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山東青島萊西教育局長張為才慘死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五日】二零零九年六月九日晚十點多,山東省青島萊西市教育體育局局長張為才在家中被人從後面槍擊身亡。他的妻兒都出去旅遊了,不在家。六月十日凌晨六點才被鄰居發現,他已死在自家門外。

張為才是萊西市教體局的一把手,因多年大權在握而在當地赫赫有名,一時之間,他的慘死在整個萊西市引起轟動。關於他的死因眾說紛紜。然而,撥開紛繁的表面原因,剖析真正的因果,我們發現,中國老話講,善惡有報,為甚麼張為才會遭受如此不幸,也是有原因的。

張為才在任的幾年間,做過最傷天害理的事──迫害教育系統內的法輪功學員。據悉,張為才和以張為才為首的教體局領導班子,曾經在多次學校領導會議上,傳達「上面」的指令,安排布置對教師大法弟子的迫害。而這些傳達與布置所導致血淚斑斑的結果──

●萊西市實驗中學優秀教師胡克玲被強行撤離講台,上班也不發工資。後來胡老師被囚禁在學校宿舍裏多日,終於有一天從警察眼皮底下逃脫了,從此四處漂泊,幾年來不知吃了多少苦,至今仍居無定所,難以和女兒相見。在胡老師人生最艱難的時期,教體局又將她開除。

●萊西三中優秀教師孫玉珍2003年被迫離開講台孫老師在被警察抓去蒙冤坐牢期間,遭受吊銬、野蠻灌食等多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逃出一條命來。後來又被冤判徒刑。零八年,孫老師被教體局開除。

●萊西市月湖小學校醫劉淑香被冤判四年刑後,萊西市教體局又將其開除,使她兩個早就失去父親、正在上學的女兒失去了唯一的經濟來源。這個單親家庭在淒風苦雨中嘗盡悲痛。

●萊西市第三職業高中殘疾退休教師遲介功,曾罹患多種疾病,煉法輪功後恢復了健康。二零零三年夏,七十一歲的遲介功被三職校長等人以「談談給你退休金」為名騙回學校,被不法警察劫持到青島勞教所。登記時發現不法警察為勞教他,將他的歲數改小了十歲。勞教所發現後不敢收。僅僅因為堅持信仰,遲介功的退休金被扣發,多年來每月只給三百元生活費。

● 萊西四中體育教師欒培濤被迫流離失所,輾轉中歷盡磨難,生活非常淒苦。

●萊西市職業中專退休教師王瑞香,二零零零年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被關押迫害,並被扣了近兩萬元工資。零一年他被抓到青島洗腦班折磨一個半月,又被扣去工資五千多元,並被取消晉升工資。此後,王老師健康日漸惡化,職業中專仍派人不斷騷擾、監視。零五年十月,老教師帶著身心創痛含冤離世,年僅六十三歲。

●萊西市南墅職業中專教師張亮,五十多歲,被不法警察勞教迫害,教體局又將他開除,從此沒了工資。八十多歲的父母驚嚇過度,老母親哭得雙目幾近失明,老父親受不了打擊,癱瘓在床。張亮刑滿出獄後,無奈以做豆腐為生,贍養著病中的父母。一家人境況十分淒涼。

張為才的傳達與指揮造成了多個家庭的災難與痛苦,幹的是造孽極大的事。但是問題還不只於此。

美國電影《修女也瘋狂》裏,被歹徒追殺的黑人女歌唱家躲進修道院,穿上了修女服。當兩個歹徒追上她時,一個歹徒手舉著槍,就是不敢開槍,另一個歹徒大聲叫「你快開槍打死她」,手拿槍的歹徒哆嗦地哭著說「她是修女」。為甚麼歹徒不敢向修女開槍呢?因為修行之人慈悲為懷、念在方外,打死修煉人與打死尋常人不同,是罪大無邊的,將要用無盡的痛苦來償還。在中國曆代如果犯了罪,一旦他遁入寺院或道觀修行,官府就不再追究他的罪責,也是這個原因。

