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營救同修所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五月十日】得知同修甲仍然被強制關押在洗腦班,時間已長達兩年。故特此提筆,寫出兩年前初聞同修甲被非法關押時,自己發正念所見。由於層次所限,所見僅僅只是讓自己能見的情況,不一定正確。所以,請同修們以法為師,正念對待。

我與同修甲素未謀面,從不相識。同修甲被非法抓捕關押後,大家一合計,決定發正念營救。於是盤好雙腿,雙手結印,做好準備,很快就進入平常煉功時的狀態,內心清明,雜念頓消,正念直指向同修甲被關押的地方。

由於心境空明,很快看到了某層空間此事此時的展現景象。那是一個黑色的城堡,為大量邪惡聚集之地。同修被困在裏面,需要我們去營救。

我看到雙方的列陣情況。邪惡守在城堡裏面和城堡邊上,而大法弟子的各種護法隊伍包圍在外圍,同時陸陸續續還有同修的護法隊伍趕到,大約有一百多支隊伍。每個大法弟子就是自己隊伍的指揮者,就是大法弟子在本層空間的對應生命體。

隨著弟子的正法口訣,就像一道道命令,指揮各個隊伍向前進攻。但是這時區別就出來了,有些隊伍一往無前,直衝敵陣;有些隊伍停滯不前,猶猶豫豫;有些隊伍恍恍惚惚,忽進忽退。由於這些隊伍的表現是由大法弟子主體發正念支撐的,所以這裏對應三種狀態:正念堅定,心智專一;懷疑自己,懷疑正念;外界干擾,心有雜念。

一開始我個人只是按照約定方式進行,心裏並無太多想法。大概十分鐘後,同修提醒我說已經開始,突然觸動自身,覺的自己的正念一定要強,一定要將同修救出,這件事是對的,是正的,邪惡不能阻擋也阻擋不了。我要調動自己的一切能力,一定要將向同修救出。

堅定這一念,我開始發正念,將以前的護法隊伍調來,自己的各種神通和法寶也開始展現,開始進攻。這種時候無暇多顧,只有自己一心衝向邪惡勢力排兵布陣的地方,清除邪惡,救出同修。自古正邪不兩立,尤其這些邪惡在破壞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所以沒有猶豫,沒有擔心,沒有後顧之憂,只知道一往無前。

這時心中認為,我的護法隊伍都是大隊伍,有很多神兵神將,甚至有的層次很高,能力很強。對付一個小小的黑窩,應該不會太費事,不需太多,所以就只調來護法隊伍的四個主將,還有一些護衛。

目光所及,和我同時衝到的還有周圍的幾支隊伍,這時,看到另外空間黑窩現場的門口,只有舊勢力安排的雷霆二將把守,我方力量突發奇兵,現於其面前,雷霆二將欲阻攔,因我方力量強大,其抵擋不住,連防守都顧不及,護法隊伍直接就將雷霆二將架走,我們也未傷其性命。我們衝破了第一層,邪惡丟盔棄甲;又緊接著衝破了第二層,邪惡四散逃竄,敵我雙方陣亡者都變成能量飄散於空中。

此時,邪惡也似乎知道了大法弟子在發正念營救,匆忙安排了大量的各種反面生命來阻擋。在第三層,我們遇到了邪惡的頑強阻擋,這裏不再是外圍的爛鬼生命,而是一些聽命於舊勢力的神兵神將。它們的能力確實很強,我們被擋住了。我回頭一看,自己這個方向的後方,還有不少大法弟子帶著自己的隊伍在游離。情況危急,怎麼辦?來不及管那些游離者,這個方向我已經成了主攻,如果攻不進去,將會影響其它方向的同修。

此時腦中靈光一閃,我在「蓮台主座」還有一支精銳護法隊伍沒有調動。不過他們要駐守在那裏,調走了會不會影響那裏的駐防?我有點猶豫。但看眼前戰陣形勢緊張,心一橫,現在管不了了,先調兵解決這邊問題再說。

神思一轉,已經來到「蓮台主座」,調出「鬥」 「雷」二部再去參與營救,留下「福」 「龍」 「兵」「地」四部駐守。回望「蓮台主座」,正準備無奈而走,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浩然的蒼茫感,抬頭四望,天地之間豁然變得更加開朗,更加明亮。

天空中,一個巨大法輪緩緩旋轉,龐大的能量傾灌而下,沐浴在能量場中,渾身舒坦,能量中飽含了師尊的慈悲關懷。在法輪光芒的照耀下,一座金光閃閃的蓮台從地面緩緩升起,無數的小法輪從蓮台飛出,飛向「蓮台主座」鎮守之處,目光所及之邪惡被打的寸寸飄散。蓮台上還飄出一行行的金色大字,成詩一首:

主佛恩

主佛金蓮亂世開
光耀萬界慧眾生
法輪轉動正念出
立掌乾坤萬魔滅
亂世危難顯神威
億萬粒子化洪微
邪神滅盡新宇成
眾生叩謝主佛恩

目睹眼前此神聖浩大的場景,我不由自主的流下了雙淚。禮謝師尊解決後顧之憂後,毅然轉身,帶著兩支精銳隊伍,瞬間回到黑色古堡戰場。

此時,進攻隊伍還是在第三層被阻擋著。由於發正念的大法弟子數量很多,所以舊勢力也調用了相當數量的邪惡生命來阻擋,其名為考驗大法弟子的堅定之心。但是由於一些大法弟子的心不堅,一直帶著護法隊伍在外圍遊蕩,無法有力的支援我們,所以我們這些衝入邪惡勢力陣營的同修壓力就相當的大。

