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監獄對大法弟子奴工及洗腦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蘭州監獄(即大砂坪監獄)位於蘭州黃河北面,佛慈大街298號。監獄生產區和生活區相隔,生產區包圍著整個生活區。監獄總佔地面積34.9萬平方米,在押人員4000多人,管教1000多人,監獄奴役在押人員磨寶石、縫足球、做燈泡、燈籠、織地毯、織毛衣、做鋼門鋼窗等。此邪惡黑窩從二零零一年開始非法關押迫害甘肅省男性大法弟子,二零零四年到二零零五年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最多,有一百二十多人。

邪惡黑窩的「禁閉室」開始設在生產區,是一排有三十間左右的平房,兩邊開門,禁閉室有六個平方,水泥床用石頭砌上去,高低不平,前面是大便池,三十到四十公分的槽,空間走路,沒有窗子,門外有一個空間為四平方米的鐵籠子,專門安排有一批犯人,八到十人,二十四小時不離開,專門負責對關禁閉人員砸「鐐」,銬手銬、體罰等,值班獄警每晚兩人。後來禁閉室設至生活區,上面一層平房,禁閉室設在地下室,內設死人床、鐵椅子,泡沫牆,外面聽不到禁閉室的一絲聲音。

大法弟子一進監獄,先被非法關入入監隊三個月,強迫思想「轉化」,奴役剝瓜子、剝蒜等,所有被關押的人員在這裏幹活,加重對大法弟子的奴役工作量,如不背監規,就吊銬在車間中間,每個大法弟子專設「包夾」犯人一人以上,他們每天記錄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記錄本每個星期交給獄警看,不准煉功,不准和任何人說話(包括犯人),惡警以減刑,扣分等惡劣獎罰手段鼓勵犯人迫害大法弟子。

二零零四年,成立監獄「610」非法組織,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此科由甘肅省610與省監獄管理局教育處領導,處長潘新盛主要負責,蘭州監獄副監獄長劉元珍專門負責所謂的「轉化」。科長叫趙軍,專職迫害獄中大法弟子,每年基本兩次,找外面所謂「轉化」的學員,到監獄演講,同時,「610」成員去外地學習迫害大法弟子的經驗,二零零五年八九月份,陝西一叫陳斌的人,到監獄宣揚邪說,加重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從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日,監獄又一次瘋狂地迫害法輪功學員。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在一間屋子裏,四個犯人輪流看管,不讓睡覺,一天一個饅頭,一小杯水,同時進行洗腦的精神迫害。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關禁閉、戴上腳鐐、手銬;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吊在空中折磨。還有的法輪功學員面臨生命危險。

遭受迫害最嚴重的法輪功學員有:黑龍江大法弟子孫照海、被關禁閉一個月(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七日─十二月八日),出來後,又再次被迫害關在一間小屋子裏,四個犯人看管,不讓睡覺。魏興柱被關禁閉二十八天,張廣立、李文明被關禁閉一個月。安基衡和王演文也遭受邪惡的迫害。

至二零零八年底,被非法關押在此黑窩的大法弟子有二十七人。

一。被非法關押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

1、 於進芳,男,六十三歲,甘肅省汽修二機廠退休工人,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於進芳被非法綁架,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初,於進芳被非法判刑五年,在蘭州監獄的牢房遭受非人的待遇,睡的是陰暗潮濕的地鋪,導致全身長滿了疥瘡,體無完膚,全身流膿血,持續發高燒不退,臥床不起,不能吃不能喝,在生命垂危的情況下,看守所下屬衛生所才被迫通知他女兒。二零零三年三月於進芳在多人的攙扶下,女兒交二千元給蘭州大沙坪勞教康復中心醫院,不到一個月又被看守所押回迫害,在家屬多次要求下,又被勒索四千元後,方才轉入醫院。

在獄中熬過了漫長的五個春秋,於進芳身心均受到極大的摧殘,二零零六年十一月所謂的「刑滿」,家人將其在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三日接回,發現人非常消瘦,身體虛弱,不能吃東西,經常嘔吐,據本人講快出獄的兩個月以來就有這種情況。後來於進芳越來越不能吃,嘔吐越來越頻繁,在十一月二十五日下午六點多鐘與世長辭。

