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述兩次夢中所見淘汰人的景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記的那是發生在二零零六年的一天,原本不想寫出來,後來與同修切磋,大家建議我寫出來,提醒現在仍不太精進的同修,同時能夠幫助整體提高。

當時的我沒有像今天這樣精進實修,師父叫我們做的三件事,也沒有做好,為情所困,不能自拔。是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還一直在管著我。我雖然沒有親眼見過師尊,但是幾次在夢中見過,現在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一下。

記的那晚好像是要去電影院,在大街上走著,人非常的多。走著走著,突然間看見東南方向東南方向飄過來漫天像雲一樣的東西,特別的黑,黑的像是從前照明用的柴油燈,還有那種黑黑的帶著小尾巴的東西,不一會就刮到人們眼前,到誰那兒,誰就倒下死掉了,死了的人倒了一大片,所有的人已經沒剩下幾個了。

我當時很是害怕,怕的是自己當時沒有好好的修,心裏想師父還能管我嗎?突然想起自己會背《論語》,於是就開始背起來。正背的時候,又發現不知從甚麼地方來了很多小鬼,手裏拿著大鐵鉤子,走到死屍面前,對準頭部一鉤,只聽「喀哧」一聲,拖著就走了,像是拖到地獄裏去了。

我當時已經嚇傻了,也忘記背《論語》了。這時有一個小鬼走到我面前把我一扒拉說:「這兒沒你的事,離這兒遠點」。於是我就站到旁邊去了,可是我又發現了一個怪物,就像電視中演的那種綠色的怪物,不停的追我,想要吃掉我。我便和它打鬥起來。開始我好像會飛,可後來它好像比我還厲害。

我跑啊跑啊,跑到哪兒,它追到哪兒,最後我逃到一個洞穴當中,它還是把我抓住了。當它要把我害死的時候,我才想起師父來。我當時抱著試一試的心理喊「師父救救我」,可師父沒有理我。這時那個怪獸顯出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就在我快要不行了的時候,我發自內心的大喊一聲:「師父,快救救我,我以後一定聽您的話,做您的好弟子!」就在那一瞬間,我已經被師父攬在懷中,那怪獸又變成了恐龍的樣子,比原來還要厲害,而且又多了一隻。

這時好像是師父給了我很多功能,叫我去和那兩隻怪獸打鬥。一會兒功夫,師父就幫我把那兩隻怪獸打敗銷毀了。我非常感謝師父救我、幫我,我跪下痛哭,對師父保證,以後好好修煉。

當我醒來的時候枕頭都哭濕了。醒來後我想了很多,想自己做了很多連常人都不如的事,放不下對情的執著,對不起師父,給大法抹了黑,不配大法弟子的稱呼。我對師父哭訴:「我這麼不爭氣,師父您還管我幹啥呀!」是師父的洪大慈悲,一次次在夢中點悟我。

記的師父在經文《精進要旨》〈堅定〉中寫到:「修乃自身之事,無人可代之,為師者表面只訴其法理。修心斷慾、明慧不惑乃自負。為興而來,心必不堅,入世俗則必忘其本。如不固守其念,一生無得。不知何時再成機緣,難也!」從這個夢以後,我才真正的又開始走了回來。

這一次是在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晚上,我又夢到淘汰人的另一番景象。這次淘汰的好像都是我家的親人,而且都是我的姨夫們。我有四個姨夫,他們好像都知道自己快要死了似的。在臨死之前,還要吃很多像是給死人燒的紙一樣的東西,一捲一捲的很酥,一碰就掉渣。他們的表情顯得很無奈,急急的吃著那些東西。我走到他們面前,問他們怎麼回事,他們也不告訴我。

不知過了多久,我父親又出現在我面前,他告訴我說,這裏正流行瘟疫呢,一家一家的死人啊!其實我父親已經去世了,夢中的我知道他已經死了,我還是對他說:「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師父一定會救你們的!」可是沒有人理我。在他們的表情中我看到他們認為這世上沒有神佛,更沒有人能救得了他們,他們認為一切都是自然現象。我心裏特別難過,別提有多急了。我看到天上那似紅非紅、似黃非黃的雲都顯的很無奈。於是我邊走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想用這種方式告訴師尊看看眾生,救救他們。

就在這時,我又看見一位年輕婦女,個子很小,就像師父講的那種小人國的人,懷中抱著一個小女孩,面部表情更是無奈,坐在火坑一邊。我走到她面前對她說:「你快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師父一定會救你們的」。可她說誰都救不了她,她也不信這些。她說都已經死了這麼多人了,就這樣一念怎麼就可以不死呢?我又對她說:「你不相信,不能代替孩子,你女兒還這麼小,路還很長,這樣你會害了她。你不相信奇蹟,奇蹟怎麼會發生呢?」於是我又開始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我的內心深處想要用這種方式喚醒她們。

我的心真的沒有白費,那個小女孩和我一起喊了起來,奇蹟真的出現了。小女孩剛剛是在母親的懷裏,這時跑了出來。她的母親一看真是驚呆了,於是她也跟著喊了起來。這樣我帶著她們母女倆邊走邊喊,希望用這種方式能夠喚醒更多的人。

可這時夢醒了,是我自己把自己喊醒的。醒來後,我的心裏又著急又難過,急的是時間真的不多了,難過的是人真的很難救度。可我們不能因為他們難救度,就不救他們了啊!師父說:「大法弟子在這裏證實法、維護法、同時修煉自己,責任必然重大;而且還要救度這裏的眾生,這個責任對大法弟子來講也非常的重大,所以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就更不一般。」(《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我在修煉的路上,一直都是師父在夢中點悟我,到一定時期,就做個夢,每個夢都是在點悟我該做些甚麼,該去哪些心。這次的夢是在告訴我快救人,再不救人就來不及了。可能也在告訴我們,所有的同修們,快點救救眾生,眾生在等著我們的救度,期盼著早日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