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前進監獄迫害大法弟子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北京市前進監獄關押著被中共非法判刑的男大法弟子。前進監獄位於天津市漢沽區茶澱,隸屬於北京市監獄管理局清河分局,共有四個分監區關押大法弟子,分別是一、八、九和十二分監區。監獄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很多都是通過「包夾」來實施的,「包夾」人員是一些刑事罪犯,被獄警利用來看管、監視、虐待大法弟子。這些「包夾」有相當一部份是社會上的地痞、流氓、無賴、人渣敗類,中共就是利用這些惡人做著迫害善良的大法弟子的事情。

獄警指派「包夾」人員晝夜輪班看管大法弟子,連上廁所都要監督。只要堅持修煉法輪功,隨時都會遭到侮辱、折磨。某些「包夾」以折磨大法弟子為自己向獄警邀功請賞的資本,以求獲得減刑等好處。因為每一個被關進監獄的犯人都想減刑,獄警利用了這種心理,指使、暗示、暗中指使「包夾」迫害大法弟子,不然就不給他們減刑。

原大法研究會的主要負責人李昌(被非法判刑十八年)、王治文(被非法判刑十六年)、紀烈武(被非法判刑十二年)現在都被非法關押在前進監獄九分監區。王治文在開始被綁架迫害的幾年一直堅持著自己的信仰法輪大法。紀烈武從九九年到零六年一直反覆與邪惡做鬥爭,在零六年曾有中共電視台記者企圖利用他,由於紀烈武不配合邪惡,又受到迫害,每天只允許睡二三個小時,連續一週時間。

九分監區還非法關押著不少大法弟子,比如:時紹平(被非法判刑十年),中科院碩士研究生畢業。時紹平已經在九分監區的嚴管班裏連續坐了四、五個年頭了,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受到嚴重的迫害,曾經被長時間剝奪睡眠,一動不動的在凳子上整天罰坐,不許與任何人說話,時常遭到「包夾人員」的謾罵、毆打、侮辱、虐待。

大法弟子吳引倡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開始被非法關押在前進監獄十二分監區,反覆在小號裏被虐待,後來被轉移到九分監區,又在小號裏被反覆虐待,受到「包夾」人員的打罵、體罰、侮辱,不許上廁所,曾經連續幾天不許睡覺等非人折磨。

大法弟子張雷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勞教二年,二零零六年被非法判刑三年,曾經受到九分監區獄警和「包夾」人員的毆打、辱罵、折磨,不許上廁所,長期剝奪睡眠,長期在嚴管班裏罰坐。

大法弟子翟廣才已經七十多歲了,曾經被非法勞教一年半,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先被非法關押在前進監獄八分監區,反覆關小號,整天罰坐,一動不動,被「包夾」毆打,被「包夾」用鹽和胡椒麵等方便麵調料往鼻子裏灌,冬天不許穿棉衣。後在九分監區由於高喊「法輪大法好」,被關小號。

對剛被送到監獄裏的大法弟子,都要單獨隔離,名義上是檢查身體,實際上是強制轉化,強迫大法弟子整天坐在小凳子上,雙腿並緊,一動不動,稍微晃動就會遭到打罵,很多大法弟子的屁股都被坐的流膿、流血,獄警找醫生給上藥之後,繼續罰坐。

前進監獄八分監區是邪惡組建的所謂「法輪功嚴管分監區」,於二零零六年成立,二零零九年一月解散。八分監區開始是為了將十二分監區的堅持修煉的大法弟子隔離出來而組建的,其中大法弟子只有十來人,其餘都是「包夾」,對大法弟子進行嚴酷的迫害,強迫大法弟子整天坐在一個只有一二寸高的小凳子上,不許動。每個大法弟子被單獨關在一間屋子裏,不許與其他大法弟子見面,同時由幾名「包夾人員」晝夜輪班嚴密監管,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向「包夾人員」請示,不然就不許動,人的最基本權利都要被剝奪。監獄投入了相當大的人力、物力來迫害大法弟子。這個邪惡的八分監區維持了三年時間就解散了。在八分監區被關押過的大法弟子有:宋焱斌、武軍、秦尉、黃健、翟廣才、林樹森、王思禮等等。

二零零零年的時候,前進監獄是非常惡劣的,那時轉化大法弟子的方法就是殘酷折磨,包括使用電棍、熬夜、毆打等等。後期由於國際社會的壓力,酷刑折磨有所減少,逐漸改為由一些所謂「轉化」的人來做不放棄信仰學員的所謂「工作」。一部份學員由於各種原因而邪悟,還認為自己「轉化」是對的,配合獄警做「轉化」,加重了迫害的形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