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前後兩重天

——末期肺癌轉骨癌患者的自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我姓張,今年四十七歲,高中畢業,家住河南信陽離縣城百里外的偏僻山村。我有四個孩子,分別在上大學、高中和初中,家庭生活十分困難。我整日盤算著:再過四年,兩個大孩就該畢業工作了,家中經濟狀況就會好轉;再苦不到十年,我們就可告別祖先留下的只能擋小風遮細雨、東倒西歪的四間破土坯房了,說不定我夫妻倆還能隨子女到大城市去安享晚年呢!

正當我沉浸在美麗的夢幻當中還未醒來時,厄運卻已偷偷向我襲來。二零零八年九月中旬,我開始感到右半邊身子疼痛,一週後不能幹活了。經過醫院多次檢查、治療,也去過當地「張大姑廟」燒紙、跪拜,但都不見效。只好在今年二月初二到武漢同濟醫院找專家會診。會診結果如晴天霹靂:我患的是肺癌並轉骨癌,且已到晚期!這張診斷書打破了我的美夢,也斬斷了我求生的慾望。丈夫哭著哀求醫生:「請你們救救我的妻子吧!她來我家起早摸黑辛苦了二十多年,沒享一天福,花多少錢我回家磕頭向親友借,就是不讓孩子上學也要治好她,我家不能沒有她啊!……」醫生們都無奈的搖搖頭。我知道,就是有再多的錢也治不好我這病了,它是晚期「癌」啊!更何況我家四個孩上學每年費用需要二萬多元,靠我和丈夫種田和做點賣鞋的小生意,好幾年都入不敷出,已欠幾萬元外債了。半年來為我治病花掉的錢就夠孩子們一年多的上學開支了。四個孩子都很刻苦、努力,學習成績都很好,他們是我的希望,我怎能忍心不讓孩子們上學呢?這種病住在醫院也只是拖日子、白花錢。這樣的狀況我能在醫院耗著嗎?丈夫見我拒絕住院,就買了一千元「斑馬膠囊」(止痛藥)帶我回家了。

以往止痛藥還能起點緩解作用,可自從武漢回到家止痛藥一點也不止痛了,服用後反而越痛越厲害。腿部燒灼的痛、肩膀、手臂冷的刺骨的痛,有時像刀割似的。臉部痛的呈黑紫色,白天黑夜不能入睡,兩眼眶像熊貓一樣,腿、手都脫了幾層皮。真是生不如死。我心想,不能再拖累丈夫和孩子。

三月上旬我叫回四個孩子在自家桃園裏照了個「全家福」,自己的七寸「遺像」照好了備用,又請來親友幫我做好壽衣,買了棺木等,一切後事已辦妥。我想早日「解脫」,幾次嘗試偷吃早已備下的「安眠藥」,卻都被細心的大女兒發現,把藥扔了。

就在我絕望之時,婆妹夫來了,說:「我姨奶學的法輪功,可能能救嫂子的命。」於是丈夫就讓他快請姨奶過來。姨奶接到電話二話沒說,坐了六個多鐘頭的汽車趕到我家。當時我已是臥床不起。丈夫把我抱起來靠坐在床上。姨奶一到就從包裏掏出一本小本《轉法輪》給我看,並打開MP3播放師父的講法錄音讓我聽。還叫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雖雙手無力,但還是捧起《轉法輪》,隨手翻開第一頁。當我看到李大師的法像時,不知是師尊的慈祥、慈悲感動了我,還是自己情緒的衝動,只覺得淚水竟止不住的往下流。下午,在姨奶的安排下,我看了兩本《心語》等真相小冊子,並聽了一會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

下午四、五點鐘,我的肚子裏面開始「咕嚕、咕嚕」的響,感覺餓了,丈夫一聽喜出望外,忙打了幾個荷包蛋,我全吃了,這可是我一週來進食的總和。

一個月來,我的右腿、腳一著地就鑽心的痛,可當天夜晚,感覺疼痛逐漸減輕,自己竟然可以撐起來上廁所。第二天早上喝了大半碗稀飯,第三天也就是三月廿三日上午,我就和丈夫一塊乘車回六十里外的娘家去為八十三歲的母親祝壽了。這讓我的全家感到喜出望外!弟弟是某鄉初中教師,前幾天剛剛去我家看我,見我正在床上呻吟。他回家對母親說:「我姐不行了,恐怕不能來為您過生日了。」母親聽後失聲痛哭,幾天來都是以淚洗面。我的突然到來,讓母親既高興又驚奇,連聲問我是「咋好的?」我說「是法輪功師父救了我」,然後細說了這幾天的經過。弟弟連連說:「不可思議!不可思議!真是太神奇了!你可要堅決相信到底,管它共產黨說甚麼,能救人命的就是好的,正的!」並說抽時間他也要看看《轉法輪》。

後來,姨奶又來和我一起學法,並教我煉功,給我講大法遭邪黨迫害的真相。想必姨奶大法學的好,做的也好,看她高高的個頭,瓜子臉,臉上光光的,白裏透紅,已年近七十了,看上去只有四十多歲的模樣,走路,幹活身輕如燕。她自己說:「我原來身上也有十多種疾病,但修煉大法後全都不翼而飛,整天幹活有使不完的勁。」姨奶在我家住了十多天,和我一起通讀了《轉法輪》,教會了我五套功法,臨別前又給我介紹了幾位住在城裏的法輪功功友。功友們都熱情得像親兄弟姐妹,經常在電話裏問長問短,還幾次接我到她們那裏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真是一群無私無我的好人。從她們身上見證了大法的威德,邪黨誣陷大法的謊言也不攻自破。

說來也怪,就在姨奶第一次來我家的頭天,我做了個奇怪的夢:夢中有人對我說:「你找個乾媽,你的病就能好。」醒來我就對丈夫說了此夢。丈夫說:只要你的病能好,十個乾媽我也幫你找。第二天,姨奶就來了,帶來了救命大法。修煉了我才悟到:這是大法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我丟下書本都二十多年了,偶爾看看廣告或藥品說明書,兩個眼珠子都酸痛,可看大法書不但一點不痛,讀起《轉法輪》還很順口。

我得法不到百日,身體已基本康復了,還經常去田畈、菜園轉轉。丈夫高興地說:「你的命是大法救的,你要全身心地投入到大法修煉中去,否則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功友,更對不起恩師!」

大女兒年前見我病重,放棄了留校實習的機會,回家照顧我,這回見我病體好轉,兩月前就返校實習去了,臨走帶上了一本《轉法輪》,表示要認真拜讀;二女兒高考前回家,我給她講了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和大法遭邪黨迫害的真相,讓她不要聽信電視上、教科書上對大法誣陷的謊言,她明白了真相,立即退出了邪黨、團、隊組織,並把「護身符」寶貝似的帶在身上。這次高考她超常發揮,考了五百多分的好成績,已榜上有名。現在她每天陪我讀兩講《轉法輪》;兩個兒子放假回家,知道了大法使我起死回生,也都紛紛退出了邪黨的團、隊組織。嘴裏還「大法師父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個不停。

是法輪大法把我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是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救我,也救了我全家。我要珍惜這個機緣,堅定不移地走好走正師尊為我安排的修煉道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