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智慧勸三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四日】我有個男孩叫炯兒,九五年出生,現在正在初中讀書。炯兒雖然才十四歲,修煉大法卻已經有十年了。大法遭邪黨迫害以後,炯兒一直堅持做三件事,發資料,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沒有怕心,做的也比較理智,幾年下來,善勸很多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邪惡組織。

四歲得法

炯兒一生下來,正趕上計劃生育特別嚴緊恐怖,就把他送到了鄉下。一直長到四歲的時候,才把他接回家中。那是九九年的上半年,我帶他到學法點聽師父的講法錄音,看講法錄像,四歲的孩子,像個大人一樣,聽的聚精會神。十年過去了,直到現在,炯兒對當時聽法的情況仍然記憶猶新。

六歲發資料

炯兒六歲的時候,大法遭到殘酷迫害已是兩年了。我走出去發真相資料的時候,他就經常和我一起去發。他曾問我:「媽媽,發資料是幹甚麼的?」我說:「是救人的。」他說:「媽媽,我也救人。」就這樣,風雨中我們母子倆不斷的這樣做。在做的同時,我給他讀大法經書,學《轉法輪》。每一次發資料的過程中,他沒有觀念,都是很順利的安全到家。

有一次,我們倆一起出去發資料,那時炯兒才八歲,他拿的有五十份真相資料,我拿四十份。發著發著,我們倆走散了。我有點著急。心想:才幾歲的孩子,怎麼辦?轉念想,有師在,不用擔心。當我們各自發完資料回家,同一個時間在自家門口碰面。他說:「媽媽,我找不到你一點也沒怕。我就想,發完趕快回家,別叫媽媽掛念。」

印象深刻的還有一次。二零零三年的一個上午,我被惡警綁架,下午脫離魔掌回到家中。回來後,炯兒說:「媽媽,你怕不怕?」我說:「開始有一點怕,但是心中背著師父的經文《洪吟二》〈怕啥〉,就啥也不怕了。」那天吃過晚飯,孩子的爸爸害怕,怕我再出去,就看的很緊。因家中還有一些真相光盤、資料沒發出去,我就對炯兒說:「越是迫害,我越要發資料,解體邪惡。」炯兒說:「媽媽,我自己一個人去吧,放心吧,安全到家。」我說:「你要小心,安全第一。」我在他爸爸面前給他打著掩護,就這樣,炯兒走出了家門。一個多小時以後,他回來了,帶的資料、光盤全部發完。炯兒告訴我:當發到其中一戶人家時,忽然,從門縫裏伸出來一隻手,把真相光盤接了過去。我沒有害怕,也沒有想甚麼。我為孩子感到高興。

那是炯兒第一次單獨出去發資料。從那起,他經常一個人出去發資料。我感到他做的比較好,很單純、善良。因為,他非常清楚,是師父叫他救人的。

十歲面對面講真相

炯兒十歲的時候,經常參加學法小組學法。有時他和我一起去,有時自己一個人去。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心性的提高,學法小組的不少同修衝破干擾,開始了面對面的講大法真相,效果很好。炯兒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心裏很著急。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突破,跟上正法進程。

有一次,他見到一個年邁的老太太,他說:「老奶奶,法輪大法好。」老太太愣怔住了。炯兒說,他自己不好意思了。

雖然第一次講的不太自如,但畢竟已經開了頭。從那起,他就試著跟他的好朋友講真相,跟同桌同學講,慢慢的,越講越有經驗。他利用一切機會,不放過一個有緣人,放學路上講,到同學家裏講,給老師講,給退休的老警察講,大人、小孩、黨團員,他都敢講,講的效果也越來越好,到後來,甚至聽他講過的同學、老師和他一起去講。

智慧勸三退

那天,放學回家的路上,炯兒向一個同齡小朋友講真相。問他:「你看到牆上寫的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了嗎?」接著告訴他:「你看現在好人都被抓,警察、政府太壞了,退了吧,退了就平安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還對他說:「課本上的劉思影,說是皮膚百分之九十燒傷,卻還能唱歌;還有,電視裏那個名叫王進東的男的,衣服、頭髮都燒焦了,身上的雪碧塑料汽油瓶還沒燒著,很明顯。那不是造假騙人嗎?」炯兒告訴他說,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正在炯兒講著的時候,那小朋友的媽媽出現了(其實她就跟在孩子的後面)。炯兒就說:「阿姨,退了吧,退了就能保平安。」那阿姨說:「我們相信,我們倆都退。我回去給孩子的爸爸也講講,我們一家三口都退。謝謝你!你怎麼懂這麼多?」那阿姨為了感謝炯兒,就特意買了兩個白吉饃(外面是餅,裏面包肉的饃饃)給炯兒吃。炯兒說甚麼也不接。但是,這位孩子的母親非常堅持,炯兒才不好意思的接下來。