儘管被中共無神論洗腦的現代中國人已經不再懂得這個除了寥寥幾個共產國家之外舉世皆知的道理,天理卻不會因此而改變。

眾所周知,法輪功是一群修心向善的修煉人,就像古代的佛教、道教修煉人一樣,不同的只是形式上不出家,在常人社會中修煉而已。事實上,十年迫害中,無論遭受了甚麼委屈,法輪功學員都是慈悲相待,無怨無恨。對這樣一群修心向善、與世無爭的修煉人下手迫害,其罪惡比同樣傷害普通人更深重百倍,當然或早或晚必將遭受上天最嚴厲的懲罰。

從另一方面講,在張為才這樣年齡的人應該清楚,對法輪功的迫害和以往的歷次運動一樣,只是中共的一場政治運動而已。而中共歷史上的每次政治運動過後都得平反。張為才卻沒有因此對迫害政策消極怠工,給自己的將來留後路,而是屈從於「上面」,情願或不情願地直接實踐著迫害政策,用修煉人的血淚染紅了頂戴花翎。

更罪不容恕的是,在萊西市教體局的推行和組織下,各學校散發攻擊法輪功的漫畫,標語;在學生考試中出攻擊大法的試題,利用本應用於教育孩子獲取知識、修養道德的教育系統資源,對學生和教師進行反法輪功的政治洗腦,煽動對「真、善、忍」的仇恨,把眾多生命拖到了佛法的對立面,使他們的未來處於危險的境地。其惡劣影響比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直接迫害更為深遠持久。

儘管張為才平日人緣不錯,很多人認為他沒有架子,很會辦事,可是偏偏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作出了錯誤的抉擇,漸行漸遠,因而遭受天譴,死的如此淒慘,實在是可悲可嘆。

噩耗頻傳敲響警鐘

那些至今還在幹著迫害法輪功的人們,你信嗎,惡報對你真的只是一步之遙。時光踏入零九年僅僅半年,萊西這個小小的縣級市已頻頻傳來因迫害法輪功而遭到報應的噩耗:

◆ 萊西市馬連莊鎮振華中學教師王志章,男,五十六歲。王志章追隨中共迫害形勢,在各村書寫誣蔑法輪功的標語。有大法弟子向他講真相,他不聽,說:「(共產黨)給我錢我就幹。」

二零零九年正月初六,王志章推著自行車在路邊走。這時一輛轎車撞了一個騎摩托車的七十多歲的老人,摩托車又撞上了他。那老人只受了點輕傷,王志章卻離奇地被撞死。人們面面相覷道:「看來老天真的在找他啊!」

◆ 青島萊西市濱河路派出所所長趙燦績,多年來用綁架、入室搶劫、上家騷擾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大法弟子不斷善言相勸,他不聽也不信,並表示,更不相信他迫害了法輪功會有甚麼報應。

二零零九年三月前後,醫院檢查發現,他的胰臟上長了一點「惡東西」,至今不能上班。

◆ 萊西市武備鎮仇家莊村書記劉賢忠,舉報村上的法輪功學員趙錫法,致使趙錫法被抓走冤判勞改七年,至今仍被關在濟南監獄,期間被折磨成重病。

劉賢忠多次赤膊上陣塗抹法輪功真相標語,毀壞真相條幅。他的妻子將前去勸善的學員趕出門,說:「俺是共產黨員,就得聽共產黨的……共產黨叫幹甚麼就幹甚麼。」

零九年三月前後,劉賢忠的妻子得了胃癌。零八年劉賢忠的小兒子也得了病,花費萬元做了手術。

◆ 青島萊西市國保大隊一直參與綁架迫害大法弟子。在兩個月前的一天,萊西市國保大隊長陸江(男,四十多歲),酒後摔倒,把頭摔了個窟窿,昏迷數日,做了腦手術後,現在人雖清醒了,但頭顱骨有缺陷,還需進一步手術治療。

