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經驗與教訓 更好的救度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多年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深感自己做的不夠,給自己留下了不少遺憾與懊悔,也從中深深體現到救人是一件多麼艱難的事情。

師父說:「我告訴大家,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大法弟子以救人行善為根本」(《正念制止行惡》)。救人一事是最偉大、最神聖的,也是最慈悲的表現。我法理清晰,所以不管怎麼艱難,我都要去做,哪怕只救到一個人,我都去努力,更何況是師父對我們的要求和自己的史前大願呢。

與家人講真相勸三退的經歷

女兒在迫害前曾學過法,煉過功,上大學期間還煉,但迫害後就放棄了。特別我被非法勞教一年,對她打擊很大,她錯誤的認為媽媽被騙了,於是不認同大法了,叫我也不要學煉了,也怕我再次被迫害。

我跟上正法進程後,就經常給女兒講大法的美好和自己身心的受益。零五年,認識到正法進程要求我們向廣大群眾講真相勸三退時,我選定她作為第一個勸退對像。由於受十多年黨文化的灌輸和毒害,怎麼說她也不聽,一講就火,認為我在「搞政治」,專講××黨的不是,已經與「真、善、忍」相違背了等等。我一有機會就與她談心,經常講世人三退後出現的奇蹟,並給她寫信,有適合她的文章叫她單獨看一看,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樣樣按大法要求做好。這樣經過幾個月的不斷努力,零五年四月底她變化很大,由初時的極力反對到默認,後發表了「三退」聲明,由贊同到支持,現在還常常幫我做大法的事。

丈夫是個有幾十年黨齡的基層小幹部。他被黨文化和無神論毒害的很嚴重,性格又較固執、倔犟,是比較難以說服的那種人。怎樣才能說服他呢?這個問題使我一直很苦惱。我遇到機會就試著講真相勸他快「三退」,但他不聽不看也不相信,認為我「太愚昧」。他說:「你傻,我不跟你傻。」我也經常發正念,解體、清除他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亂法爛鬼和共產邪靈,但見效不大。一次我跟他大嫂講真相,他大嫂也沒明真相,於是他們一起對著我罵,說我「與××黨鬥是雞蛋碰石頭,吃××黨的飯還反過來反對××黨」等等。我當時也動氣了,沒做到心平氣和的與他們解釋。還有一次,我們夫妻間發生了矛盾,他竟劈頭一巴掌打過來,還說:「煉甚麼煉!」接著氣沖沖的去找大法書撕爛,把師父的佛像丟在地上。我當時被嚇壞了,趕忙上前攔住他說:「不要這樣做,對你不好,會造孽的。」當時他不顧一切,像失去理智一樣。

幾年過去了,現回想起來,我當時的確正念不足,心不穩,有很重的怕心,既害怕他打我,又怕他對大法、對師父犯罪、造孽;遇到問題沒有向內找,只是找他的不是,怨他、恨他、怪他,全都用常人心去對待這件事,忘了自己是修煉的人,更記不起當時發正念和請師父加持了。由於這件事發生後沒有在法上認識過來,心性也沒有得到提高。師父說:「心裏不穩本身就沒達到標準,拉長時間也不會發生變化。」(《洛杉磯市法會講法》)過了一段時間後,由於一親戚(同修)被非法抓捕,家中的資料當成了所謂「證據」(我們當然是不承認的),被重判了四年,所以他害怕了,於是以「安全」為理由再次對大法犯罪。

這兩件事之所以發生,都是自己的人心、情太重,有嚴重的怕心,怕丈夫毀大法書和資料造孽而造成的。邪惡的因素就利用這些人心來「考驗」我,把我拉下來。這是它們的直接目地。

丈夫多次對大法犯罪,得到了報應--他出現了嚴重的肌肉疼痛,達到忍無可忍的地步。這時我便多次勸他,這才以似信非信的心態勉強寫了「三退」聲明。我不斷叫他誠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他也默默這樣做了。原本他第一天痛的非常厲害,走路艱難,敷藥也不管用,第二天他聲明「三退」和念法輪大法好後疼痛明顯好轉,前後三天他便恢復正常上班了。據我所知,我的同學患同樣的病,三十多天後才下床去買菜,還天天吃藥,做物理治療,花了不少錢。

之後有一天,他被汽車撞倒在馬路中間,也痛的厲害,當時他說:「胸部很痛,可能撞傷肺部了。」我馬上叫他真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經過X光透視甚麼事都沒有。

發生在他身上的這兩件事深深的點悟了他,使他不得不相信大法。後來我看到他思想上的反覆,便寫了封長信給他,告訴他法輪大法是正法,我為甚麼要堅持學大法,以及大法的美好,並讚揚了他幾次抵制了警察到我家來干擾,維護了大法和保護了大法弟子是做了好事、善事,所以他兩次遇難償還罪業,都能得福報很快恢復。

