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手機發信息講真相的一些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日】我於去年四月開始利用手機發信息講真相,一年來總結出一些經驗,也有很多感想,下面與同修交流一下。

一、發信息的初期

當時認識的大法弟子還沒有發信息講真相的,也不知道有群發軟件,也沒有想那麼多安全問題,在本市花五十元錢買了一個不記名卡,編寫一條真相信就用自己平時使用的手機發,那時都是給常人發的。開始時,心怦怦直跳,手也直發抖,像做賊一樣。有的回電話也不敢接,接起來,也不知道說甚麼好,常被收到短信的人舉報,信息也常被屏蔽發不出去。於是,修改再發,有時感覺通訊人員就在機器旁等著你,你每發一條後,第二條就給你屏蔽住,發不出去。有一段時間,打開手機時,顯示出『無服務』或『只限緊急呼救』,說明卡已經不能用了,我也因此消沉了一段時間。

去年五一二四川大地震,全國「號召」採用各種渠道集資募捐,手機發信息就是其中的一個措施,這樣我的手機卡又能使用了。同修告訴我,必須使用單獨手機發短信,因為手機上有編號,否則不安全。於是我又花了七十元錢,買了一個能編寫九條字數信息的二手機。

開始時編寫一條字數、三條字數的真相短信,發一段時間,感覺講的有點不到位,於是又編寫了五條字數的短信,後來又編寫到九條字數的信息。因為這麼大字數的信息一下發出去很容易被通訊公司發現,視為違法信息被屏蔽發不出去,於是又將一個短信內容分兩次發,每次發五條字數的內容。這樣每個手機號發十條字數內容的短信,相當於一篇短的真相信。我準備了兩種內容的真相信息,一種是專給警察發的,一種是給常人發的。

二、認識過程

剛開始發的時候,也是從一條至兩條的內容,基本上都是「常念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命…」,「預言亡共石」,「優曇婆羅花…」,「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惡報事件…」,「活摘器官…」,「真善忍與假惡鬥的選擇…」等等。因為我的手機沒有群發功能,所以得一個號碼一個號碼的發。有時候在發的過程中就接到回信,多數都是一頓謾罵,有時接到電話也是說一些不好聽話。

我在想,遭謾罵的原因可能是我沒有說清楚,於是我又編寫五條至八條字數的內容回發過去。也有和我辯論的,那我就再給他回信息,講真相,直到他不再回覆為止。

後來我不斷的找原因,由原來的一條字數的內容最後到編寫成十條字數的內容,分成兩次發。說也怪,這麼長的信息除剛開始的時候屏蔽過一次,之後再沒有被屏蔽過,直到現在都能順利的發出去。

三、修心的過程

一開始發信息的手機號是收集各單位的,後來在《每日明慧》中的「迫害真相」及「綜合消息」欄目裏查找手機號。一次,給秦皇島一派出所的一些警察發針對惡警的十條字數的信息,其中,有兩個警察回覆,罵很難聽的話。看後,我有點來氣,我覺的我說的挺明白的,怎麼你還這麼邪惡?於是我就回覆,訓斥他們一頓。發回來的是更難聽的信息,他們把我當作老年女大法弟子(我是四十歲的男大法弟子),我反思自己:「不對呀,我怎麼和常人一樣了?」我覺的這是修心的過程,是我沒做到師父要求的「罵不還口」,我一定要改掉這不好的爭鬥心。

一次,接到一惡警的妻子回覆,說一些罵人的話,我就根據號碼,查明此人的詳細情況後(每個卡發的是哪些人、哪些號碼我都有記錄,這樣返回信息時,以便查找,對號入座,回覆信息,講清真相),先是把她罵人的話寫在前頭,「…,我是在明慧網惡人榜上看到惡警某某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妻子是人壽保險公司的經理某某。你也配是個女人呀?你說的這些話臉不紅嗎?……」,她再沒好意思回覆。