陸江,宅電:0532─88483852,手機:13708987976

惡報正在向作惡者走來

萊西市隸屬山東青島市。如果說,萊西小縣城的幾例慘劇不足以窺一斑的話,那麼整個青島市的情形又如何呢?下面僅列舉青島地區由於迫害法輪功而突然死亡的部份公安警察(得病或遇其它災難但性命尚存者的更多,篇幅原因在此略去不提):

◆ 青島即墨市華山派出所警察于波車禍慘死

于波,青島即墨市華山派出所警察。他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眾目睽睽之下,于波對法輪功學員拳打腳踢,用木塊、棍子砸學員的腿、背,打得還嫌不過癮,又脫下皮鞋打學員的臉。

當時學員正告他,「迫害大法必遭惡報」。于波不理,仍然行惡不止。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前後,于波被車撞,當場死亡,死狀慘不忍睹。

◆ 青島即墨市靈山鎮派出所所長劉恆強暴病死亡

青島即墨市靈山鎮派出所所長劉恆強,非法拘留法輪功學員數十次,並參與非法勞教法輪功學員三人。二零零零年秋,劉恆強突發暴病,四十天後死亡。

◆ 青島平度市祝溝鎮派出所警察張發銀暴病身亡

青島平度市祝溝鎮派出所警察張發銀,曾用多種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把學員扒光衣服銬在冰天雪地裏;用燒紅的爐鉤子烙燙;用五公分粗的钁頭棒打學員,打斷後,又找來鐵棍繼續施暴……法輪功學員多次給他講真相勸善,他反而變本加厲,並揚言:法輪功正過來的那一天,他就去撞死。

不久,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中午,他摔了一跤,突發暴病,當場死亡。年僅三十一歲。

◆ 青島平度市南黃同民兵連長李國磊摔死

青島平度市南黃同民兵連長李國磊,寫辱罵法輪功的標語。現已遭惡報,於二零零零年八月三十一日下午騎摩托車摔死,年僅三十九歲。

◆ 青島膠州市張應鎮派出所原所長痛失家小

青島膠州市張應鎮派出所原所長,殘酷打壓法輪功,多次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在他行惡的這一年,兒子溺水而死,妻子得了精神分裂症。

◆ 青島膠南市原塔山鄉派出所所長石德啟車禍死亡

青島膠南市原塔山鄉派出所所長石德啟,曾非法跟蹤、抓捕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四下午,石德啟開警車去抓捕法輪功學員。當行至泊裏鎮朱家河村時,車撞到了樹上,他向後倒車,又撞到了後面的樹,當時就把警車撞碎了,石的下頜、鼻樑骨、前額撞得粉碎。送往醫院的第二天,石德啟非常痛苦地死去,死時才三十多歲。

尤為稱奇的是,在出事地點的前後幾十米除了警車撞到的兩棵樹外,再也沒有其它樹。

石德啟的死對當地派出所震動極大,明白真相的警察都說他是迫害法輪功遭了報應,有兩個人辭職轉行,其他警察也都表示不再幹迫害法輪功的事了。

◆ 青島青島市紅島鎮政法委書記被油罐砸死

青島市城陽區紅島鎮政法委書記林顯章,自九九年起追隨江氏集團賣力迫害法輪功,手段殘酷。二零零三年林顯章出差,被拉油的油罐歪下砸中,油罐被吊起後又突然再次落下,林顯章被砸死。

◆ 青島黃島區紅石崖鎮派出所警察高泗俊車禍慘死

青島市黃島區紅石崖鎮派出所警察高泗俊,男,四十歲左右,他多次帶頭抓捕、迫害法輪功學員,在群眾中影響極壞。二零零四年四月,高泗俊在紅石崖鎮龍泉王家村後的一個車禍現場勘察時,被一輛迎面而來的超載貨車當場撞死,死狀慘不忍睹。

◆ 青島黃島區紅石崖鎮派出所所長董桂波肝癌死亡

青島黃島開發區紅石崖鎮派出所所長董桂波,約三十八歲。他平日仇恨法輪功,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三年六月,董桂波帶領手下短短數日內綁架、勞教學員二十多人。他們對法輪功學員施以酷刑,甚麼坐飛機,老虎凳,死人床,塑料袋套頭窒息等等。有的人被窒息昏死過兩次。有的人被打得大便失禁。

