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對待資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建立資料點的過程就是修心的過程,下面我談一下自己在這方面的經歷。

去年奧運期間,本地出現邪惡瘋狂迫害,原來的協調人也失去了正常的生活環境。在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時,有位同修問我:「你敢取資料嗎?」我當時回答「行」。我本沒有參加過任何證實大法的協調工作,就是一個普通學員,在做傳遞工作的過程中,才體會到了協調同修的不易與艱辛,在此對協調同修說:謝謝你們的無私付出,是你們風雨無阻努力才使當地同修按時得到各種資料,與全世界大法弟子形成一個整體。

在做協調期間,我常和一個帶小孩的女同修配合,看到孩子在很冷的天氣裏凍的瑟瑟發抖,心裏就特別難受,於是萌生了想建資料點的念頭,隨著看到週刊上同修建「家庭資料點」的故事,自己也悟到這是師父所要的「遍地開花」,我的願望越來越強,終於有一天向協調人提出了我的想法,同修很支持,不久就給買來了機器。當機器進了家,高興之餘人心也出來了,一種無形的壓力隨之而來。

學習操作電腦也是修心的過程

電腦這大傢伙是我的新法器,可對於我來說太陌生了,那小鼠標握在手裏,怎麼也不聽使喚,我心裏那個急呀,恨自己太笨了,只想哭。同修教刻錄光盤我還是急,白天學,晚上朦朦朧朧中還想著刻。就這樣精神壓力也大,心根本就靜不下來。其實這是我的急躁心暴露出來了,我還沒意識到,還是往前頂,心想趁我還記的多練練,搞的家不像家樣,飯也糊弄做點,也不想吃,只顧用人的辦法學(趁熱打鐵)。沒有安排好學法時間生出了幹事心,結果越來越糟。直到有一天家裏電線突然著火,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心太急了急的都冒火了。心想快退一退吧,別往前頂了,那幾天真的心裏很難受,嘴上說放下可心裏根本放不下。我就多學法,在法中歸正,慢慢的急躁心去掉了。

在過程中去怕心

對於「建資料點就容易遭到迫害」的這個心,我一直埋藏著 。有一天協調人對我說:「城裏有同修被綁架了。」通知大家發正念。我聽後走在路上,牙不停的打顫,我知道是這個怕心在作怪。又過了些時候,協調人又說:「城裏資料點有幾個被綁架抄家了。」叫大夥整體配合營救。我聽後整個人都慌了,我的資料點可怎麼辦?

第一天到整點就發正念,每發完一次就特別累,感覺力不從心。第二天就實在堅持不了了,床也起不來了,這下問題嚴重了,自己才靜下心來向內找,是自己有怕被迫害的心,讓舊勢力鑽了空子,修煉人的正念沒了全是人心,是人心在害怕自保,在想解決問題,發正念不靜心,不能起到清除邪惡的作用,幫不到整體不說,自己反而嚇倒了,給整體製造了間隔削弱了整體力量。

細想一下在建點後,我總不能正念對待它,沒有站在法上去認識資料點,而總是用人的想法去做,有時甚至出的是邪念。總是想「我是自找苦吃」,有時還想打退堂鼓不做了,但我知道這不是「我」,我不能退。雖然我沒有更明確的認識到,我的資料點在證實法中所起到的作用,但有時我悟到,在修煉這條路上不是你想做甚麼就做甚麼,而是法需要你做甚麼你才幹甚麼,正法需要我,我就無條件的往上上,這是圓容法。但正念還是不強,師父看著我著急,就在夢中點化我。

第一次在夢中手腕上生出了一朵優曇婆羅花,我正想讓人看,轉眼就變成粘乎乎帶毛刺的東西,滿手腕都是,我使勁往下弄,不一會拔完了。第二次夢中手腕上長出三朵婆羅花,我向人們介紹說這是婆羅花時,花瞬間變成非常好看的布花,後來我戴上手套,穿上外套,把花蓋住了,但猛想別把我的神花弄壞了,趕快摘下手套、挽起袖子時,花已壞了,我好傷心,邊哭邊想發正念用我的功能把神花修好,夢醒了。

中午十二點發正念時,師父點化我資料點就是神花,我眼淚不住的流,克制自己入靜發正念,發完正念想夢中點悟,第一次神花變怪花,是自己人心魔變,把資料點當負擔,是邪念,出正念不要壞東西,怪花拔掉了。第二次神花變常人花,是我沒有正念看待,戴手套穿外套想保護自己,把花弄壞,痛悔使我淚流滿面,這是師父讓我醒悟:資料點這朵花更是千年不遇萬年不遇的神花呀!我為甚麼就不知道珍惜呢!

今天我悟到,擁有資料點並不可怕,反而是我的榮耀,今後再不把我的資料點當負擔,我要好好保護它用正念對待它,決不給自己像夢中一樣留下遺憾,寫到這裏頓覺自己像脫了一層殼,身體變的強大,感覺到法的無所不能。

希望和我有同樣怕心的同修,趕快破除不好的觀念,用正念對待資料點,不受本地前段事件的影響,做好當前應該做的,也希望還沒有建點的同修,趕快放下包袱,上明慧網利用這種形式來修煉自己去人心,在資料點中昇華自己圓容師父所要,助師世間行。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