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生障礙性貧血神奇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我是山東省臨沂市蒙陰縣人,家住農村,十四歲上小學六年級時,即二零零三年二月份,我感覺渾身沒力氣,走一點路就喘粗氣,這是以前從來沒有的,接著臉色發黃,沒有一點血色。經醫院檢查,大夫說得的是再生障礙性貧血,很嚴重的一種血液病,紅白血球和血小板的再生能力嚴重下降。起初不相信,後經多家醫院專家論斷,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這一下如晴天霹靂,全家頓時愁成一團。沒辦法只好住院治療,依靠補血維持。半月補一次,結果越補越差,檢查時的四克血下降到了三克。

聽醫生跟我爸媽講,人若到了三克血,根本就不能生活自理,已經是很危險了。這樣治療了近二個月,家裏的錢花的精光,親戚朋友的也借遍了,還是不見好轉,前後花了一萬多元。

爸媽愁眉不展,瘦的皮包著骨頭,媽媽總是邊給我熬藥邊流淚,那真是用淚水在熬藥啊。爺爺說:「小強得的這個病,要是能治的了,傾家蕩產也得給他治好,可這個病沒治啊。」

正當全家人走投無路、絕望悲觀時,這時我的本家堂姐來看我,她說學法輪功可以治我的病,她以前很多疾病學了法輪功以後都好了,建議我學。

由於以前我被電視上宣傳的對大法污衊的謊言所欺騙,堂姐跟我說時,我捂著耳朵裝聽不見,還對堂姐說:「國家這麼反對,你還讓我學。」堂姐送給我幾份真相材料及法輪功學員的心得體會。當我看完後,知道自己以前被電視宣傳的謊言所矇蔽,萌生了自己也要學大法的念頭。爺爺說:「要是學法學好了,我給你師父磕頭。」

過了一天,堂姐又拿來一本《轉法輪》,我從頭到尾讀了一遍,緊接著,堂姐又教我煉功學動作。這樣,我就白天看書晚上煉功。剛開始學法時,對大法還沒有深刻的認識,邊吃藥邊學法。在一次消業中,被家人送進醫院,補了七個人的血(約七斤),結果半個月後身上出現紅血點,血下降到3.5克。從那時起我感到醫院是不行了,藥治不了我的病,得靠大法了。我便把藥扔了,下定決心堅修大法。

奇蹟發生了,隨著學法煉功,我蒼白的手指有了血色,腳心也開始有了血色,逐漸也不再淌鼻血。我的臉色由黃變得白裏透紅,大腿以前腫得像饃饃似的,現在腫脹完全消失了,吃飯也香,覺得渾身有勁。去醫院檢查,血壓升上來了,如以前一樣。爸媽也樂壞了,全家人樂壞了,親戚朋友樂壞了。鄰居都說:「小強真是又撿了一條命。」

是啊,我是又撿了一條命,這條命是偉大的師父給予我的。媽媽流著淚說:「孩子,好好學,要不是師父救了你,我們全家就沒有今天。」

因得法時我只有十四歲,爸爸媽媽和爺爺陪著我煉功,當時爺爺還不相信大法,但在見證了我再生障礙性貧血奇蹟般痊癒後他也真心走入了修煉,七十多歲爺爺多年的頭暈、耳聾、腿疼都好了。母親煉功不到一個月,半邊頭發木、發暈的高血壓病也好了,全家人都從大法中受益。

至今六年了,我沒吃一片藥、沒打一次針,身體健健康康,正常生活著,這是患病時連想都不敢想的。所有生在大法洪傳時代的善良人士,都應分享到大法的美好。然而很多世人卻由於聽信江氏流氓集團的謊言,仍處於疾病纏身的痛苦或生命已失去本可以得到拯救的希望。多希望所有的善良人士,都能明白大法真相,從而得到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佛光普照、得到大法的庇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