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兩個女孩家人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

唐山遷西縣沙嶺子村一家人遭受的迫害

河北唐山市遷西縣沙嶺子陳百合、張桂蘭夫婦,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關進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甚至被判刑。陳百合於二零零六年五月再次被非法抓捕,之後被非法判刑四年,至今仍被關在冀東監獄。張桂蘭於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四日,再次被公安局國保大隊及610(中共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組織)非法抓捕,現在關在遷西縣看守所。八年多來,這個家庭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騷擾、非法抄家和抓捕,幾乎沒有安寧過。

二零零一年正月十四的清晨,張桂蘭被突然闖入的警察帶走非法關押了十八個月,期間遭受了非人的待遇和折磨。回來時已經骨瘦如柴,蒼老了許多。

二零零六年五月,陳百合和張桂蘭夫婦同時被公安局非法抓捕,當時他們的女兒陳晴和兒子都在外地上學。大概一個月後,張桂蘭由於被迫害,出現昏迷、不能進食等症狀,在八天未進食的危險情況下,看守所才因懼怕擔當責任,通知親屬將她接出看守所,當時人已奄奄一息。而陳百合隨後被非法判刑四年,據說他的眼疾復發,唐山冀東監獄方面怕被曝光,陳百合被非法關押八個月後其家人還未能探視他。

修煉法輪大法前,陳百合、張桂蘭夫婦經常吵架。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陳百合、張桂蘭夫婦漸漸不再爭吵,即使偶爾有些小的摩擦也都很快以平和的心態找自己的原因,而不是相互指責。這個家的氣氛前所未有的寧靜、祥和,一家人其樂融融,與世無爭。大法挽救了他們的家庭。當謊言與對大法的誣蔑之辭鋪天蓋地襲來時,陳百合、張桂蘭夫婦又怎能無動於衷?女兒陳晴不知道那些當權者要把父母轉化成甚麼樣才滿意,難道要把好人轉化成忘恩負義、落井下石的人嗎?

今年張桂蘭被非法綁架的第二天,陳晴到遷西國保大隊要媽媽,國保大隊惡警說三天後給答覆。三天後,陳晴再次來到國保大隊時,國保惡警說得找「六一零」。陳晴找到「六一零」頭目高增才,高增才卻悄悄的打開了電話錄音,並在談話過程中設圈套,陰謀構陷這個孤苦無助、處於悲痛中的女孩兒。同時,遷西國保大隊惡警還到陳晴所在單位──遷西縣隆峰建築工程公司(遷西縣一建公司),給單位領導施加壓力,致使陳晴不得不離開了這家公司。

在面對爸爸被非法關押、哥哥在國外留學、唯一相依為命的媽媽又被突然綁架、同時又面臨「六一零」惡人的陰謀構陷和國保大隊的壓力的情況下,陳晴,這個最不願意向人求助的堅強女孩,向社會發出了一封求助信。在信中,她說:「我如今沒有辦法向姥姥(八十六歲)交代媽媽的下落,也沒有能力繼續為哥哥籌借高昂的留學費用。我承受了太多自己年齡本不該承受的痛苦,也錯過了太多自己年齡本該擁有的幸福。我再也支撐不起這麼多的壓力,媽媽的再次被抓使我的家徹底破碎。」「懇求善良的父老鄉親和所有正義之士幫助營救我的父母,哪怕只是道義上的支持我亦感激不盡。在此拜謝你們。」

唐山遵化市聖水院村十九歲女孩和她的母親仍被非法關押

唐山遵化市鐵廠鎮聖水院村劉保霞的女兒冰冰(小名)於二零零九年三月份被遵化國保人員非法抓捕。

冰冰今年十九歲。她年齡很小的時候就有很多疾病,草藥都是用麻袋買。媽媽劉保霞曾經有癔病,經常和冰冰的爸爸吵架。家裏很少有過平靜幸福的生活。冰冰小小年紀就吃了不少苦。自從和媽媽學習法輪大法後,自己和媽媽的病都奇蹟般的消失了,家庭從此和睦了。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晚,唐山遵化鐵廠派出所和國保大隊以雷世終(音)為首的七、八個惡警,非法闖入遵化聖水院大法弟子劉保霞家。據悉,當時已有七、八位大法弟子被綁架,包括劉保霞、遵化市東舊寨鎮七戶村的閆紅豔等。七、八個人對這個小女孩兒誘供。在威逼利誘下,冰冰在搜捕令上簽字,當時家中並無大人,惡警抄走家中的電腦等私人物品。

目前,小女孩兒冰冰已經被遵化拘留所(遵化610下屬的洗腦班藏身此地)非法關押了兩個多月,她的母親劉保霞被非法關押在遵化看守所。因為家裏突然的變故,她的父親已無法在外地打工。

其實上文中提到的兩個女孩兒的遭遇的背後還有很多很多,比如和陳百合一起在二零零六年被抓判刑的還有揣翠軍以及後來被判刑的柴君俠一家的淒慘遭遇;和劉保霞一起被抓的閆紅豔的丈夫趙敬軍也已經在遵化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十個月之久(劉保霞陪閆紅豔去見為趙敬軍打官司的維權律師,同一天,遵化國保和「防範辦」抄了大約七個大法弟子的家,目前造成維權律師沒人接待)。在所謂的「和諧」之下,法輪功修煉者被迫害的妻離子散的家庭比比皆是。

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抄家的主要是國保與當地派出所以及610「防範辦」成員。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遷西國保大隊長朱振剛、遷西城關派出所所長張印博帶著十幾個惡警、幾輛警車抄家並抓走了柴君俠(她的丈夫是揣志剛)和她的婆婆。當晚張印博又帶一幫惡警到金廠峪礦上,綁架了正在井下作業的揣翠軍的丈夫揣之武(揣志剛和揣之武是親兄弟),家裏被翻的一片狼藉,家裏只剩下患腦血栓多年的老公公和三個未成年的孩子。

善惡到頭終有報。八天後,原本身體強壯的剛剛上任城關分局局長張印博遭惡報,突發惡疾暴病身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