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大陸各地簡訊及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

  • 提醒哈爾濱各區同修重視集體發正念

  • 請煙台、萊州、招遠等地大法弟子注意

  • 中共邪黨安新縣公安局對大法弟子趙武虎進行非法通緝

  • 不許長沙市中共黑幫邪教搞「幫教」

  • 請吉林省梅河口大法弟子警惕惡警半夜騙開門

  • 四川南充同修請重視向收容所發正念

  • 河北滄州市大法弟子劉桂蘭回家

  • 請西安市大法弟子加大發正念

  • 建議北京及周邊地區同修向相關部門發正念及講清真相

  • 諸城被綁架的大法弟子已陸續回家

  • 北京市平谷區大法弟子張順和張秀芝二人已回家

  • 對濟南地區近期整體配合營救同修的反思與建議

  • 就錦州地區4•17抓捕與同修交流

  • 提醒哈爾濱各區同修重視集體發正念

    雖然邪惡少之又少了,希望哈爾濱各區同修能堅持不懈的每晚7、8、9三個整點發正念,清除本地的邪惡,同時不要忘了加上一念清除哈爾濱各監獄和勞教所等黑窩內的邪惡。只有靜心學法,修好自己,清除邪惡,才能更好的救度更多的眾生,同時也不能忘記了我們還有一些好同修還在受迫害。


    請煙台、萊州、招遠等地大法弟子注意

    山東省招遠市蠶莊鎮西曲城村村民李書譜,女,五十多歲,從勞教所回來後一直邪悟。現在夥同(李仁秋)女、將近六十歲、萊州市大官莊村村民,從勞教所回來一直邪悟,倆人配合協助招遠邪惡組織610到處亂法,把招遠邪惡組織610印刷的甚麼「回家」等邪惡的東西說是師父的經文、到大法弟子家亂竄發給大法弟子,有的大法弟子給其燒毀,她又訛大法弟子的錢,然後又把情況彙報給610。

    現該人已竄到煙台、萊州、招遠等地、望見此人的大法弟子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其邪惡、不給其市場。


    中共邪黨安新縣公安局對大法弟子趙武虎進行非法通緝

    據公安內部正義之士透露,中共邪黨安新縣公安局已對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趙武虎非法進行網上通緝,請大法弟子趙武虎在外出時注意。


    不許長沙市中共黑幫邪教搞「幫教」

    長沙市東風一村王家壟社區在宣傳牌上轉載邪黨「社會綜合治理」內容,繼續鼓吹對「特殊對像」搞所謂的「幫教」。多年來,邪黨把廣大修煉法輪功的民眾列為「特殊對像」而殘酷打壓,向外界謊稱是「春風化雨」的「幫教」。

    該邪惡宣傳牌於法輪功和平上訪十週年紀念日(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前出現。在天滅中共的今天,決不允許長沙市中共黑幫邪教搞「幫教」。

    該邪惡宣傳牌位於長沙市東風一村六條巷2號,在長沙市冷庫正對面的六條巷與東風路交叉口。


    請吉林省梅河口大法弟子警惕惡警半夜騙開門

    四月二十六日晚九點左右,有人使勁敲吉林省梅河口市鄉鎮大法弟子家的門,而且還試圖開門鎖,沒打開,還假裝喊一個人的名字,好像是來找人敲錯門的樣子,大法弟子沒上當,沒給開門。結果也沒聽到這些人上別人家敲門喊人名。由此請同修在安全方面注意,不要隨便給人開門,不認識的人乾脆不要理會。


    四川南充同修請重視向收容所發正念

    嘉陵區看守所改為收容所,裏面大多名郊縣的大法弟子被關在此處,請南充同修重視向此收容所發正念,營救被非法關押的同修。

    另廣安同修在網上請求我地增援,望南充同修在晚上整體整點配合廣安7、8、9、10點發正念,營救廣安被迫害的同修,早日闖出魔窟。


    河北滄州市大法弟子劉桂蘭回家

    河北滄州市大法弟子劉桂蘭四月十三日被綁架,於四月十七日正念平安回家,後找滄州運河分局國保大隊指導員劉亞軍講真相,劉說:國內外每天有二、三十個電話講真相,他已明白真相。並懇求大法弟子不要再打電話了,特別是不要打家庭電話了。手機:13833716089 宅電:0317-6995563