在不知不覺中,他也變了,變的大方、和善、能體貼別人。每到我發正念時,他就主動去做飯、炒菜,我講真相的資料等東西都不拿不動了。前後對比,判若兩人。

修好自己才能救了人

幾年來儘管我牢記師尊的教誨,盡力去做好三件事,希望自己做一個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但做的過程中發現,越是自己的親屬,越是最知心的朋友,越難讓他們明白真相。現在雖然絕大部份已「三退」,但還有小小部份沒明白過來,特別黨齡長,文化高的那部份人,好像更不願接受真相。

我姐夫說法輪功不好的話,當時我思想上只是在否定他的說法,沒能正面跟他理論。後來我想想自己,其實是師父借姐夫考驗我對大法是否堅定而已。為甚麼當時就不能堅定的回答他呢?可知在我潛意識中還殘存有對法對師根本上不夠堅信的因素。我過頭來向內找發現,其實是我樣樣都沒做好,就是得了大法最好。

一位與我關係最好的同學,是一位中學的高級教師。我得法不久就給她《轉法輪》看。她說她看不下去,講的不實際,接受不了,把書還給我。我被迫害後她更以為我走錯路了,多次來勸說我。我出於為她好,救她夫妻倆,幾年來也多次給她寫信,找他們談心,給他們看資料、週報等,但他們都不願意接受,還說我給他們加了許多壓力,真煩。一次我下了很大決心,一定要說服他們。可是講了半天還是不能轉變他們的看法,講到三退,她還很生氣的說:「我不是反感『真善忍』,我是反感你的做法!」她先生也說:「我們想勸你不要學,但你現在還反過來勸我們。」這次我又很不高興的離開了她家。至今還沒能救了他們。總結一下對他倆講真相的過程和教訓,其實自己是抱著頑強的執著心,如,爭強心、顯示心,你們是我的好朋友,一定要如何如何的人心去她家的,沒有純善的心態,就沒有能量,怎麼能轉變對方呢。

對於一般的朋友、世人講真相情況就截然不同了。因為思想比較單純,沒有任何包袱,沒有非要如何如何的顯示心和私心,只是要救對方,所以許多人一聽就很相信,並很快同意退出所入過的組織,接過資料和護身符千感謝萬感謝的,許多還要求多給些護身符及真相給親朋好友。

有個七十多歲的退休工人,他長期都收聽「美國之聲」。當知道我煉法輪功時就向我借書看,看完《中國法輪功》後,他豎起大拇指說師父真了不起。他很相信,給他真相護身符和真相資料他當成寶,每天主動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不知不覺中,奇蹟出現了:眼睛的白內障沒有了,類風濕也不見了。一次在街上遇到我還高興的說:「你真好心!我家的人都沒有你對我那麼好。」我莫名其妙:「你為甚麼這樣說?」他指了指自己的眼,又拍拍自己胸膛:「你看我的眼就知道了,你看,我越老越精神,甚麼類風濕都不見了。」我說:「你就多謝大法師父吧。」

幾年來我只是勸退了二百多人,比起精進的同修甚感慚愧。但每當看到、聽到明真相的世人反饋回來的喜訊,就心感欣慰。例如,有一位「三退」後得了重病入院治療,別人需住七十天院,她只住院六天。有位退休女士,媳婦對她不好,經常罵她,使她很苦惱,天天愁眉苦臉的,弄的身體多病精神崩潰。我見她這樣子就介紹她看《轉法輪》,告訴她讀這本書可能會對她有幫助。結果看了《轉法輪》後感覺很好,解開了許多心結。後來加上看真相和念「法輪大法好」,不知不覺中她身體也健康了,精神面貌全變了,家庭也發生了變化。她說今年樣樣都很順,還有兩個孫子考上理想的大學呢。

還有兩個小學生,學習成績很一般,他們的父母都擔心他們考不上好中學。但升中學前明白了真相並退出少先隊,出乎家長的意料,兩個孩子都考上了理想的中學。今年升中考試,兩個都超出分數線幾十分,考上市裏的名校一中。

「大法看人心 世人要清醒 神人鬼畜滅 位置自己定」(《洪吟二》〈無題〉),師父講的千真萬確。但世人是否能得救,我們大法弟子講真相時的心態、正念是否足,是否有執著心阻擋著我們講清真相等等也是十分關鍵的。如果我們能學好法,不斷向內認真找自己,修好自己,提高了心性,達到修煉人的標準了,師父就會給我們做主。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