一次, 炯兒與本校同學一起參加乒乓球訓練。訓練結束後,隊友們都很口渴。那天,炯兒身上只裝了一元錢,就掏出來想買水喝。就在這時,一個隊友說:「把你的一元錢借給我吧,以後再還你。」炯兒雖然口很渴,但還是毫不猶豫的把一元錢給了他,並說「不用還了」。

過後,這個孩子過生日,請同班同學吃飯,唯有炯兒不是他同班,但也一塊請了。炯兒說:「我與你又不在一個班,為甚麼要請我?」那孩子說:「你還記不記的那一次打球,你把錢借給了我,自己沒喝上水,讓我喝水。而我向別人借錢,誰也沒借給我。你和別人不一樣,你太善良了。」

炯兒知道是自己講真相的時候了,他回家匆匆忙忙給我要了十塊錢,簡單的說:同學要過生日,不能白吃同學的。我答應了他。那個孩子的爸爸在飯店給孩子辦了一桌飯,午餐,炯兒一下子講了八個同齡孩子退出少先隊。那孩子說:「別人說我不相信,但是你說的就一定是真的。我相信你,你救了我們。」

還有一次,正下著雨,炯兒站在一個十字路口,等著給有緣人講真相。突然,有一個年輕小伙子,像有甚麼急事,走的匆匆忙忙的,一下子撞到炯兒身上,差一點把他撞倒。小伙子說:「對不起,我有急事。」炯兒說「沒關係」。小伙子轉身要走。炯兒說:「大哥哥,別走。」那青年說:「我都說了對不起了,還不讓走,你想怎樣?」炯兒微笑著說:「大哥哥別誤會。我給你說個事。」當炯兒給他講完真相後,那小伙子說,已經有三個人跟他講過了,他沒退。經過炯兒的講述,他同意退了。

利用補課講真相

六年級下學期的時候,炯兒每天中午、晚上都要上我家附近的一個學校裏講真相。他跑到學生寢室裏,挨個勸退。當管寢室秩序的老師查房的時候,同學們都保護他,把他藏起來。

在暑假期間,他利用補課的時候講真相。因當時補習班有試聽的機會,他就給同學們講。班裏有二十多個各年級的孩子補習外語,他就利用下課那一會講真相,結果,補習班的同學都退了,還把老師講退了。其中一個女老師要看《轉法輪》,炯兒把《轉法輪》拿給了那位女老師。不知甚麼原因,這位女老師中間又換了一個補習 班,問炯兒跟不跟她。炯兒想,正好是到一個新班講真相的好機會,就跟著她轉了一個新班。結果,那位女老師和炯兒勸退了很多人。

正念闖險關

還有一次。我對炯兒說:你別老在一個地方講真相,換換地方。由於我的這一念不正,給炯兒加上了不好的物質,影響了他的正念。他去補習班的路上,發現有個警車和一個騎摩托車的在門口。他心裏有點慌,到班裏跟老師打了個招呼,說有點事。剛離開補習班,警車就跟著他。炯兒就想,你別跟著我。車就在市標大轉盤那個地方熄火了。他一轉眼,摩托車又跟上來了。他就跑呀跑呀,轉了一個胡同又一個胡同,看不見摩托車了。

回到家,炯兒說:「媽,我今天特別累,跑了一個下午,是我的心不對頭了,讓邪惡鑽空子了。」第二天早上起來,他說:「媽媽,我在夢中見到師父了。師父說,一切都是假相,別怕,到人多的地方去講。」

一次講真相後,他發現有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在跟蹤他。炯兒想,邪惡又要鑽空子了。他靈機一動:不能回家,在外面轉悠,找個機會脫身。轉了一圈,脫不開身,最後,炯兒找了大門外面上著鎖的一戶人家,大叫:「媽媽開門,我回來了!」然後自言自語的說:「家裏怎麼沒人呀,鎖住門了。」跟蹤那個孩子說:「我知道你家在這住,我有時間再來。」

炯兒擺脫了那個孩子的跟蹤,很快回到家中。

不忘救人

現在,上初二了,學校有早晚自習,每兩個星期休息一次。但他還是擠時間學法煉功,一有時間就去講真相。

對於炯兒勸三退的事,他不讓我告訴其他同修,他覺的說出來有顯示心理。再說,別人也都在做,並且做的比自己好的多,別顯示了。同時,他也很清楚,自己一次一次的化險為夷,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師父時刻就在自己身邊。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沒有師父的保護,自己真的是甚麼也做不了。

前些天,炯兒做了一個夢,夢到很多人在向他招手。他意識到:三退救人不能鬆懈。不管學習再緊張,都不能忘了救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