    請西安市大法弟子加大發正念

    近期有人以西安市市政府的名譽,向全西安市手機和小靈通群發反對法輪功的信息。並叫世人打報警電話:027--87254711

    群發信息電話的號碼是:10086


    建議北京及周邊地區同修向相關部門發正念及講清真相

    北京市國保警察、司法局和律師協會,近年來一直在迫害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的律師。建議北京及周邊地區同修針對北京市國保警察、司法局和律協發正念清除邪惡,同時講清真相。

    今年的律師證年檢已經開始(4、5月),北京市司法局和律協又在謀劃故伎重演,許多正義律師有可能會面臨年檢無法通過的現象等等。對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的律師的迫害就是對大法迫害的延伸,是干擾全民反迫害,是破壞正法。

    因此建議北京及周邊地區大法弟子,針對北京市及各行政區國保警察、北京市及各行政區司法局、北京市律師協會、正義律師所在的律師所發正念,徹底解體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和迫害正義律師的所有邪惡生命和邪惡因素,無所不包、無所遺漏。同時請有條件的同修廣泛收集北京市及各行政區國保警察、北京市及各行政區司法局、北京市律師協會、維權律師所在的律師所的通信地址或電子郵箱和電話,及時在網上公布,請海內外同修積極參與有針對的大面積講清真相,制止邪黨人員行惡,救度眾生。

    相關單位和責任人(請補充)
    1、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將台派出所,郵政編碼 100016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村甲1號 010-6346 3877、64362030
    國保警察
    耿偉13501382697郭豔淘13911785885李明輝13501067816
    李爭13911129610劉浩春13911933515沈勇13801088058

    2、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小關派出所100029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小關東街5號、010-64917134 、64944842、64975336,

    3、北京市昌平公安分局回龍觀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昌平區回龍觀鎮政府東100米,100096、010-62713350

    4、北京市昌平公安分局
    地址:北京市昌平區城區鎮西環路甲68號, 102200
    電話:69746110、69742197

    5、國家公安部:010-65202114
    6、國家安全部:010-65244702、部長耿惠昌

    7、北京市國家安全局:
    局長兼黨委書記王崇勛
    惡人:王宇、滕宏、王剛、趙剛

    8、北京市公安局: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前門東大街9號,郵編100740
    電話:65246279、65135130
    北京市公安局總機:010-85225050 轉各科室
    舉報電話65246271、8522505、65245143、62368284、63952083
    68317307、62228119、84015300、87680101、65133343 、69731177 、67616969
    北京市公安局辦公室信訪處, 郵編100740
    黨委書記、局長馬振川
    副局長余某,(迫害高智晟律師主犯)
    國保總隊處長孫荻 13801034342(迫害高智晟律師主犯)
    國保總隊便衣胡音達(跟蹤耿格)
    國保的一個科長劉衛(打過耿和)
    國保總隊楊順
    國保總隊九處馬凱
    國保的孟莊
    國保總隊行動處副科長肖秋明
    國保總隊團委書記尹航
    國保總隊民族工作處副科長馬洪民
    刑偵隊刑技處計算機室高級工程師馮才剛
    信息通信處秦迎偉
    人口管理處副處長孟繁榮
    人口管理處副處長史崇欣

    9、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區公安分局,
    地址:朝陽區道家園1號 郵編100025
    舉報電話010-85953400
    辦公電話:010-65524936、65521242
    值班電話010-85953479、65024936、65521296、傳真:85953415
    局長肖興國 65094217
    副局長王某 139013564189(主管朝陽分局看守所)
    朝陽公安分局預審張英男隊長010-65434872
    國保警察戚玉林、徐勇 13911832533
    朝陽區公安分局督察楊玉平010-85953505
    朝陽區檢察院控申中心楊勇010-65843105
    信訪辦耿警官、安紅軍
    管刑偵的副局長陳思源
    刑偵大隊刑偵處:010-65245143
    朝陽大隊值班室: 67715885
    法制科;010-6548-4826、65718148
    國保處:010-85953559、85953553
    國保支隊:010-85953550
    國保支隊 李成保、李全成

