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正義律師遭綁架看邪黨末日的瘋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七日】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哈爾濱市公安局非法綁架了與朋友相聚的韋良月律師及妻子杜永靜女士。事發當時,韋律師夫婦正在法輪功學員栗志剛家中與幾個朋友小聚。在震耳欲聾的鞭炮聲中,栗家的房門突然被打開,一夥警察破門而入,不由分說就用手銬將屋內幾個人銬住,並野蠻的毆打韋律師的妻子杜永靜女士。惡警們肆無忌憚的非法抄家、拍照,洗劫錢財和私人物品,將栗志剛個人現金五千元左右非法搶走,並將一輛新買的「松花江民意」車一併搶走。

事後得知,哈市公安局一手策劃實施的這場綁架行為完全是衝著韋良月律師來的。人們不僅要問:當局為甚麼對韋律師下這麼大的狠茬子呢?

二零零八年以來,面對法輪功修煉者慘遭中共邪黨長期迫害而狀告無門的現實,全國各地有越來越多的正義律師挺身而出,仗義執言,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韋良月律師就是其中的一員。韋律師依據中國大陸法律,實事求是的為法輪功學員辯護,得到家屬和當事人的好評。他的義舉也影響了身邊的一些法律工作者,有的律師也勇敢的參與到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的隊伍中來。

韋良月律師與所有為遭受侵權者辯護的律師一樣,其正義行動觸犯了中共邪黨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者,他們對此恨的要死,怕的要命,一開始公開阻止,見阻止不成,就暗中策劃陰謀構陷迫害韋良月律師。

早在二零零八年年初,哈爾濱市公安局就有人三番五次的告知韋律師,不讓他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二零零八年年底,黑龍江省一些地區司法部門的惡人向上級反映,說韋律師的辯護給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帶來很大難度,要求對韋律師採取行動。自此,監控、跟蹤等鬼祟行為便如影隨形般的被暗中操控著,對這一切韋律師當然無從察覺。

二零零九年年初,哈爾濱市司法局根據「610」的指使,開始對韋律師做調查。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三日,黑龍江省某地中級法院人員對一名當事人家屬說:你還問你的案子呢,給你一審辯護的那個律師(指韋律師)給抓起來了。那位家屬說:不可能,這幾天我們通過電話。法院人員說:你等著看吧。

綁架發生前,哈爾濱市司法局局長和哈爾濱市「610」頭目分別找過韋律師談話。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一場蓄謀已久的非法綁架律師案終於發生了。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八日,哈爾濱市公安局南崗分局國保大隊長王立國帶領兩位警員到韋良月律師辦公室,非法拿走了韋律師的電腦硬盤和為法輪功學員寫的辯護詞等。

據了解,在國內外正義力量的強烈呼籲下,中共當局近期釋放了韋良月夫婦。

韋良月律師畢業於吉林大學法律系,於一九八八年取得「律師執業資格」。二零零一年,韋律師與他人合夥創建黑龍江焦點律師事務所,任該所主任。在多年的律師執業中,韋律師共辦理各類案件六百餘起,並長期為哈爾濱市經濟廣播電台、黑龍江省嘉禾貿易有限公司等二十多家企事業單位擔任法律顧問。在執業活動中,韋律師嚴格遵守國家法律、法規,恪守律師職業道德、職業紀律,不僅得到當事人的好評,也得到省司法行政機關的好評。

對這樣一位聲名卓著的律師公開實施綁架,而且不顧影響,不計後果,足見中共邪黨末日的垂死掙扎。他們採取卑鄙手段,妄圖遏阻正義律師按照中國法律和國際法律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目的是要維持這場長達十年之久的對法輪功修煉群體的殘酷迫害,從根本上講是要維持中共邪黨即將崩潰的統治地位,維持邪黨從上到下各層貪腐集團的既得利益。為了維持這一切,中共邪黨公然撕下自己的偽裝,無所顧忌,不惜踐踏破壞自己制定的法律,可見其已經瘋狂到了極點!

透過韋律師無端遭受非法綁架一事,人們可以進一步看清中共邪黨一貫打壓異議人士、絕不准有不同聲音存在的醜行和頑固堅持到底的邪惡本質,其結果必然自取滅亡。人們啊,千萬不要對邪黨心存幻想,趕快聲明退出邪黨組織,遠離中共,才是世人擁有美好未來的明智之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