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放下人心 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一日】我今年五十八歲,是二零零五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在這三年半的大法修煉中,有千言萬語要向師父及同修講,千頭萬緒又不知從何說起。

我在二零零三年得了血液病,叫骨髓增生異常綜合症,醫生說:再嚴重一點就是白血病,好轉一點就是再生障礙性貧血。修煉之前的一年多,除了住院、回家也離不開吊瓶、中藥、西藥、各種偏方和大量的營養品,聽說哪裏能治這種病,就到哪裏去看,抓藥。卻越吃越嚴重,吃激素吃得體重從一百二十斤長到一百四十多斤,臉像個大發麵饅頭。

二零零五年的新年前,一個老年大法弟子,我家的一個親屬,幾次來我家和我講她修煉法輪功身體的變化,十年來沒吃一粒藥,身體卻越來越健康,我當時也是聽了邪黨電視、報刊上的謊言的宣傳,受了毒害和欺騙,親屬說了幾次,似信非信的。看到親屬身體這麼健康,很是羨慕,才想試一試,因我的病已無藥可治,後來我才知道親戚朋友、同事都背後議論說:「這個人完了。」

慈悲的師父在這時救了我,讓我聽到了大法的福音,也是我和師父有緣,和大法有緣,我下了決心要煉。親屬幫我請來了《轉法輪》,和師父的教功碟,當時我的悟性很差,這邊看著《轉法輪》學習五套功法,那邊打著吊瓶、吃著藥。心裏想:等我的病好點,我再把藥停了。有一次同修到我家,我正在打吊瓶。通過和同修交流,我認識到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我又看到師父在《轉法輪》裏寫到:「如果你抱著各種執著心,抱著來求功能,來治病,來聽一聽理論,或者是抱著甚麼不好的目地,這都不行。」我就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一日早上,把所有的中藥、西藥、病歷等,用一個大塑料口袋裝好,扔到了垃圾站,沒有讓家裏人知道。

就這樣我真正的走入了大法的修煉,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修煉的心越來越堅定了,後來同修又給我請來了師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講法和一些新經文,我又認識了一些同修,和他們交流,參加集體學法,有了集體的環境,我知道了要做好三件事。

在當年五月份,我家搬入新家,七月份給兒子結婚操辦婚禮,我都能應付過去了,不但沒累著,身體越來越好了,過去上二樓都費勁。我的巨大變化,我們小區認識我的人都特別驚奇,問我病是怎麼好的,我就說:煉法輪功煉好的,話題引回來,我就開始跟他們講法輪大法如何好祛病健身,講大法的真相。

在這三年半的修煉時間裏,師父多次給我清理和淨化身體,有三次連拉帶吐,全身發冷。有一次,頭痛的就像要裂開似的,連續疼了幾天,但我一點沒有動心,三年多沒有吃過一粒藥。身體一天天好起來,心性也有了很大的提高,時刻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對各種情看的越來越淡,正像師父在《轉法輪》裏講的「世界觀都發生轉變了」。婆家人都說,大嫂像變了一個人。修煉後的幾年,婆家人新年都在我家過,十三、四口人一住就是好幾天,白天、晚上除了吃飯就是打麻將,要是過去是不可能的事。去年新年全家做了一個遊戲,每人拿十元錢包在一起,把一個餃子裏包上一角錢,誰吃到這個餃子,包裏的錢就歸誰。結果全家人都在找有錢的餃子。我在廚房忙完,回屋大家都說,大嫂快吃,他們吃的差不多了,也沒吃著,我拿起筷子,吃第二個裏就有錢,他們開玩笑說:大嫂,談一談得獎的體會。我說這叫「無所求而自得」。最後,我把錢都給他們退了回去,我當時想起師父講的,大法弟子領孩子抽獎,摸個小孩自行車不要,拿錢給單位贊助,拿這錢得給他們多少德呀。

