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莫茵紀事報:法輪功學員詳述勞教所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明慧記者劉東編譯報導)美國迪莫茵紀事報(Des Moines Register)四月二十六日刊登記者John Carlson的採訪文章,文章中講述了法輪功學員楊桂珍和張春綱因煉法輪功在中國監獄和勞教所遭受的恐怖經歷。

文章說,在迪莫茵市公寓的客廳裏,母親和女兒雙腿打坐,平靜的講述了她們在中國受到的迫害。

她們說,被關押的人都被強迫像奴隸那樣做苦工,如果拒絕就會被銬著雙手吊起來長達數小時。而那些選擇絕食抗議的人,往往會被用骯髒的塑料管由鼻孔插入胃部進行強迫灌食物。

她們還提到了其它的折磨方式:飢餓折磨、電擊、毆打和灼燙,還有令人髮指的活摘器官。當她們講述這些暴行時,沒有哭泣,她們希望生活在美國的民眾能了解正在中國發生的事。

三十七歲的張春綱(音譯)說:「我們親身經歷了這些迫害,我們也目睹了發生在別人身上的迫害。」張春綱的丈夫和十歲的女兒還在中國。就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張同她的母親楊桂珍分別在中國臭名昭著的監獄和勞教所裏被關押了兩年。

她們母女二人於二零零六年逃離了中國,在愛荷華人權部的幫助下,於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來到迪莫茵市。來美國後,她們學習了英語並了解了西方文化。當然,令她們高興的是她們在這裏能夠自由的修煉法輪大法。

她們的公寓距離德瑞克大學只有幾個街區之遙,房間非常簡單整潔。州政府工作人員幫助她們在這裏安了家,並為她們安排生活必需品和課程。

有數千萬中國人修煉法輪大法,學員們相信法輪大法的功法能幫助他們改善身心健康。法輪大法不是宗教,沒有會員制也不收取任何費用。

在中國勞教所裏有一半被關押的是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國際大赦曾報導有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在被關押期間或在被釋放後的短時間內死亡,死因是酷刑、虐待,或缺少醫療。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奧運會召開前的幾個月內,據報導有數千法輪功學員被抓捕關押。

張和楊兩位女士都表示她們了解在中國時面臨的危險,但是她們堅持煉功、學法和打坐。她們堅信是法輪大法給了她們健康的身心。她們在中國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六十五歲的楊於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在丹東市的家中被捕,她說當時警察拿走了她的法輪大法書籍和影象資料。一天後,她被投入勞教所。

這位退休醫生說她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受到監視,四十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在一間小房間裏日夜縫製衣服和手套。

「那些拒絕工作的人被毒打,他們被銬著雙手吊起數小時,如果我們幹的不夠快,他們就不給我們食物。」

在剛進監獄時她體重有一百四十磅,而在她因健康嚴重惡化被釋放時,她的體重只剩八十磅。她被關押了二年。

她並不知道,在她被關押期間,她的丈夫於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八日去世。而她的女兒張就是在徒步從父親葬禮回家的途中被抓捕的。張隨後被關押在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長達二年。

張說:「他們每天早上四點半強迫我起床,每天折磨我到深夜,不停向我灌輸誣蔑法輪大法的言論。我孤獨一人,就這樣被折磨了數週。最後,我在一份保證不再煉法輪大法的聲明上簽了名。」二零零五年一月,她聲明這份保證書作廢,並重新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他們把我關押在一個房間裏直到四月一日。當時非常寒冷,所有的窗戶都被蒙起來了,我看不到外面的任何東西。我開始絕食抗議,她們就給我灌食。」

張說她被銬在一張鐵床上,被注射了不知名的藥物,之後她的身體就腫起來了。

「他們對我拳打腳踢,為了不讓我說話,他們把髒布塞在我的嘴裏。他們最終釋放了我,因為他們認為我快死了。」

她們以前從未聽說過愛荷華,也沒有想到這會成為她們的目的地。她們在這裏的中國社區認識了新的朋友,其中包括梁亞潔。粱在這次採訪中擔任她們的翻譯。

梁說:「如果她們留在中國,她們是無法生存的。我們希望幫她們找到一個能最終安全定居的地方,我想現在我們已經做到了。」

幾天前,這母女二人在迪莫茵市登上了一輛長途巴士開始了又一次旅行。希望這是她們流亡之旅的最後一站。她們的目的地是紐約,她們希望能在那兒最終定居下來。

張女士說:「我們喜歡愛荷華,但紐約有很多中國人和法輪功學員。我們想那裏會適合我們。我們永遠也不會忘記愛荷華。這裏的人民對我們非常好。」

當張女士講這些話時,楊女士不住地點頭微笑。她雙手合十微微一躬。

楊女士說:「我希望人們能了解法輪功,並知道我們是好人。我們只是想自由的修煉。在這裏,我們是自由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