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從「千古難題」中走了過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七日】(明慧記者葉靈輝多倫多報導)婆媳關係,號稱「千古難題」,自古以來就是一個複雜和敏感的題目,無論在文藝作品還是身邊瑣事中,為人津津樂道、卻又難以解決。有人稱其為「一對天然不可調和的矛盾」,有人說它是「影響家庭和睦和夫妻感情的『殺手』」。婆媳關係真的那麼可怕嗎?除了運氣好,碰到彼此投緣的婆媳以外,就沒有解決辦法了嗎?

兩位剛從中國大陸來到加拿大多倫多不久的法輪功學員,雖然人生的經歷不同,但同樣有過與婆婆同住一個屋簷下的經歷。婆媳間複雜尖銳的矛盾,每家都不同,然而,她們都在修煉中解脫了這些看起來像是宿世怨緣的束縛,獲得了心靈的平靜。

* 修煉,甚麼都能改變

黃知嬌在湖北農村長大,性格直爽,講話很快。一九九九年,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讀大學四年級的她因為堅持修煉法輪功而收到學校通知,威脅要開除她,因為馬上就畢業了才沒有實施。畢業後,她因為到北京上訪,講法輪功的真相,先後被非法抓捕四次,其中三次被非法關押,受過酷刑及強迫勞役的折磨。

因為不肯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她受到種種壓力。她對記者說:「我每找到一個工作,他們(警察)就上門找我一次。我找了不止十次工作,都失去了,最短的一份工作,上班不到七天就沒有了。」在被中共逼得走投無路的時候,黃知嬌遇到了她的先生。危難時的相知相助,使黃知嬌與先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黃知嬌的先生從十歲開始,就跟母親兩個人相依為命。母親靠做零工、散工來維持一家的生活,辛勞艱難地一路走來,對兒子呵護有加,視為心靈寄託。

對於這樣的生活經歷和家庭情況,黃知嬌結婚後,常常感覺到婆婆在與她爭搶先生的感情。她說:「在(修煉)之前,我覺得調和這種關係非常難。社會上也有這樣的例子,婆媳之間的矛盾非常難以調和。」

曾經歷過非法抓捕、酷刑等折磨的黃知嬌面對與婆婆複雜的關係時,那些令人頭疼的日常瑣事竟令她一時間茫然無措。「婆婆從我結婚開始就一直跟我們在一起。我們的恩怨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黃知嬌說,「跟婆婆發生矛盾的時候,我真是寧願去坐牢也不願和她生氣。矛盾越積越大,我曾經認為我和婆婆的矛盾是一個死關,是一個無法調和的東西。」

對於那些出現矛盾的日子,黃知嬌說不想再去回憶。但作為一個法輪大法修煉者,她當時深知自己做的不符合「真善忍」,雖然有時情緒上還是難以控制,但她努力要求自己按《轉法輪》中所講的標準去做。

「有一次我在與婆婆的衝突中沒有做好,我難過地哭了。晚上煉功的時候,我想起婆婆一生那麼苦,就感到一股慈悲從內心湧了出來,從內散到外,把我整個人都籠罩著,把我融化了。」

隨著不斷學法,按照修煉人的標準,遇到矛盾就去找自己的原因,黃知嬌說,她看到了自己在改變。

「我發現我真的改變了。我和婆婆之間有時還有一點摩擦,但當婆婆生氣的時候,我再也不像以前那樣跟她爭個你對我錯,而是絕對地向內找,找我自己哪裏沒有為她考慮,哪裏沒有做好。」黃知嬌說,「從我自己的改變中,我深深體會到法輪大法慈悲的力量。只要真心修煉,沒有改變不了的事。」

黃知嬌一家移民加拿大後不久,她婆婆也來到多倫多探親,跟他們住在一起。現在黃知嬌看到婆婆,心裏覺得很親切、平和。當婆婆講的東西不符合自己的觀點時,也能忍住。她說:「這個忍不是強忍,而是心裏非常的平和。達到這樣的狀態,連我自己當初都沒有想到。」