    北京市朝陽區國保大隊:
    郭軍13901306476張警官 13901280572張曄13601245679
    張振宇13910141500李中和13901381003(大隊長)
    王軍 13911838074張曄 13601245679徐勇 13911832533
    王岩 13910112211,010-86876348鬱軍 13901306476
    葉家成(有忠)13801338119劉尉 13611316112侯超全 13911838122
    汝良 13701199595趙福海 13126608086梁久 13901155190
    王國軍13601156380王慶朝13701313391王濤 13501025200
    王小成13701179079王學軍15910848846王爭 13381027870
    韋敏恆13801134915謝全 13701353138胥寶松13601358488
    徐英偉15901380075鄭立 13801111376朱輝 13311391027
    徐勇 13911832533閻長國13611099918張然 13601276167
    張天立13681089005張仲偉13911371918鄭春躍13011142276
    姜森 13381201232李爭 13911129610劉大為13911832857
    劉浩春13911933515劉善林13910740272劉蔚 13611316112
    劉小軍13901168767劉小鵬13381485157劉鑫 13812160123
    牛鐵青13901013867饒國梁13701277751沈勇 13801088058
    宋雲鵬13901366538曹岩 13801380406常海明13601003673
    陳斯海13381007891馮明高13801355120郭豔濤13911785885
    胡文傑13910961767

    10、北京朝陽區「六一零」:
    電話:010-65094955、65094972、65892288轉320、322
    六一零頭子田康寧 010-52018695 、手機13901093098
    趙忠中 010-52018621、手機13381187837
    六一零人員白某,手機13601255959
    北京市「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劉偉
    北京市朝陽區法制培訓中心主任白新傑

    11、北京市司法局
    地 址:北京市西城區西直門內南小街後廣平胡同39號
    郵 編:100035,
    電 話:010-58575683、6397733,67212227,58575482
    北京公安法律熱線:65902337
    吳玉華,北京市司法局局長
    董春江,北京市司法局副局長,兼律師管理處處長
    柴磊,北京市司法局律師管理處副處長,
    戴杉,北京市崇文區司法局局長
    肖思寧,北京市崇文區司法局律管科科長
    局領導:
    周信 王志江 王友江 齊鳳鳴 王叔宜 呂國興 史立森
    局長助理李海濱、
    高建國,現任北京市司法局副巡視員,聯繫監獄局工作,
    趙立軍,現任北京市司法局黨委委員、副局長,
    蕭驪珠處長

    律管處 62376232(以拖延律師證年檢註冊施壓正義律師,曾給高智晟律師事務所停業)
    處長董春江,副處長柴磊(邪惡)、王文錦、副秘書長李冰如、劉軍;
    辦公室 62371699
    法制處長李文勝,副處長王桂芳, 62371340,
    研究室 923 62379616法制宣傳處 62377194
    公管處 51603351,李娜;基層處 62378612
    司法考試處 62370104 司處長周佳儒;
    計財處 62375689法援處 62372469 處長石光春
    審計處 62371749行政處62374899
    組織處 62377289工會 62370698 ,工會主席江安;
    人事警務處62372264 ,58575947;58575949。
    宣教處 62375452老幹部處 62019948紀檢委(監察處)62374033

    12、北京市律師協會,郵 編:100035
    北京市西城區西直門內南小街後廣平胡同39號
    李大進(邪惡),北京市律師協會長,北京市高朋天達律師事務所主任
    王立華,北京市律師協會副會長,北京市天元律師事務所主任

    副會長鞏沙、彭雪峰、金蓮淑;
    總監事趙小魯、秘書長蕭驪珠;
    副秘書長李冰如、王笑娟、劉軍、理事張衛華,
    律師事務所管理指導委員會主任王雋、

    北京市法律援助基金會
    通訊地址:北京市西城區前門西大街甲43號
    郵政編碼:100031,聯繫電話:66030206,傳真:66013467

    北京市法律援助中心
    通訊地址:北京市前門西大街甲43號
    郵政編碼:100031,法律援助諮詢熱線:66084562、66084563
    市法援中心王學法主任

    13、北京市治安管理總隊:62014113,62368294

    14、北京市朝陽區政府
    地址:北京市日壇北街33號,
    郵編100020,電話010-65094420
    工委辦
    監察科

    15、北京市政府
    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正義路2號(已經核實)
    郵編:100074
    電話:010-65192114
    北京市監察局:64305577-6415
    北京市法制辦公室:65193442
    北京市人民來信來訪接待:68317307,63088134
    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83102103,65291114,65192396