一次回覆中,收到:「上帝要收你們,打雷劈你們這些王八蛋」。因為接到信某宗教的人的回覆的信息相對的多一些,也就沒想給他回覆,也沒有時間。一會兒,他又重複發一次,此時我並沒有生氣,反而覺的他挺可憐。於是我就暫時停發信息,花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編寫了八條字數內容的信息回覆過去。我說:「是不是發第一條短信感覺不解恨,又發了第二條?法輪功到底把你怎麼了?你就這麼仇恨?你那麼有愛心,卻要雷劈我?不管是信甚麼,首先得善才能去得了天堂,是不是?……今天的共產(邪)黨不是在扮演當年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的角色嗎?……。」此時我覺的真的是在用心給他講真相,他再沒有回覆。自從自己調整心態去掉了爭鬥心之後,除了信宗教的回覆說一些不好聽的之外,直到現在,再沒有接到罵人的信息。

一次,接到滄州一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的兩頭目回覆信息,一個說:「你發錯了,這個卡號是我新買的,我與貴功沒有任何關係,謝謝!」我經過核實並確認沒有發錯,我想他應該是明白了真相,才這麼說的。另一個頭目並沒有發脾氣和罵人,而是和我講道理,通過和他發過幾次信息,知道他是不明白真相,但很頑固的人,單單通過信息也講不明白。我就讓同修按地址給他郵寄一份真相信。因為那個卡使完,就不用了,所以也不知道他是否已明白了真相。另外,還接到發回來的空信息,甚麼都沒有寫。我想這樣的可能是已經明白了真相或是同修,表示已經接到信息。

四、堅定自己的正念

發了近八個月的信息後,同修告訴我這樣發不安全。我也看到《發信息實用操作手冊》,自己也感覺不安全。於是我思索發還是不發,該怎麼辦?因為我現有二十個卡,最多時二十二個卡,而且每個卡每月贈送三百條信息,限制當月必須全發完,發不完,下月作廢。全發完得一個半小時。

當時我的手機沒有群發功能,得一條一條的發,這麼多的卡,又這麼長的時間,不可能在外邊散步時發或坐車時發。以前我並沒有這些安全意識,聽同修這麼一說,我覺的也存在安全隱患。當時我並沒有好的辦法,只想如何能把這些卡的信息儘快的發出去。

我想所謂安全問題無非就是不被發現、不被抓,如果沒有那麼大的難,絕不會遭那麼大的罪。如果人的一生真有難的話,即使今天不修大法,也同樣會有難的,只不過是表現形式不同而已。如果我的一生沒有這一難的話,絕不會因為我修大法或是因為我發信息救度眾生而帶來災難。當然這是舊宇宙的理。

修大法是有福份的,我們是有師父保護的大法弟子,我們的路是師父安排的,雖然舊勢力在幹著壞事,關鍵是我們信師信法以及對執著心的放下能達到甚麼成度。我們當前的任務就是講真相,救度眾生,以及在這個過程中提高心性,修好自己。雖然我們還有人的執著心沒有完全去掉,但這決不是影響我們講真相救度眾生的理由。

師父說:「甚麼樣的生命在正法時期、在這個歷史關鍵時刻是比較珍貴呢?能夠對大法充滿信心、又在實踐中這樣做的,這樣的生命就珍貴,」「所以大法弟子就要救世人救眾生」「我說大法弟子個人圓滿已經不是問題,當時很多人可能還不太理解。其實就是這個意思。當然在這個過程中好像延續了最後大法弟子要走的路。」(《美國首都講法》)既然是延續來的,應該是給我們救度眾生用的,絕不是讓舊勢力迫害我們的。

