大學生冬季運動會」為由,坐鎮黑龍江直接操控迫害,邪黨暴力機器開足了馬力在佳木斯發起了對法輪功學員的瘋狂迫害。從參與的部門──國家安全部、公安部、黑龍江省公安廳直至佳木斯市安全局、佳木斯市整個公安系統的所有警種以及其它一些相關部門,甚至還從外地調集了警力;到利用的無線電監控等設備;再到採取所謂的喇叭事件不能讓當地公安介入、所謂的重點24小時監控和蹲坑;對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施以吊銬、「熬鷹」等酷刑迫害,甚至綁架家人做人質。其參與人員之多、手段之惡劣,可以說自二零零二年電視插播真相之後,在當地還未曾有過。

從另一方面,這也反映出用「小喇叭」講真相的形式是自電視插播真相之後,對邪惡又一次有力的震懾,令末日到來前的邪黨非常惶恐和膽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