於進芳被非法關押在蘭州監獄老殘監區。於進芳這種身體狀況,獄中應負甚麼責任?這又是中共江羅邪惡集團對法輪功學員「肉體上消滅」的鐵證。

二。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八年被蘭州監獄迫害的大法弟子的部份情況:

一監區:

金髮明,六十多歲,榆中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八年。其妻胡月梅,長期被迫流離失所,二零零八年兒子結婚時,被榆中派出所等邪惡之徒綁架,非法關押在蘭州龔家灣洗腦班七個月。隊長王國成。

二監區:

1、高鋒,三十六歲,國營中興電子儀器廠職工。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二日,高鋒和曹東被劫持到甘肅省蘭州監獄。入監隊警察蘇某某,趙某某,劉秉成等多次把高鋒雙手銬起來吊在單槓上,腳尖幾乎挨不著地,一吊就是近一個小時。高鋒多次都被吊得昏死過去,第一次被吊了一個下午,高鋒小便都失禁,高鋒還被多次銬在電線桿上「抱桿」,罰站,前後長期斷斷續續被戴手銬兩個多月,期間高鋒還不時的絕食,還和曹東一起被強迫勞動,政治學習,參加軍訓,掃院子,掃小廁所,打水,挖土方,撿瓜子等。

高鋒被長期灌食迫害,強行注射了各類不明藥物,肉體和精神遭到了極度的摧殘。在絕食絕水期間,還遭到教導員王長林、隊長劉秉成的電棒毒打,隊長賀理慶、趙幹事的辱罵及犯人何叢善、馬凌等為幫兇的協助迫害,並被吊銬在高低床上掛了十七個小時。

在邪惡嚴重的迫害中,還給高鋒開過批鬥會,罰坐小凳,不讓睡覺,參加洗腦學習等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高鋒被下放到蘭州監獄第二監區。因煉功被犯人多次舉報,邪惡警察李生勇逼他背監規,在教導員王維紅,偵察科的獄警劉永勝等陷害下,把高鋒以不背監規、煉功為由關禁閉戴軍銬18天。高鋒絕食抗議,遭到野蠻的灌食,威脅,謾罵 ,罰站等。同時遭迫害也被關禁閉而絕食絕水的還有大法學員關自平,是蘭州監獄一監區監區長楊東親自送到禁閉室的。為繼續監視迫害,解除禁閉後,第二監區悄悄分派幾十個犯人來在不同場合監視、彙報。還不讓高鋒寫申訴,不讓寫信,不讓與其他學員接觸,半年沒讓接見,不讓下樓。

2、孫照海,黑龍江大法弟子。

三監區:

1、金吉林,四十二歲,蘭州市榆中縣金家崖村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十年,先被非法關押在九監區,一直遭受殘酷迫害,從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一年零十二天裏,平均每天金吉林睡覺不足一小時。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裏,折磨是沒有人性的殘酷,拳打、腳踢、針扎、戳眼、開水燙、冷凍、冰水泡、臭襪子塞嘴,不讓睡覺,十天至二十天不讓碰床睡一分鐘。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金吉林又被蘭監政委羅偉鑫找茬關禁閉室。

因為金吉林被非法長期關押,其妻一直獨自含辛茹苦的撫育兩個上學的孩子,經濟非常困難。常年的辛苦勞作,積勞成疾。確診為「胃癌晚期並左頜下淋巴轉移」。在金吉林妻子重病期間,家屬曾到勞教所要過人,十二月二日,蘭州監獄九監區隊長張海軍及另一管教到金吉林家做所謂的「家訪」,拿攝像機不停的拍攝,拍攝完後,將片子給金吉林看,並邪惡的說:只要你寫「保證書」,我們立馬放你。竟然以他妻子的病痛要挾金吉林,在人命關天的大事面前,依然沒有絲毫人性。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金吉林的妻子在病痛煎熬中離世;老母病痛臥床不起,老父被當地惡黨逼的長年流落在外,孩子們衣食不保,面臨輟學,在恐懼中期盼著父親能早日回家,

