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講真相遇便衣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那天,給一位中年男子講真相,沒想到,他卻說:「法輪功那一套嗎?告訴你,我就是專門整治法輪功的便衣警察!這兩天正找你們呢?沒想到,又一條大魚上鉤了,哈哈!」我一下子警覺起來,邊發著正念,邊和善的說:「大哥,你知道嗎?我不管你甚麼身份職業,能在這裏相遇,我們還是有緣份的,你們警察受中共謊言欺騙把我們當作敵人,而我們卻把你們當作親人,當作我們能救度的親人。」

他聽我這句話,愣了一下神。我繼續說:「這麼多年了,難道你沒聽說過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的那麼多實例?希望你不要迫害大法,遭惡報後再後悔就晚了!」沒想到他說:「我們共產黨人從來就不相信報應!即使真有報應,我們跟隨共產黨幹革命,老天也會為我們免禍的!」

我嚴厲而慈悲的說:「難道你沒聽說過天滅中共的天象,只有退出它的一切組織才可在天滅中共時不被牽連而免遭淘汰!上天根本也不護佑一個邪教集團,相反卻正要滅它!」
他一聽我說這些,就急了:「好一個反黨份子!你們竟然敢反黨!說,你叫甚麼名字?多大了?家住哪裏?甚麼單位?」

我正視著他說:「你想非法綁架嗎?我告訴你,你今天真的行了惡,你的名字馬上就會上了明慧網的惡人榜!全世界都會知道你非法迫害了一名善良無辜手無寸鐵的良家女子!」
他搖著頭說:「我不信!我不信!」,然後拽著我不放。

在這緊急關頭,我忽然一本正經的正告這名深受邪黨毒害的便衣:「我告訴你,我大哥在省公安廳當某部門領導,他要知道你一個小小普通警察竟然敢在他妹妹頭上動土,他絕對不會饒了你,炒你魷魚還是往小了說!」我不容他思考,就又模仿剛才他問我的那一套,大聲說:「這次該輪到你說了,你叫甚麼名字?多大了?家住哪裏? 哪個單位?我好向我大哥彙報。」

他終於放開我,並上下打量著我,目光也由原來的囂張不可一世變的疲軟不知所措。

事情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我開始由被動變為主動,其實,一切都在師父掌握之中,而這看似不貼邊卻又能改變結果的劇情恰恰能震懾邪惡!惡人在猖狂起來時,天不怕地不怕的,遭惡報不怕,上惡人榜也不怕,一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就怕了。

我看他有些收斂,就真誠的告訴他:「大哥,你還蒙在鼓裏,其實,你們公安系統已經有千千萬萬的警察官兵退出了邪黨組織,都已經在大紀元網站聲明了,他們有的是化名,有的是真名,凡是明白共產黨是甚麼貨色的人都會退出的,誰不想有一個美好平安的未來呢?還有,每當節日過年或我們師父生日,總有大量的公檢法系統明白真相的官員,突破重重封鎖,在明慧網給我們師父帶去問候和祝福!這已經不是新聞了!因為都已經成了慣例,也是很自然的事情。只可惜啊,像大哥這樣的中共死黨還迷在其中。我告訴你,中共氣數已盡,不要執迷不悟了,趕快放下手中的屠刀吧,那對你和你的家人也是一件福事,你一定要相信天意啊!是天要滅這個邪惡十足的邪黨了!」

這個便衣失去了剛才的張狂,他似乎自言自語:「我們閒著沒事,幹嘛總和這些法輪功作對啊?他們也不是宣傳中說的那麼壞啊!」然後他面對我說:「我還有事,我得趕緊走了。」 說話間,已走出幾步遠。

我趕緊追過去:「大哥別忙著走啊,你還沒說你要退黨呢!」走了一段,他忽然回頭大聲告訴我:「就給我化名小謝退了吧!謝謝你的一番話!」

這件事發生之後,我思考了很久,當我們在講真相中遇到突發事件時,首先要穩住心,千萬不要生出怕心,用純正的智慧和操控對方的心虛至極的邪靈較量,用大善大忍的胸懷感染對方,用溶化鋼鐵的慈悲救度對方,這樣,無論邪惡操控的人多麼囂張,也只是邪靈垂死掙扎的表現。千萬不要害怕這只雖然張牙舞爪但卻一捅就破的紙老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