雖然我現在這樣發短信有危險,但我們絕不是人間的那種「地下工作者」,我是在救度眾生,是有神佛保護的,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情。我們就是要開創宇宙中沒有的、開創未來宇宙救度眾生之路和證實法之路。同時我也想到師父講的:「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我們從遙遠的天體來到人間救度眾生,採用通訊技術這種手段發信息救度眾生,這也讓「通訊技術」這種生命證實了它存在的意義,在大法中被善用也是它的幸運,所以只要我們堅定自己的正念,用純淨的心態去救度眾生,就是正的,就是安全的。

想到這些,我盤腿立掌發正念,首先清除我自身不符合修煉人標準的一切執著,同時調動我修好的那一面把我還沒有修好的人的那一部份抑制住,這樣才能有強大的正念和慈悲心;同時也使每個卡帶有強大的慈悲力量順利的發到接收人的手機上,清除接收人頭腦中一切不好的邪惡因素,即使對方不能接受也要抑制住他不要舉報;接下來就是除惡,清除影響我發信息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因素,清除通訊人員以及通訊機器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舊勢力黑手、邪魔爛鬼、共產邪靈等等,通通滅盡;同時讓通訊人員離開機器旁邊,不讓他發現,以免他造業;讓自己強大的正念之場把自己整個空間場全部罩住,任何邪惡因素靠近都會灰飛煙滅;請師父加持自己,賜給弟子更大的智慧和力量。

此時真的感到自己是一個頂天獨尊的神。五分鐘後開始發信息,每發一條同時立掌發正念加持每條信息。因為信息長,每發一個得一分半鐘,一個卡三百條信息全發完得一個半小時,這麼長時間難免思想會走神,所以我就聽大法弟子的音樂。說也奇怪以前聽大法弟子的歌曲沒感覺怎麼好聽,而這次真的聽進去了,聽的很入神,感覺很好聽,以後每發信息靜不下來時,就聽大法弟子的歌曲或聽師父講法。每天都發一個半小時,有時時間緊需上午發一個卡、下午再發一個,這樣就得三個小時。我都是一個卡一個卡的發,在發的過程中,我從來沒有想到被抓,也沒有想甚麼安全的問題,只是覺的正念不足會影響信息順利的發出去,影響救度眾生,所以每次發信息必須得有正念才行。我覺的發信息救人是最正的事情,任何生命都沒有理由來干擾、都得為此開綠燈。

自從發信息開始,我是從一條二條直到十條字數內容的信息,我一直都是在用心的編寫,不斷的修改編寫最後定下這十條字數內容的信息,除了開始半個月有一次被屏蔽修改後,四個月來我一直穩定的使用這十條字數內容的信息。

另外我覺的同修在發信息的時候,一定要用心去發,千萬不要應付了事。因為一旦讓舊勢力鑽空子可能會使你所發的信息視為有關鍵字而被屏蔽發不出去。因為很多同修都在發信息,類似同樣內容的信息也會很多,很可能因為你發的信息關鍵字被屏蔽而使其他同修的信息也會被屏蔽掉從而發不出去,影響其他人講真相救度眾生。所以我想要麼就不做,要做就一定是最好的。但是一切都是有神在安排、有神在看護,絕不會因為某個人的過失而影響救度眾生的大事。這就是為甚麼同樣的信息內容有的卡能發出去而有的卡就不行。

(註﹕請同修在保持正念的同時也要注意世間的安全措施,這本身也是正念正行的一部份。)

五、寫短信內容的經驗

關鍵字一般都是官方不常用或不用的字比較多一些,官方能用到的字詞一般都不屏蔽。如:「法輪功」、「法輪大法」、「真相」、「慈悲」、「亡共石」、「邪教」、「陪葬」等這些詞語不屏蔽,因為官方也在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的亡共石」這句話不屏蔽。

有的只需改一個字就可以,如:「fa輪大法好」或「法輪大法hao」、「真善ren好」、「《九評》」、「亡共石驚現:『中國go產黨亡』整齊六字」、「san退自救」、「tui出黨團隊」或「tui出黨的一切組織」、「活摘大fa弟子器官販賣」、