2、蔣春斌,三十五歲,甘肅省蘭州市榆中縣定遠鄉歇家嘴村一隊村民,非法判蔣春斌九年徒刑;先被非法關押在五監區,在汽修車間每天八小時幹打磨活。多次被關禁閉室,多次被醫務室灌食。蔣春斌在二零零五年發表嚴正聲明,被惡警關在號室三個多月,不讓出來,不讓下樓。零八年春,剛調到三監區,就被迫害,關押在禁閉室二個多月,不做任何妥協,在五月中旬才被放出。他六十六歲的老母,腿腫疼,走路一瘸一拐,每月艱難地到蘭州看兒子。

四監區:

1、常具斌,四十六歲,白銀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十一年,二零零三年被關,多次被關禁閉室、號室,從未向邪惡之徒妥協,一直被停接見。二零零五年八月,與省勞改局來人談話時,在會上揭露蘭監對大法弟子關禁閉號室的迫害,被關號室不讓出來,直到二零零八年。二零零八年七八月間,因晚上點名不報數,又被關禁閉室兩個月。

2、王允波,男 ,蘭大本科生,遼寧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底被抓,被非法判刑八年。

3、魏俊仁,男 ,四十多歲,甘肅平涼涇川縣羅漢洞鄉大法弟子,被非法判重刑二十年,非法關押在蘭州監獄。嚴重疥瘡,魏俊仁被勒索上千元。二零零四年正月十六日媳婦離世,留下年邁的父母,年幼的兩個兒子艱難度日。

五監區:

1、文仕學,男,五十七歲,蘭化職工,非法判重刑八年;二零零五年八九月,陳斌在蘭監散布邪說後,文仕學被強行「轉化」一個多月,關在禁閉室,戴著腳鐐,監獄自製的手銬,用鉚釘釘死,鐵鏈把手和腳綁在一起,腰根本直不起來,一天一個饅頭,一杯水,不讓睡覺,文仕學坐在禁閉室水泥地上,不分白天黑夜被用大燈泡烤著。出來後,不能走路,眼睛睜不開,人浮腫,三個多月後才慢慢恢復。二零零七年三月,文仕學遞上嚴正聲明,聲明在強制下的違心「轉化」作廢,被惡警關在號室三個多月,不讓出來,不讓下樓。

2、王有江,三十八歲,前蘭州軍區通訊部隊少校軍官,非法判十年徒刑;被迫害的腰都僵硬,走路靠拄單拐行走,步履蹣跚,身體極虛弱,備受精神摧殘。二零零八年五月,看經文被惡警周明傑發現,吞進嘴裏,不說來源,被關一個多月禁閉室迫害,後正念闖出。

3、魏安月,男 ,四十四歲,甘肅金昌市大法弟子,原金川公司運輸部職工。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在蘭州被綁架,魏安月被判刑十年。先後被非法關押在五監區、七監區。

五監區教導員肖兵,三十多歲,所有大法弟子被關禁閉室迫害,都是它部署、安排,簽字同意;副教導員周明傑,三十多歲;大隊長石明玉,四十多歲,所有大法弟子被關禁閉室迫害,必須它簽字。

六監區:

1、王義超,六十三歲,甘肅靖遠人,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七年四五月份,惡警對王義超開始強行「轉化」,不讓睡覺,不讓接見,在生產區牟建峰辦公室、生活區辦公室,王義超被幾根電棍輪流打,遭惡警瘋狂毆打,堅定不向邪惡屈服,一直到二零零八年五月回家。

2、楊映海,六十一歲,蘭州三毛廠職工,二零零四年被非法判重刑十年,關入蘭監,;後轉八監區,二零零八年三月至五月被關禁閉三個月,戴上腳鐐、手銬、不讓睡覺,一天一個饅頭,一小杯水,從禁閉室出來時,屁股、腿上的肉坐爛、壓爛,不讓洗涮,致使身上的味道很難聞。到後來禁閉室難聞的氣味連包夾犯人都不願進去,五月地震時才被從禁閉室放出。