善惡有報是天理,董桂波於二零零四年患肺癌,零五年在痛苦中死去。

◆ 青島市黃島區紅石崖派出所警察張傑車禍死亡

青島市黃島區紅石崖派出所警察張傑,男,二十七歲。他平日品行惡劣,性情兇狠,迫害法輪功學員從不手軟。

二零零三年六月的大抓捕中,張傑曾對學員施以多種酷刑:吊銬、背銬、電刑、塑料袋套頭、坐老虎凳、上死人床、長時間蹲、站、曝曬等,不給飯吃、不讓睡覺,還把學員輪番綁架到青島洗腦班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三日,張傑在外出途中,與卡車相撞,當場死亡。據說葬禮都沒人願意參加。張傑是該所繼高泗俊(零四年車禍死亡)和所長董桂波(零五年肝癌死亡)後遭報的第三人。

◆ 青島膠南市警察周茂盛車禍死亡

周茂盛,男,三十歲左右,在膠南市大村鎮派出所工作期間,有兩名女學員在市美鎮散發真相資料被抓,由周茂盛等人看守。周等人日夜折磨她們,夜間可聽到慘叫聲不止。周等人又將她們非法劫持到膠南市公安局,此後兩人即告失蹤,音信全無。

一天,周茂盛坐轎車行駛至新甸子村時,被一輛公共汽車從後面撞上,周茂盛被撞死,而車上的其他人都安然無恙。

◆ 青島即墨市經濟開發區派出所警察劉明亮暴亡

劉明亮,曾任即墨市經濟開發區派出所指導員,他在任期間助紂為虐,極力迫害法輪功,曾經用吊銬、毒打等酷刑殘害法輪功學員。一次,他跳起來用力猛跺一學員的胸部,學員當場昏迷,肺部嚴重受損,此後很久都喘吸困難。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四日,劉明亮酒後暴亡,時年五十六歲。

◆ 青島市金口路派出所警察李強遭惡報死亡

青島市金口路派出所警察李強,賣力追隨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給他講真相他也不聽。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前後,他又抓捕了幾名法輪功學員,當晚即猝死,年僅四十一歲。

◆ 青島平度市祝溝派出所所長趙洪武行惡殃及家人

青島平度祝溝派出所所長趙洪武,多次綁架法輪功學員,並以此邀功請賞,被升調到市公安局政保科。

上任僅僅幾個月,惡報便降臨到他頭上。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午,他唯一的孩子──正在平度一中上高二的寶貝女兒突發急症,昏迷不醒。經青島專家確診:心臟猝死引發腦積水和腎衰竭、心衰竭,生命處於高度危險中。其妻的精神幾近崩潰。

◆ 青島萊西市南墅派出所警察呂曉東車禍身亡

萊西市南墅派出所警察呂曉東,男,下呂村人。他多次參與抓捕法輪功學員,對學員巨額罰款,並參與非法勞教六名學員。二零零一年冬,呂乘警車行至交叉路口時,同大貨車相撞,撞後警車又撞上「南墅鎮」的大牌子,呂曉東當即死亡,死狀甚是淒慘。

◆ 青島萊西市姜山派出所潘磊患癌症死亡

潘磊,男。望城鎮仙洞村人,約四十多歲,任萊西市姜山派出所指導員。他抓捕法輪功學員非常賣力,還經常辱罵學員。二零零二年他被擢升到市公安局,檢查身體時發現癌症,年內即死亡。

太多的惡報案例令人傷懷,上蒼的譴告更令人警醒。我們多麼希望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上道德重建,正氣回升,給予「真、善、忍」應有的位置;我們多麼希望我們熱愛的這片故土上的父老鄉親們人人善心相待,幸福安樂,不再出現這麼多的悲哀。

醒醒吧,仍在迫害法輪功的人們,其實你們也是受害人,我們大家都不願再看到出現張為才第二、張為才第三。至誠希望你們為了家人,為了未來,就此收手,停止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