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十週年 謝師尊慈悲苦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九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
您好!弟子在此向您合十!

尊敬的明慧同修:
你們辛苦了!

我是在師尊的慈悲中,在明慧的平台上從新歸正的大法學員,我是在師尊賦予的能力下,在明慧上學習修煉漸入成熟的大法弟子。十年來,是明慧讓我會走、走穩、走正!明慧如海,讓我在其中洗淨,讓我幸福在師父的慈悲中!

1999年師尊通過互聯網發表了《我的一點感想》堅定了我修煉的正念,我和同修一樣給中央電視台寫信、給世人寫公開信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證實大法的超常,勸人善待「真、善、忍」。

2000年看到明慧網發表的澳洲大法弟子畫家章翠英女士的修煉報導後,我淚流滿面的讀完那篇文章,章女士身著的白衣上「為了一句真話,坐牢八個月」讓我汗顏。師尊蒙受不白之冤,同修在遭受魔難,我卻在家過著所謂的「千禧之年」?自此我才真正走出自我的小家庭,走入正法修煉中。明慧喚醒了我那久遠的誓願!

2001年我剛被關押到看守所時,也是同修把明慧網發表的師尊經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傳入所內,我很快背了下來,在師尊和大法的呵護下,我才能正念正行的走過那一年被非法勞教的分分秒秒。同修智慧的把師尊的講法、經文送入勞教所,我在那裏背下了師父的《導航》,是明慧的環境帶我走在回家的大方向上。

2002年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邪惡的勞教所,回到離別了一年多的親人身邊,邪惡環境中壓進來的怕心,使我不敢和同修接觸。是一位老年同修帶著他的小孫子顛簸了七十多里的山路,來到我家帶來師尊的講法和經文;是明慧再一次幫我走正。

2002年末我第二次被綁架,由於人心的執著,寫了一個「文字遊戲」配合了邪惡的要求,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一個污點。儘管在邪惡的「610」辦公室我聲明「繼續修煉」,並給可能被我不正行為影響的看守寫了勸善信,仍為自己給大法抹黑的行為而痛悔。師尊給了我重生的機會,給了我宇宙最大的慈悲,給了我明慧這個平台,發表「嚴正聲明」,我才能夠再次走入大法修煉!

2003年經過整理自己修煉的歷程和配合資料點同修寫稿、徵稿的過程中,看到資料點同修忙亂的狀態,想為他們分擔一些(註﹕當時的認識)想做一些打字、整理文稿的工作,萌生了學習技術的願望。我和一位老阿姨說了自己的想法,阿姨非常支持我。在阿姨的鼓勵和同修的資助下,我買回了一台電腦,這期間教技術的同修有的要乘車走幾十里的山路;有的同修要乘火車走幾百里路來教我。碰到問題也要乘火車去外地找同修,有同修不辭辛苦的給聯繫,在同修不厭其煩的一遍遍講解,在同修無私的幫助下我能獨立了。

當我第一次打開明慧網,看到師尊在《靜觀世人》的圖片;看到法輪;不禁喜極而泣!久違了!明慧讓我找到久違的家,我的生命之源;找到了回家的路!

2004年當地一位同修被毒打致殘並被非法判以重刑,我配合同修家屬和其他同修及時曝光邪惡,在海內外同修和正義人士的整體配合下,同修被成功營救出獄。當時看守所的電話都被打爆了,全都是震懾邪惡的聲音!是明慧把大法弟子無形的凝聚在一起,洪揚正義,挽救世人,制止邪惡。

2005年參與報導了當地同修被邪黨牡丹江監獄迫害致死的案例調查;開始為清醒世人上網聲明「三退」;採寫同修的修煉體會,整理成文後上傳到明慧上與同修共享。

2006年見證了當地第一篇紀實文學的誕生,並有幸成為她第一個讀者;
2007年和同修一道在做好常規工作的同時,推廣小資料點遍地開花,幫助更多的同修突破封鎖上明慧網;
2008年配合同修,把邪惡集團非法審判大法弟子違法的行徑予以曝光,把法庭上正義律師的無罪辯護告訴我們家鄉的世人;

2009年6月25日,回憶自己的修煉歷程,無一不與明慧相關,明慧讓我溶入整體中,讓我溶入正法修煉中!

明慧引領我走向成熟:我不再苦思離開我流離失所的同修。明慧告訴我,同修在他鄉更精進;看明慧讓我沉靜平和,不再憤世嫉俗。我認真的看經明慧修改的我的文章,寥寥幾字就是不同的境界;看明慧發表了我的文章未被修改,開始時歡喜心就表現出來了,發現後我把它去掉了。

我就是在明慧的幫助下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明慧是師父給我們的,我會更加珍惜和明慧在一起的每一天!

我也盼望著大家都來上明慧,珍惜師尊給予我們的一切,這是我們無上的榮幸!

祝海內外大法弟子更精進!再次感謝明慧編輯部的所有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