* 做到「真、善、忍」很開心

蓮花剛從中國大陸來到多倫多做商務考察,是無數大陸法輪功學員中的一員,也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她看起來紅光滿面,總帶著笑容,講話很平穩,很有信心。

蓮花從小身體不好,一九八八年讀大學的時候就開始練氣功。一九九八年生了孩子以後,身體變得很差,整個身體浮腫,每個關節都痛,走路沒有力氣,連跟人講話都困難。「我就覺得活在世界上的意義不是很大,覺得自殺也是一種很好的選擇。我姐姐說我是得了產後憂鬱症。」蓮花回憶那時的境況。

這時,她聽媽媽的話,開始煉法輪功。一個月後,關節痛、浮腫這些症狀全沒有了。「最重要的是,我一直在思考的一些人生問題,在《轉法輪》中都找到了答案。我真的是特別開心。」蓮花說。

從人生困惑中走出來的蓮花也遇到了婆媳關係的難題。二零零一年,蓮花一家搬去一個小鎮,開始與婆婆一起住。開始與她婆婆一起住時,蓮花覺得很不習慣。從農村出來的婆婆與城裏長大的她生活方式有很大的不同,婆婆沒有甚麼文化,但性格潑辣,在村裏是出了名的。因受中共抹黑法輪功的宣傳影響,婆婆對法輪功有偏見。不過,蓮花覺得自己是修煉人,應該按「真善忍」來要求自己,不管婆婆怎麼樣,都儘量去適應和包容她。可是矛盾出現的時候,不是想忍就能馬上做到的。

有一次婆婆告訴蓮花,說她很多事情都做得很好,但是有一件事情做得非常不應該,就是不該叫另外兩個媳婦不給婆婆買衣服。婆婆還到處跟別人說這件事。

蓮花知道這是天大的冤枉,自己從沒做過此事。在其他媳婦都證明蓮花是無辜的情況下,固執的婆婆依然堅持己見,蓮花終於忍不住與婆婆吵起來了,吵得很厲害。最後蓮花氣憤地用力把門一甩,走了。

當心中的怒火漸漸平息後,蓮花說,她想到了自己是修煉人,師父說遇到矛盾要向內找自己的原因。「我發現我錯了:第一,作為晚輩與長輩吵架,不管甚麼原因都是不孝。第二,作為修煉人,我與她吵架的時候,我與一個不修煉的人有甚麼區別?」

蓮花為自己沒有做到忍,懊悔得不行。

一年後的一天,蓮花在公司連續工作了一天一夜,回家後倒頭便睡。兩個小孩在下棋,下得難解難分。這時婆婆回家敲門,孩子們沒有及時開門,可能等了很久才開門。

「婆婆進來之後非常生氣,又哭又鬧,說是我教唆孩子不要給她開門,要趕她走。」蓮花說,她向婆婆做了解釋後,帶著孩子一起去賠禮道歉。但婆婆依然生氣地收拾東西走了,攔也攔不住,還揚言再也不進她家的門。

婆婆逢人就哭訴,說是蓮花趕她出門的,還給蓮花所有的親戚朋友打電話投訴。

這些話傳到蓮花耳裏,她這次心裏很平靜。當別人問起此事時,也只是淡然地去解釋一下,沒有生氣。

在說到修煉人對忍的認識時,蓮花引用了李洪志老師關於何為忍的論述:「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大法書籍《精進要旨》)

後來婆婆在另一個媳婦家住了半個月,就因為與媳婦的矛盾太大而住不下去了。她悄悄地托人讓蓮花的丈夫去接她回來,蓮花的丈夫認為自己的母親上次做得太過份,就故意藉工作忙拖延時間。

不到一個月,婆婆就自己悄悄搬回了蓮花家。蓮花也心無芥蒂,對婆婆很好。從此婆婆逢人就誇蓮花好,也很認同法輪大法了。

蓮花說,經歷過那次事件之後,她覺得自己的心容量大了很多,很少有甚麼事會讓她生氣了,所以每天都是樂呵呵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