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家屬披露家人被迫害詳情(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四日】(明慧記者吳思靜採訪報導)黑龍江雙鴨山市大法弟子郭淑珍、田小玄母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分別被中共邪黨法院非法判重刑七年和八年。(詳情見「郭淑珍母女分別被枉刑七年和八年」)


郭淑珍

田小玄

通過電話,郭淑珍的女兒,田小玄的姐姐田麗君向記者透露了更多的詳情。田麗君本人並不修煉法輪功,但在整個事件過程中也曾經被非法拘留二十四小時。她說,除了她的母親和妹妹被非法判重刑,導致所有家人遭受巨大痛苦,同時他們還蒙受了十四、五萬元的經濟損失。


黑龍江雙鴨山看守所位於雙鴨山市尖山區臥虹橋附近,是該市主要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最多是二零零二年關押過二百多名法輪功學員。

非法抄家

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在郭淑珍、田小玄母女被非法判刑前十個月,雙鴨山市尖山分局雙山派出所副所長韓曉秋帶領警察彭澗秋、宏偉等人到郭淑珍住處,強行打開房門,闖進屋內,非法抄家,搶走人民幣七千元、手提電腦、打印機、複印機等設備器材、以及多本法輪功書籍及其它出版物。田麗君透露,當時母親郭淑珍住在她的家裏,派出所是用其家被盜而騙她回家的:「當時派出所來我家的時候,我們家沒有人,是鄰居幫助他們給我母親家打電話,說我們家被盜了。我(得到消息)回家的時候,看到門口站著兩個派出所的人,他們要求我開門,我沒有鑰匙,他們就找開鎖公司開門。過程中他們沒有給我出示任何證件和手續,只是說他們是派出所的,有人報案,說我們家被盜。」

開門後,警察看到家裏掛著法輪功李洪志師父的像,和法輪功書籍以及傳單,他們要求田麗君告訴他們這個地方到底誰住,田麗君回憶道:「他們威脅我,說如果我不說的話,他們就說是我的孩子住在這裏。我的孩子當時剛剛畢業參加工作……」 說到這裏,田麗君不禁長嘆一口氣。

田麗君本人並未修煉法輪功,因為並不和母親同住,所以也不很了解情況,但是她之後還是被非法關押了二十四個小時,而她的母親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被繼續關押,從此再也沒有回家。田麗君說:「當時我非常害怕,就把他們領到了我母親家。他們找我母親時的名義是了解情況,調查一下。結果他們把我父親,我母親,我和我孩子同時帶到派出所,我們三個人被關押了二十四個小時,但是我母親從此沒有再回來。他們也沒有給任何手續。」

田麗君透露,派出所在沒有主人在場的情況下,從她家抄走很多設備和器材,拿走的現金七千塊錢是她父親補發的工資,派出所拿走之後就再也不承認了,她說:「派出所晚上從我們家搬出去很多東西,當時我沒有在場,因為開開門的同時,我們家就我一個人,我領著派出所的人到我父母家去找他們。我們家還失竊了七千元現金,派出所翻東西的時候,我還在方廳裏,我當時非常緊張,心臟病都要復發了,我只聽到他們說了一句:『啊喲,還有現金。』後來我妹妹的律師告訴我,我妹妹說,那個屋子裏有七千塊錢,是我父親補發的工資。他們派出所拿走之後再也不承認了。」

審問老人

在派出所裏,田麗君震驚於警察是如何審問她的母親這位六十四歲的老人的:「在我被羈押二十四小時的時候,他們審問了我母親,我就在隔壁,我沒想到,現在的公安,現在的派出所是這種態度。我母親當時已經是六十四歲的老人了。他們的那種態度極其惡劣,因為他們審訊我母親的時候是關著門,所以我不知道他們是拍桌子還是摔東西,反正是非常響。我母親那三天在派出所一直戴著手銬腳鐐,他們還不允許我母親睡覺。表面上沒有看到傷痕,但是我感覺到我母親身心很疲憊,精神遭到一定傷害,萎靡不振。」

妹妹被捕

同年六月十一日,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寶清縣國保大隊把田小玄綁架至寶清縣公安局。在田小玄的強烈要求下,田麗君十五號才得以見到妹妹,田麗君說:「我妹妹也是身心很疲憊,精神狀態幾乎要崩潰了。他們抓我妹妹的同時沒有通知家屬,我妹妹怕我不知道,所以跟他們強烈要求見我,他們才通知(我)的。」

經濟損失

從二零零八年一月到第二年一月,因為邪黨的迫害,田家一共遭受了十四、五萬元的損失,田麗君一一數到:「從我們家出事之後,我母親和妹妹在派出所的所有生活費用,加上聘請律師的費用,再加上派出所私自沒收的,再加上我們家被抄走的一些設備,筆記本電腦,打印機,複印機,掃描機等等,加在一起將近十四、五萬。僅僅設備就有十萬。」

田麗君還透露:「在雙鴨山市看守所裏,一個盒飯要八塊錢,每天兩盒,共十六元。一年下來是很大一筆數目。而且偶爾還得往裏面存點兒現金,因為看守所不許家屬往裏面送日用品,生活用品必須由家屬在那裏面存錢,在那裏面買,價錢很貴。我母親的費用和我妹妹的費用都是如此。」

據曾經於二零零零年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關押在雙鴨山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透露,看守所裏面的飯分為兩種,一種是不用付錢的飯,夾生的窩頭非常硬,難以下咽。還有一種是盒飯,非常貴,能看到一些鹹菜之類的東西就算不錯了。

開庭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八日,黑龍江省寶清縣邪黨法院對九名大法弟子進行非法審判,其中田小玄被枉判八年。北京市浩東律師事務所的唐吉田律師為田小玄做了無罪辯護。開庭時,田麗君作為家屬也在場,她回憶說:「律師當庭主要想證明,我妹妹沒有危害任何社會安全。無論是過去學法輪功的還是現在學法輪功的,都沒有危害任何社會治安,沒有幹任何事情。但是法庭阻止律師發言。」「他們抓我妹妹的時候,沒有找到任何證據說她參與了任何事情。在沒有任何確鑿證據的情況下,把我妹妹判了八年。」

家人煉法輪功受益

說到家人修煉法輪功的情況時,田麗君說:「我們家的人始終都非常善良。我母親原來有眩暈症,每年都必須打點滴。自從煉了法輪功之後,我母親再也沒有打過靜點,從來沒有住過院、打過針。我是她女兒,我很了解這件事情。我妹妹也是因為身體不好,所以我母親才讓她學法輪功的。我妹妹和我母親做的事情都是出於善意,為了自己身體更健康,為了大家能夠身體更健康。」「我父親腰椎盤突出,自從學了法輪功之後,身體變得非常強壯,七十多歲的老人還能種地。我感覺法輪功對我父親的影響很大,他的身體非常好。」

周圍的人看到或者聽說這一家人的遭遇後,他們雖然現在還不敢公開直接批評邪黨,但是他們用另一種方式表達了他們的看法,田麗君說:「很多我們身邊的人看到我們家這麼善良的人,就因為學法輪功遭到今天這種迫害,他們都說,我們家的人非常好,一些人還說,學法輪功是好的。」

呼籲

最後,田麗君作為一位未修煉法輪功的家屬表示:「我呼籲全球的人們幫助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使他們能早日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