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館陶縣惡警陳培義涉綁架兒童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我叫馬金秀,河北館陶縣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初,我們夫妻及十二歲的兒子遭館陶縣城關派出所陳培義為首的一群惡警綁架、關押,我和丈夫慘遭酷刑,家中財物被惡警洗劫一空,我被非法勞教,孩子從此失學,家庭失和。陳培義等惡警的違法行為對我家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害。我尋求控告惡警陳培義的法律途徑。

惡警陳培義涉綁架、虐待兒童罪

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深夜十二點三十分左右,河北館陶公安局、城關派出所、柴堡派出所等一夥惡警,翻牆砸門闖入我家,強行將我綁架到城關派出所。同時被綁架的還有我的丈夫徐延立(不煉功)和十二歲的兒子。

惡警把我十二歲的兒子從被窩裏拉出來,不讓他穿棉衣,抓住他的頭髮往車上拉,把孩子也抓進城關派出所銬了起來。當時正值寒冷的冬天,天寒地凍,寒氣逼人,十二歲的孩子只穿著秋衣秋褲,挨凍受餓,在城關派出所被銬了兩天兩夜後才被放回。我的孩子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從此失了學。

當時惡警把我一家三口綁架走時,家裏只剩下兩個幼孩,無人照看。

惡警陳培義對我刑訊逼供

我被抓進城關派出所後,惡警所長陳培義用酷刑對我逼供,下令讓人搬來「老虎凳」放在他的辦公室裏,強行將我綁在上面,然後用鐵棍別住我的身體使我不能動彈,再一塊一塊的加磚,直到我疼得昏了過去,痛苦的無法言表。

期間陳培義等惡警還用一種酷刑,把我的雙臂捆綁到背後,再往上提拉「吊繩」,惡警陳培義對我用盡了酷刑並大聲喊道:「不說扒光她的衣服打。」後我被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非法勞教三年。

惡警陳培義毆打、侮辱我丈夫

我家是開飼料門市的。我丈夫徐延利不是法輪功學員,他經常出門做生意不在家。惡警非法闖民宅抓我,把我丈夫也抓去,關在城關派出所裏。惡警陳培義不但對我丈夫大罵,還令打手打我丈夫,對我丈夫使用老虎凳的酷刑折磨。

惡警陳培義還故意侮辱我的人格、挑撥我們夫妻關係,他對我丈夫造謠:「你媳婦都給你戴綠帽子了,你還不知道咧。」導致我三年非法勞教出獄後,丈夫多次審問我此事,並經常為此打罵我,令我家至今無法正常生活。

惡警陳培義對我丈夫打罵、用刑、非法關押多日,臨放人時還恐嚇我丈夫:「在這挨打的事你回去後不能說,說了你招呼著點。」害了人、打了人、罵了人、侮辱了人還不讓人說,還有天理嗎!

一幫惡警霸佔我家一星期

當時我家三口人被惡警抓進城關派出所後,所長陳培義令一群六、七個惡警強行住進我家,大吃大喝一個星期左右,把我家過元宵節的肉、雞、魚、海鮮、雞蛋等吃了一個淨光,把我家折騰的亂七八糟。

城關派出所惡警霸佔我家吃住期間,我家的飼料丟了二、三袋,鐵板丟了兩塊,當時正是飼料生意旺季,一有客戶到我家買飼料,陳培義手下的惡警就說「她家不賣料了」,從此無人再到我家買飼料,使我家受到了極大的經濟損失。

控告惡警陳培義

綜上所述,館陶縣公安局副局長、城關派出所所長陳培義,執法犯法,非法抓捕我一家三口,打人、罵人、侮辱人,並動用酷刑折磨,給我及家人造成了極大的精神、肉體傷害和巨大經濟損失。

我強烈要求相關司法部門儘快調查惡警陳培義的犯罪事實,撤銷其公安副局長、城關派出所所長職務;責令陳培義賠償其對我和我家人的精神、肉體傷害所造成的損失;責令陳培義賠償對其造成我家經濟損失十一萬元;責令陳培義公開給我們全家人賠禮道歉。

控告人:馬金秀
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