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法輪功冒著危險告訴我們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九日】(明慧記者李慧容綜合整理報導)「我給朋友做了大量的工作,我說當今的社會都看得出來,腐敗透頂,人民怨聲載道,這些問題就在這明擺著呢,加入那個黨有啥用呀?除了腐敗就是為自我而服務。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挽救人,能改變人的思想。我真跟他們聊了,我不怕事,不聊這個的話,現在這時候已經明顯的都在這擺著。人真是一肚子怨言啊。」

一位家住中國大陸黑龍江的中共黨員,原本聽信中共謊言,說的也是中共媒體造謠的那一套,經退黨義工告知天安門自焚案的真偽、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以及修煉大法的美好後,他明白了,很激動並退了黨,還約好下週再給他打一次,因為他有一些當官的朋友,也都是黨員,他要和這幫人聊聊。然後退黨義工再次聯繫他,他表達了自己的心聲。

目前在大紀元網站公開退出中共相關組織(黨、團、隊)的人數已經超過五千六百萬。越來越多的大陸民眾不僅在「傳九評」(《九評共產黨》)、「促三退」(即退黨、退團、退隊)中精神覺悟,也更加膽氣十足,他們除了自己退出中共,而且還充當退黨義工,讓更多的同胞退黨保命。

法輪功遭中共迫害十年,法輪功學員反迫害十年。大陸民眾漸漸地看清了中共謊言,也明白了法輪功是甚麼,他們認為法輪大法是拯救人的,並發自內心地對法輪大法表示感恩。

這位退了黨的黑龍江人表示,「中共壓制人民,這是對一個國家或一個民族的殘害,且邪永遠壓不住正,最後只有走向滅亡。法輪大法沒有甚麼不好的,他沒教人殺人放火,他是拯救人的。我認為這個法是上法,最上上法,最符合民情,我是最擁護了。我認為這個是正確的,而且我沒接觸到,聽過講之後,我也是受益匪淺,感覺真是相見恨晚,相識恨晚。」

北京退黨市民:「天安門自焚事件,一看就是假的」

一位北京市民,五十多歲,喜歡看書,很有思想,自認為把中共看透了,內心非常明白清醒。他說:「你看現在外國生活水平甚麼樣,我們生活水平甚麼樣?這幾十年受的罪還少嗎?罵(中共)的人比比皆是,我接觸的人幾乎全都罵。就拿法輪功來說吧,人家就是勸你棄惡從善嘛,有甚麼害處呀?它(中共)就迫害人家,給人弄死,這個太普遍了。我就信正義,我從來不幹壞事。」

當退黨義工問這位先生:你怎麼能看出來法輪功是被冤枉的?他回答:「反正咱們看、聽,咱們周圍也見過煉法輪功的人,一般都是有知識的人,而且都是特別善良的人。人家從來不做壞事,這是咱們親眼所見的,沒有一個像官似的,或者是欺壓百姓,沒有。而且都是有知識的人,我特別尊重有知識的人。天安門自焚事件,一看就是假的。法輪功也沒讓自己燒死自己呀,哪個宗教也沒有這麼做呀,對不對?佛教、基督教都是叫人做善事,沒有一個宗教叫人去迫害人,去說瞎話。是不是呀?像共產黨,五八年大躍進的時候,畝產十萬斤,那不是胡說八道嗎?他們從根底起就說瞎話,這是所有人都聽見的,它自己也承認,是不是?說瞎話的人是做不了甚麼好事的。」

大學生:法輪功冒著危險坦蕩告訴我們真相

張偉在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的退黨聲明中表示,「慶幸自己還沒有成為這邪惡黨組織的一份子,同時聲明退出曾經加入過的其黨的附屬組織共青團和少先隊,做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

張偉說,「我是一名大四年級學生,今偶然之間聽聞一個法輪功學員給我講述法輪功所遭遇的迫害真相。她的丈夫是高學歷,年紀輕輕就因信仰被中共迫害致死。以往我從郵箱裏收到過法輪功資訊,但總認為那是海外『反華勢力』要顛覆我們國家的鐵打的『偉光正』的紅色政權,從沒正視收到的資料,現在發生在身邊的迫害讓我深受震撼。做壞事者怕被人知道,法輪功的修煉者冒著被抓的危險坦坦蕩蕩告訴別人周圍發生的一切,那麼中共拿著納稅人的錢封鎖網路,到底是為了掩蓋甚麼?只能自己殺人不許人家辯解,我想這種超級流氓行為,明眼人很容易識破。」

河北省退黨母女:「尊敬法輪功學員」

河北省唐山市一對生活在社會底層的母女,家裏只有四畝土地,被村幹部賣了,從此沒有生活來源。女兒退團後,她們非常激動地描述了底層老百姓對中共的痛恨和對法輪功的尊敬與期盼。

這位母親說:信法輪功的人心地善良。我們村的(幹部)都是共產黨,都是貪污犯。法輪功學員給我的資料在一個小掛曆上,我看了,在使用著掛曆呢,我非常尊敬法輪功學員。我走道都喊啊,在人多的地方、老人們多的地方我也嚷:法輪大法好!就是好!

在國外看到法輪功真相展板令我震撼

署名「金一」的一位大陸人說,「我在國外碰到了退黨中心及修煉法輪功的人,在那裏我了解到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真相,有很多展板,當我看到了中國各大醫院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人的器官,賣給到中國做移植手術的外國人,一個月之內竟做了幾千例移植手術。我有點不敢相信是真的,我又看了八九年六四愛國學生運動,活生生的慘不忍睹的照片,用坦克壓死的學生,太慘了……我足足看了兩個多小時,我震撼了!我也知道共產黨腐敗透頂,但是真正的共產黨的歷史,了解甚少,我拿了一本《九評共產黨》回家看。但是我還是先決定退出這惡貫滿盈的共產黨,離開它。不做它的傀儡,做一個真正的中國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