講真相方面,剛開始時,也不知道甚麼是怕,現在想起來就是常人的膽大。和同修去農村發真相資料,大白天把真相資料用雙面膠貼在每一家的門上,特別顯眼,有一家回來一個人,看到門上貼的真相資料,就大聲喊:「哎,法輪功。」我心裏也沒有害怕,但心裏想:問我也不承認。這是當時學法不深,沒有理智智慧的救度眾生。後來經過背《轉法輪》和學讀師父的所有講法,對師父說的做好三件事,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去年五月份,由於給我們提供《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的資料點同修,在同修家學法時被綁架,資料點被破壞,我們周圍的同修沒有了週刊看,也沒有了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了,心裏感到非常的難受,無法用語言形容,怎麼辦?我當時心生一念,我能不能做呢?但心裏想:我也不會電腦,我連鼠標都沒有摸過,能會做嗎?心裏在反覆思考著,下定決心我也要成立家庭資料點,拿存摺從銀行取了一千五百元錢,叫我兒子給買回來一台黑白激光打印機,用我兒子的電腦,同修教我如何上明慧網,如何下載。

當打印出來第一份《明慧週刊》時心情非常激動又高興,但後來打印真相資料時就不行了,因為打印出來的真相資料是黑白的,怎麼辦?我和同修說起這事,後來同修把原來資料點的那台噴墨彩色打印機拿來了,通過向同修一點點的學習,及兒子、兒媳的幫助,現在我能自如的上網,下載、打印、排版、刻碟等基本的操作了,為周圍同修及時提供《明慧週刊》和真相資料。

由於開始和兒子使一台電腦,我總想多做一些真相資料,用的時間長了,不修煉的兒子也要用電腦,用起來覺的不是很方便,和兒子爭來爭去的,時常發生矛盾,我又買來了一台筆記本電腦,小小的家庭資料點就像一朵小花,也開放起來了。但同時也帶來了新的家庭的矛盾,兒子不和我爭電腦了,我丈夫不同意,我一打開電腦就和我叨叨,有時心性守不住,就和他幹起來了,我非常強硬的說:你如果真不讓我做,我就出去租房子去,任何人、任何理由也別想改變我的做法,丈夫他淨說些不吉利的話,難聽的話,嚇唬我,甚至諷刺我,但我從心裏從來沒想放棄過,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給我開創了學技術的智慧,我就聽師父的話,只要救度眾生需要我,我就去做。

今年三月份,我們家又添了小孫女,打亂了我做三件事,過去做完資料後,有時間就出去發,見到人只要搭上話就講大法真相。自從有了這個孩子,家務活多了許多,兒子,兒媳又希望我能幫帶孩子,總感覺影響了我做三件事,怎麼辦?和同修切磋,交流,有的同修說不能給兒子看孩子,有的同修說應該看,得符合常人狀態,我自己又悟不上來。我當時就和兒子兒媳談,這孩子我不能看,我現在的生命是師父給我延長來的,如果讓我整天看孩子,那我就是常人,因為我的天定年限已過,那樣我就得離開這個人世了。

結果兒子、兒媳聽了,很不高興。我想他們都是常人,也聽不懂我講的話。經過和同修切磋,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悟到我的決定是錯誤的,我退休在家,家裏也是我修煉的環境,我在家也要證實大法呀,有好多大法弟子既看孩子,同時三件事,做的也非常好,我這不是「私」字在做怪嗎?要符合常人狀態修煉。我做到了嗎?我就和兒子兒媳說:你們安心上班吧,媽給你們看孩子,結果現在家庭非常和睦,資料點上用的耗材等一切材料都是兒子兒媳買,他們有時間還幫助我打印,刻碟,打字等,我在早晚或孩子睡覺時做資料,有時間就多學法,抱孩子出去,或買東西時,就講真相。

孩子現在六個月了,非常聰明,我哄她時,給她背《論語》、《洪吟》,教她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對她說你是大法小弟子,來到奶奶家是來得法的,我一說這些話,她的小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我,我相信她的元神一定聽懂了我說的話。

以上說了這些像流水賬,其實三件事哪件事也沒做到位,學法、發正念時精力不集中,煉功時心不淨,胡思亂想,講真相時有分別心,看到三、四十歲男的特別是像機關幹部的就不願講,這些都是法沒學好,還有很多執著心沒有修去。我是師父的弟子,聽師父的話,就要在大法中,修去各種執著心。

以上是我幾年來在大法修煉中的心得體會,由於水平有限,有不對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