3、薛留彥,二十多歲,蘭大學生,二零零三年非法判刑三年後關入,二零零六年,薛留彥被強行「轉化」,在六監區五樓獄警辦公室,獄警兩班,每班四人,犯人五人,不讓睡覺,坐在小板凳五天,薛留彥抗議絕食,人整個瘦了一圈;二零零六年脫離黑窩。

4、強小毅,三十歲左右,陝西人,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重刑八年關入。二零零六年被轉陝 西監獄;二零零五年五月,強小毅全身長滿了疥瘡,身上爛,血流不止,每個月十元的生活費被獄警剋扣掉,毛巾、香皂都沒有,後來疥瘡上了脖子,頭也腫的很大,下了病危,在勞改醫院一個半月。

5、賀建中,五十歲,蘭州大法弟子,非法判重刑七年,二零零八年脫離黑窩;二零零三年五月一日,賀建中給大法資料,被非法關入禁閉室,帶著重三十八斤的腳鐐,監獄自製的手銬,用鉚釘釘死,四米長的鐵鏈把手和腳綁在一起,腰根本直不起來,吃飯時不打開手銬,只把鐵鏈取掉,不給筷子,自己想辦法扒著用手吃,腳鐐啃肉,時間不長,肌肉嚴重萎縮,腳鐐上的方鋼重的人的骨頭都要被壓碎,賀建中絕食抗議非法迫害九天,腳鐐、手銬才被去掉,關一月後才被放出,出禁閉室時走不成路,由旁人攙扶,長時間拄一木棍或扶旁人肩膀走路。

六監區教導員牟建峰,四十多歲,轉業軍人,地痞流氓,為了升官發財,對大法弟子迫害不擇手段;二零零五年到二零零六年,組成的轉化組,成員是獄警:楊建軍,王偉,李華,閻華,其中閻華為撈資本,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不遺餘力。

七監區:

1、李福斌,五十九歲,蘭州東崗食品廠退休職工,二零零七年,李福斌在蘭州監獄被迫害得高血壓、心臟病復發、靜脈曲張,大腿腫的不能行走。因手術有生命危險,惡警拒絕給老人治療,也不允許老人保外就醫。二零零八年九月十八日,蘭州監獄的惡警為給自己所謂的「業績」貼金,給他們加分,逼著大法弟子要求減刑,李福斌不配合他們的邪惡要求,而被又一次非法關進禁閉室,整整七十三天,遭毒打、戴著腳鐐手銬、不給吃、不給被子,期間一直不讓家人接見,十一月二十九日才被放出,後只因接了一個條子,又被關禁閉室十天,雖遭殘酷迫害,老人堅定自己的信念,不向邪惡屈服,後正念闖出。

2、張榮,四十多歲,會寧三中教師,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被非法關押在蘭州龔家灣洗腦班迫害一年,二零零七年八九月份又被非法綁架,非法關押在會寧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三年,關押在蘭監,吃飯、走路、幹活都被犯人包夾,嚴密監視。

3、邵彥波,三十多歲,會寧人,被非法判刑八年,後轉三監區。

4、曹璽,六十五歲,平涼市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四年。

5、席浩學,四十多歲,甘肅省鎮原縣臨涇鄉包莊村毛鋪自然村人。二零零四年七月被鎮原縣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強迫織地毯、電焊。

6、牛萬江,男,四十九歲,鐵路局蘭西機務段職工,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五日,牛萬江又一次被綁架到大沙坪看守所,後被非法判刑三年,牛萬江在蘭州監獄因不配合邪惡,被非法關二次禁閉「專管」,在禁閉期間,因其絕食抗議遭到邪惡之徒的暴力迫害以致休克,身心受到嚴重摧殘,惡人並停止其與家人接見六個月。二零零五年九月十五日,牛萬江的家人去蘭州監獄接牛萬江時,監獄聲稱:牛萬江已在夜裏零點被接走送往龔家灣洗腦班。

八監區:

1、蔣明輝,三十多歲,北京北方工業大學畢業,蘭州市經濟貿易委員會企業運行處幹部。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七日,在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蔣明輝戴著手銬、腳鐐被蘭州市城關區偽「人民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非法迫害期間,蔣明輝手被砸傷、關禁閉、強迫當奴工。二零零八年初,給監獄長寫了一封信,揭露惡警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強烈要求立即停止迫害,被關在號室2個多月,不讓出來,不讓睡覺。接見被停一年。