這時我將新帶的兩支精銳護法隊伍投入戰陣,再次勢如破竹,連破三層阻隔,衝入到內層,這裏守著的已經是一些神佛形像的生命了。我估摸著這些是不是法中所說的「黑手」?有些看著高大神聖的生命,好像是高層舊勢力在這層的生命展現?!而有些生命甚至承載著這層空間的某些法則。感受到它們身上那龐大的能量,我知道,在這裏,它們是強大的。

我沒有行動,在等待時機,它們顯然只是為了阻止我們救人,所以也沒有動。我人間的本體思緒更清明,再度加強發正念,那龐大的正念之能量勢要衝破舊勢力的層層阻隔,清除欲阻擋我們營救的一切邪惡。受到本體正念的加持,立於場中,頓感渾身充滿磅礡大氣、神聖決絕之意。

陸續,各個方向的其他大法弟子也通過各自的努力衝了進來,大家都沒有動,都在等待時機。此時,進入這裏的大法弟子護法隊伍已經近二十支了。

那群生命問:「來此何為?」
看著眼前阻擋的舊勢力,我們反問:「營救同修甲。你們為何阻擋?」
那群生命道:「你們不能把人帶回。」
「為甚麼?」
「因為其還有漏,需要在這裏磨礪提高。」

聽了此話,有些大法弟子有一點彷徨,不知該怎麼辦。

我說:「不管其有任何不足,現在我們必須救她出來,讓她在外面救度更多眾生,就算你們站在你們的角度上認為其有漏,也可以讓她在外面正常環境中修煉完善,否則對她不公平,對眾生也不公平。在這次正法中,你們必須擺正與大法、與大法弟子的關係。」

舊勢力依然站在自我的觀念認識上,死死抓住同修甲需要提高的空子,堅拒不讓。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決定開始發動攻擊。霎那間,各種能量流在空中碰撞,五顏六色,七彩斑斕,如果不是身處其中,很難感受到其中的凶險。雙方互有損傷,陣亡者化為一道道光芒消散於空中。我知道,我們的護法隊伍面對的是生命的昇華和永恆,而邪惡勢力面對的可能是永世不盡的罪惡償還。一些舊勢力的消失,甚至使本層空間他所代表的法則也一起消失,而由大法弟子從法中領悟到的新法則去代替。這場營救的激烈與悲壯用人言已無法描述,世人也無法理解它的玄奧。

起初進展很困難,有些同修由於本體的正念不足,所以所用的功能或法寶不能完全起作用,非常遺憾。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雖然面對數十倍的敵人,勝利的天平依然在倒向我們。我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全新的生命,代表著新的宇宙,新的法則。正法洪勢不可轉。

我們甚至已經看到了古堡內層核心,我們的營救目標就在那裏。我帶著我的隊伍,奮起神勇,直接衝殺進了內層,來到同修甲被關押處,扶起了她。此時,我看到我並不孤單,另外兩個方向的兩個大法弟子和他(她)們的隊伍也同時衝殺進了內層。我們三個方向的隊伍在內層向同修那裏會合,大家都很高興,只要把向同修帶出古堡,我們就徹底完成本次營救任務了,不但救了同修,還會打破舊勢力的一層壁壘。

舊勢力看到我們已經接到了人,它們也瘋狂了,拼命上前阻止。我們三個的損傷也很嚴重,苦苦支撐,心中都希望外圍的同修能過來稍微牽制一下舊勢力,只要讓這個包圍圈有一點點破綻,我們都能夠帶人衝出去。

我們在等,在苦苦支撐,但是,很快我們的希望越來越少。因為人間本體正念的不堅定,一些大法弟子已經在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開始懷疑這次能不能救出同修甲,雖然表面上看他(她)們是在做營救之事,但心已經不到位;有些甚至已經停滯發正念,這直接導致這層空間大法弟子的護法隊伍的消散。

我們還在支撐,但是外面還在支持的同修也被舊勢力分割包圍了,裏外配合的可能性越來越小。到此時,我們這次行動可以說已經失敗了,大量的舊勢力都來圍攻我們三個,有些舊勢力生命邪惡的眼中還充滿了戲謔的眼神。

我們對望一眼,那是無盡的悲涼、無奈、不甘與無助。眼看成功就在眼前,由於我們的協調配合不夠,由於我們發正念參與營救的同修整體上的正念狀態還不足,個人體悟是沒有整體上達到心無旁騖、專心一念的成度,那種整體狀態還不能昇華到超越舊的勢力,所以將即將到手的勝利拱手讓人。

我們只能將那名被困同修放下,歉意的看著她,神念一閃,瞬間離開戰場。我們想走,誰也留不住。人間的本體睜開雙眼,很清晰的知道我們這次營救失敗了,敗在我們自己整體上的正念不足、心念不堅上,所以提筆成此文。當然,也因為作為大家一起發正念營救這種事情來說,場面大,方方面面的難度也大,干擾、破壞也多,對修煉人要求的標準也高。

這件事情的暫時沒有成功,個人覺的是因為我們整體上的昇華還沒有達到一定成度,整體上修的還不夠,達不到標準。而要想真正起到今天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起到的作用,關鍵是要提高層次,而提高層次的關鍵就是提高心性,而如何提高心性呢?只有向內修,真正的放下自己,在任何矛盾、衝突中向內修自己,放下那個根本上的「私」與「我」。當真能在涉及自身利益、在矛盾糾葛、在自身處於極度魔難痛苦時,互相之間都能達到先他後我、無私無我、處處事事都為別人著想的時候,是否會處於和宇宙正之能量場溶匯貫通,自身被宇宙龐大的能量源源不斷沖灌、洗刷的狀態?如果參與任何項目時都保持那種狀態,我想成功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上述景象,人言不足描繪萬一,所以有文字修飾之處。如有不正,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