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官員:你指引我看到光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河北省一名教師,因公差到北京,住宿登記時被查出是法輪功學員,於深夜一點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一個月後被非法勞教兩年。目前該案處於覆議階段,今天,我給當地相關官員打電話,告訴他們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真相。

接電話者是一名男士,在聽完我的陳述後說:「法輪功學員在早期圍攻中南海,所以才會遭到鎮壓。煉功就煉功,為啥要圍攻中南海?……」

我知道該官員是聽信了官方電視的報導,卻無法得知事情的真正原委。我說:「您知道當時為甚麼有那麼多學員去上訪嗎?在一九九六年,法輪功的主要指導書籍《轉法輪》還被北京青年報評為『十大暢銷書』之一,但是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利用手中的權力,私自扣押國務院總理朱鎔基對法輪功的正面肯定批示,警察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監視,罰款,騷擾他們的正常生活,非法抓捕。而羅幹的親戚何祚庥,更是不斷發表誣蔑、誹謗法輪功的文章。學員們就去了天津的雜誌社講明法輪功不是這樣的,法輪功非常好。天津公安就抓人了,而且打了、抓了四十五名學員。在當地無法解決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們去了北京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而中南海正好就在旁邊。因為當時上訪的學員人數很多,就在警察的引領下全部站到馬路西側的人行道上。

「您知道嗎?當時學員自發到北京上訪,是希望政府儘快釋放被非法抓捕的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同時允許《轉法輪》公開出版發行;和有一個公正合法的修煉環境。當時朱鎔基與學員代表進行了會談。當問題得到解決後,學員們於那天晚上十一點多靜靜地離開,並且清理周圍的環境,把警察丟棄的煙頭也撿乾淨,當時國際間還稱這事件開創『中國政府開明接受民眾建議』的先河,並讚賞中國民眾素質之高。

「但是後來,為了給對法輪功的迫害找藉口,這一和平上訪事件就被歪曲成了所謂的『圍攻中南海』。一萬多名法輪功學員自發地去上訪想說明真相,卻沒有任何的標語、口號來宣洩心中的冤屈。他們的表現是那樣的真誠、祥和,震動了全世界。」

當我在陳述過程中,對方時不時地有些不同的看法打斷我的話,但最終我算是重點似的告訴他,四.二五上訪展示了法輪功群體的和平理性風貌。

我們的談話持續了挺長時間,我告訴他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非人性迫害,告訴他大陸法輪功學員所遭遇的種種酷刑。告訴他當下發生的許多事情,例如鄧玉嬌事件,那些犯罪的中共官員還在職,而老百姓的冤屈哪裏能得到關注呢?

這位官員打斷我的話說:「你知道甚麼叫作神經病嗎?神經病就是這樣花著國際長途電話費,做著這樣空洞的事情。你用迫害這樣的形容完全誇大其詞。」

我感受到對方浮躁的情緒,我用更加柔和的語氣,耐心地告訴他:「如果您的妻子肚子內已經有了您的骨肉,卻被用吊刑的刑具,將她在您面前吊上吊下,直至胎兒在您面前流掉,您能承受得了嗎?我說的這些都是真實存在的。我說迫害其實是很含蓄的說法,那些沒有使用麻藥下被強摘器官的學員,他們沒有犯罪沒有幹壞事呀!我相信您的心是善良的,您一定能感同身受我所說的。」

他反駁:「沒有這回事,你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場說話。」

我告訴他:「在中國有越來越多的律師他們深入調查,挺身為法輪功學員開庭抗辯,這些律師他們並不是法輪功學員。像李和平等律師,因為為法輪功伸張正義而遭到當局屢次施壓,長期被北京警察騷擾和跟蹤監控。高智晟律師甚至遭到與法輪功學員同樣的酷刑折磨。如果法輪功真如中共媒體所誣陷的,律師們會願意去為其抗辯讓自己遭到這些苦難嗎?相信您有智慧去分辨思考的。

「其實我們一開始談話我跟您提過,我大可把我的休閒時間好好休息,或去逛街看電影踏青,多輕鬆呀!為甚麼要跟您說這麼多,並不只是為了營救大陸的學員,真相一定會大白的。我相信我們的談話,能夠使您對真相予以關注,在這個過程中,您能去明辨而不是輕易地人云亦云,加大好人的苦難。將來您將因為這一善念與明辨善惡而給自己積福份的!真相將使您將來平安!我真誠的希望您平安。」

「我知道你是善良的,但是……」這樣長時間的談話,對方對我所說的還是不能置信。

我問他:「您知道嗎?七月一日之後在中國銷售的所有個人電腦出廠時必須裝一個叫『綠壩』的上網過濾軟件,進口電腦在中國銷售前也得預裝該軟體。該軟體安裝到用戶電腦中,可以做到每三分鐘對螢幕拍照一次,記錄用戶所有網上活動。這個軟體,表面上是說為了保護未成年人不受黃色網站干擾,但有線民測試,色情網站根本就顯示正常,根本就掃不了黃。那麼這軟體實際用意何在?」

對方來了興致,要我往下說。「非色情關鍵詞列表有六千五百多個,其中法輪功相關名詞的詞彙佔絕大多數,中共掃黃是假的,這不是很明顯的在防止中國百姓聽到法輪功真相麼?為甚麼怕人民知道真相?每個人在真相面前都有智慧判別中共的謊言的。您知道突破封鎖的自由門軟件嗎?」

對方當下要我傳給他,我詳細地告訴他這軟體的安全程度幾乎是無懈可擊,數以萬計的伺服器在海外,他們不作每個人的地址紀錄。而且他們完全不可能跟中共合作,他們也沒有任何紀錄。所以對使用者來說非常的安全,並且可以突破封鎖看到真實的報導。

他開心地說:「我真高興認識你。」

因為整個談話過程他不斷地否定我所言,因此我開玩笑地說:「是嗎?」

他告訴我:「我先看看這些網站好嗎?」語氣中完全沒有了那股強勢,並充滿了迫不及待的興奮感。過了許久,我收到他傳來的訊息:「你指引我看到光明!謝謝你!」我回了他一個微笑的表情。

他從中午看到晚上,他問我:「我可以把這麼好的軟件也送給我的同事們使用嗎?」

「當然可以啊!是大好事哦!真實訊息的傳遞太重要了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