惡黨、邪黨屏蔽改寫成:「e黨」(拼音e與惡同音)。中共改成:「共黨」。保命可改成「自救」。「迫害」一詞有時是關鍵字有時不是,是時改成「po害」或「迫hai」。「法輪功與亡共石」不能合起來使用,得隔幾行字。「了解真相」、「告訴真相」不屏蔽;「講真相」有時屏蔽、有時不屏蔽,自行掌握。其實被屏蔽的字只是那麼幾個,並不多,掌握規律就好了。

編寫時儘量把每條的字數編滿(每條七十字),以免浪費。但編寫時字數超出時一個詞可以少字,如:「迫法輪功」或「害法輪功」,讀者會認為漏掉一個字,這也是很正常的,也會明白是「迫害」的意思。字數再超時也可以減少標點符號的使用。改字儘量找拼音少的改,因為每一個字都很珍貴。

六、一點想法

現在發信息的同修越來越多,多數都是從明慧網上下載的號碼,這樣會有很多重複的。所以我建議會使用查號軟件的同修應該在大眾網上下載電話號碼。同時對所下載號碼的省市單位應有一個目錄,以免號碼發重複。最好是使用其它市區的卡號或本市區的卡號往外地發送。

有人說發信息字不在多,太長人家可能不看,關鍵是用心成度。我覺的這句話有道理,但也不完全是這樣。一封真相信、一本小冊子太長人家可能不看,但短信息他一定會看的,因為我們編寫的內容都很簡潔。有人說你發兩條內容、他發另外兩條內容,內容不一樣,發的多了各方面的內容就都能看到了,也就明白了。試想一下有五個人,分別給十個人發兩條不一樣內容的信息,雖然每個人都收到了不一樣內容的十條信息,但這十條信息不可能同一天發或同一天收到,每條單獨的信息他可能不理解或是不相信,那發的效果就不好。如果把這十條單獨內容的信息合起來發可能就是一篇短的真相信。單獨發與合起來發其實每個人都是發了二十條信息,只是後者發了兩個人而前者發了十個人而已。但後者能讓對方明白我們的用意,說明問題,即使對方不相信他也能明白我們沒有惡意,這是我個人的想法。

幾個人配合起來發我覺的還是挺好的。就拿我來說,開始時是從各個單位收集號碼,後來是從明慧網上抄寫號碼。零八年的「每日明慧」中十月、十一月兩個月的所有號碼我用了五個月的時間才發完,這要是有幾個人配合就不用這麼長的時間了。我想很多同修也會與我發重複的,所以我建議發信息的號碼要面向社會,不要只從明慧網上查找。如果有渠道大家能夠配合起來就好了,這樣會覆蓋面廣而且省時間、省資金。目前我還沒有想到好的辦法。

我使用的手機卡是每月限消費十元錢,贈送三百條信息,聯通、移動都可以發送。大家可以在網上營業廳查找哪些卡發短信便宜,注意,即使同一種卡全國各地消費也不一樣,那裏面有詳細的介紹。

在我發信息這一年多的時間裏,收信人從出口大罵到默不作聲,從屏蔽封卡到順利發送,從不成熟到成熟的過程中,總覺的我是從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心態中走過來的,幸運的是這一個月的信息全部發完了,我的這個二手手機才壞,免費修完回來發了幾條信息後又不好用了,可能也是讓我換手機了。因為我也準備使用同修推薦的可以應用群發軟件進行群發信息的手機,這樣可以節省時間,安全係數也高,告別以前的笨方法。

遺憾的是到現在我還沒有收到一份要三退的信息,比起那些發信息能讓對方三退的同修還是差得很遠,我還要繼續努力,提高心性,以後做的更好。一段經歷,寫出來供大家參考以拋磚引玉,更希望同修能有更好的辦法和經驗寫出來互相學習。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