2、張亨通,三十多歲,會寧三中教師,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七年終考核上寫「法輪大法好,」被停接見一個月,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脫離黑窩。

3、賈培富,七十多歲,白銀建行退休職工,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零五年八月,戴腳鐐手銬被關禁閉室一個多月。包夾吸毒犯曹明,經常侮辱、罵、毒打老賈,配合惡警段曉露嚴密監視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十二月脫離黑窩。

4、趙長瑞,武都大法弟子,近六十歲,被非法判刑七年。

5、陸佔山,隴南大法弟子。

6、陸岩本,三十多歲,蘭州榆中陸家崖大法弟子,二零零五年多次被關禁閉室,遭毒打。

7、何影國,三十多歲,蘭州七里河區學員,被非法判刑十年。

八監區的奴工活是剝蒜、磨寶石,毛衣編織產品出口國外,早上7:20出工,中午吃飯20多分鐘,晚上10點左右才收工,超體力、超時間奴役,完不成任務就是七八根電棍群毆,大法弟子黑會玉遭電棍毆打。

二零零八年十月底,又一輪對大法弟子為期一個月的精神迫害,學習監規,繼續表明對大法的態度。惡警段曉露,四十多歲,分監區區長,最為邪惡,要求每個大法弟子每月寫思想彙報,並派犯人對大法弟子吃飯、走路、上廁所時時監視、盯著,不讓大法弟子互相說話;教導員 趙之勇,大隊長楊凱,直接負責對大法弟子關號室、關禁閉室迫害,把犯人的生產任務去掉,安排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九年,伙食極差,一直在加班。隊長,李遠東。

九監區:

張廣利,三十多歲,白銀公司職工,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六被迫妥協,後寫了嚴正聲明,一直被關在號室不讓出來。於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四日被關進小號裏,白天在惡警的辦公室站一天,四五個惡警用邪惡的語言圍攻,晚上關在小號裏,由五個犯人輪流看守,不讓睡覺。

十監區:

1、楊學貴,蘭州大法弟子,四十多歲,自二零零一年九月被非法綁架,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二年十一月惡警強行把他送到蘭州監獄,二零零三年四月,楊學貴被戴著手銬腳鐐由六個惡警押著送往臨夏監獄,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臨夏監獄把楊學貴又交給了蘭州監獄,楊學貴遭受了非人的迫害,遭毒打,關禁閉室,綁死人床,邪惡之徒無所不用其極,楊學貴被迫害的渾身疥瘡、骨瘦如柴,不能正常行走,但仍堅信正念不變,從未向邪惡之徒妥協。

2、李文明,四十多歲,蘭州機車廠職工,二零零二年九月初,李文明第四次被非法綁架,在提審期間,蘭州市公安局惡警魏東、何波等人特設置了電刑和緊螺絲扣的腳鐐手銬,把李文明強行壓在鐵凳子上,手腳全部銬上,一分鐘給全身通一次高壓電折磨。魏東、何波等惡警還專門製作了一套刑具,將李文明的雙手、雙腳銬起來,鐵環上帶有螺絲扣,螺桿可借活動扳手旋進,從而使銬腕關節的鐵環變得很小。此刑表面上不留甚麼痕跡,但其疼痛無法忍受,能使腕骨變形甚至粉碎性骨折。

李文明被酷刑折磨的生命垂危,但邪黨仍將他非法判重刑二十年,關押蘭州監獄三監區。

二零零二年九月至十月,李文明在蘭州監獄被非法關禁閉一個月,李文明是孤兒,一直沒有人到獄中探視他。 隊長陳欣,四十多歲。

十一監區:

1、蘇蘭州,五十八歲,蘭州鐵路局蘭西機務段退休職工,家住鐵路材料廠家屬院,二零零二年八月份,邪黨惡徒再次綁架了蘇蘭州,並以參與電視插播為由,操控七里河法院對蘇安洲非法判刑十年。九月中旬,蘇蘭州在蘭州市一處被非法關押期間,在刑訊室遭受了酷刑折磨。以何波和魏東為首的惡警將蘇蘭州固定在鐵椅子上,頭上戴上鋼盔,將兩隻手腕固定在可以緊螺絲的自製的手銬(鐵環)上,用扳手漸漸上緊鐵環上的螺絲,使固定手腕的鐵環(手銬)緊縮,縮小的鐵環壓迫手腕,使腕骨發生嚴重變形;同時在胳膊下面墊上厚厚的書,並且還不斷加高書的厚度,經過長時間的酷刑折磨,使人痛不欲生。這種法西斯式的酷刑對蘇蘭州連續進行了長達七十二小時(三天三夜)的殘酷折磨。

當時家中只留下不滿十八歲的兒子,無人照管。失去了親人,沒有了家,孩子生活無著落,後離家出走,在外飄零期間染上了疾病,後發展為肺癌。二零零六年六月,無人照顧的蘇偉病情加重。親戚、鄰居自發捐錢救護,並和蘭州監獄聯繫,希望讓已經患病住院的蘇安洲保外就醫,回家照顧病危的兒子。蘇蘭州當時正在勞改醫院住院,在承受失去妻兒的痛苦下,每天還被邪惡逼迫放棄自己的信仰和肉體上的殘酷折磨。在長期的迫害下,蘇蘭州身體出現病態,從二零零五年開始就被斷斷續續的被送進勞改醫院,蘇蘭州患的是直腸癌,而惡警對蘇蘭州本人謊稱是直腸息肉,讓他在醫院安心治療。

他的身體狀況完全符合保外就醫的條件。獄方拒絕給他辦理保外就醫,僅在七月二十六日由幾個警察押著他回家看了兒子一眼,隨後又帶走了。蘇偉於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在家中死亡。

2、陸保良,四十多歲,甘肅省蘭州市大法弟子。 惡警為了逼迫大法弟子陸保良轉化,連續近一個月由包夾人員監視,強制坐在不到二十公分寬特製的小板凳上,不讓睡覺,連續用電棍擊打一百多次。

惡警高振東,犯人稱其「高流子」(即流氓),打人、折磨人的手段惡毒,犯人見了他就像見了鬼,所以,也被犯人稱為「粉碎機」、「恐怖份子」、「變態狂」等。2004年任十監區監區長,後被調「邪教科」任幹事。對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進行迫害,手段毒辣。十監區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惡警還有陳欣和馬小勇。

二零零五年冬,蘭州監獄對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進行了強制轉化。高振東專門在一個沒有任何取暖設備的房子裏,把大法學員用手銬銬住,然後吊起來,先用磚頭或凳子放在腳下,讓人踩著,拿著電棍邊打邊問:「是我厲害,還是你們師父厲害」(嘴裏說著師父的名字),然後, 一腳踢去腳下的凳子或磚頭,讓人吊著。當時十監區非法關押魏俊仁(平涼人)、王永波(蘭大學子)等四名大法學員。

二零零六年,高振東被調換到四監區做監區長。四監區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有李富斌(蘭州)、常聚斌(白銀)。二零零六年八月十四日,蘭州監獄開始對非法關押的大法學員做所謂的轉化工作,高振東採用同樣的手段迫害大法學員。


甘肅監獄管理局蘭州監獄管理局局長: 郭建忠 地址:蘭州城關區靜寧路222號
蘭州監獄信箱:蘭州市大沙坪28號 郵編:730046 地址: 佛慈大街298號
蘭州監獄監獄長:楊萬成
蘭州監獄十一監區大隊長:劉江輝
蘭州監獄十一監區教導員:何 副教導員:潘 旭
九監區教導員:高升榮;副教導員:袁曉宏
八監區教導員:楊凱 教導員:趙之勇 分監區長:段曉露
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惡警:楊檢榮,代學義等
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法院地址:蘭州市城關區雁灘路2876號  730000
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法院審判長: 賴興萍 劉保森 金濟勇
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法院審判員: 丁曉明 陸軍
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法院書記員: 劉冬鬱 李麟
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檢察院: 檢察員:陳海洋 代理檢察員:康建宏 張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