    16、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
    地址:北京市東長安街14號 郵編:10074
    公安部部長:孟建柱
    副部長:
    劉京,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就是中央610)主任,國務院防範和處理邪教問題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
    楊煥寧,公安部常務副部長、黨委副書記(正部長級)
    劉金國,孟宏偉,張新楓
    祝春林,公安部紀委書記、公安部督察長
    蔡安季,公安部政治部主任
    部長助理:
    陳智敏,黃明
    17、北京市海澱區司法局,地址:北京市海澱區西四環中路11號,郵編:100089
    局長齊雨晨
    副局長劉秀榮
    法制科謝偉科長,010-88489599
    袁芳,北京市海澱區司法局法制科科員
    律師工作管理科陳鵬科員 010-88489019
    趙芳、朱(男)


    諸城被綁架的大法弟子已陸續回家

    諸城被綁架的大法弟子已陸續回家,已知有林術華、王淑蘭、高金芳、房文秀、咸風菊、陳保花、杜淑貞、董月華。王淑蘭的家人被敲詐勒索6萬元。

    設在陶家嶺的迫害大法弟子的集中營披著「法制教育學習班」的外衣掩蓋著其罪惡,他們把大法弟子銬在窗櫺上,逼著說出別的同修,逼著踩師父法像,罵師父,逼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有些學法不深,人心重的就做出了作為一個修煉人絕不應該幹的事。真是令人痛心。


    北京市平谷區大法弟子張順和張秀芝二人已回家

    據悉,北京市平谷區大法弟子張順和張秀芝二人已回家。

    平谷區大法弟子李柏紅被非法關押洗腦班幾天後轉到看守所非法迫害至今。4月24日,平谷區看守所強迫李柏紅戴著沉重的腳鐐去平谷區醫院體檢。原本健康的她,出現高血壓、嘔吐、身體虛弱。直接參與迫害的責任人是平谷區公安局副局長王連合。

    平谷區郵編101200


    對濟南地區近期整體配合營救同修的反思與建議

    濟南大法弟子/文

    本市大法弟子在近期營救同修過程中體現出來的整體配合、相互圓容、默默補充的正念正行是多年來實修的集中展現,這是師尊最希望我們做到的,也是我們多年來想達到的。我們在營救過程中的相互配合和圓容本身就是在證實法。

    從另一方面看,在近期營救同修過程中也暴露出了我們修煉中的不足,以下是針對不足所做的總結。層次所限,疏漏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旨在整體提高。

    一、出發點偏於營救同修這件事本身,為了營救而營救

    師父講:「無論大家做甚麼,目地都為了世人」、「甚至做事中不管那些事情成也好、不成也好,都在救人,都在講真相。」(《美國首都講法》)反思一下,我們的出發點並沒有完全落在借營救同修的機會清除邪惡、救度眾生上,還是太看重營救這件事本身。這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整體上被動的應對每個迫害案,容易顧此失彼,被事牽著走

    本市已有兩個非法開庭的迫害案沒有結果,一個起訴非法勞教案沒有立案,近期又被非法綁架、勞教了幾位同修。還出了一件非常嚴重的謀殺案:惡警預謀迫害一位八十歲的老年同修的車禍案(但正念堅定的老同修不但生還並迅速康復),此事件完全可以夠得上刑事立案的條件。這決不是僅僅針對個人的迫害,邪惡想讓我們各自為政,顧此失彼,疲於奔命。我們如果只是針對每個迫害案去營救同修,就正中了它們的圈套,被它牽著走了。尤其營救的過程中同修家屬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更加重了情況的複雜。其實,操控這幾個迫害案的邪惡在另外空間就是那麼一夥,阻礙救度本地眾生的還是這一夥。綁架非法勞教到現場的同修是邪惡發飆、嚇唬人的伎倆,暴露了它們對到現場支持聲援的大法弟子的極端恐懼,和妄圖以此阻止營救同修的絕望心態。遺憾的是,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目前整體上還是比較被動,沒有把這幾個迫害案聯繫起來全盤考慮。怎樣才能不被局部、表面現象侷限了我們的智慧呢?就應當不被表面現象所帶動,直指邪惡的死穴──不但要更加加大力度發正念,堅定不移的解體邪惡,更要藉這幾個迫害案例全面的、更大範圍的講清真相,加大向本地民眾揭露本地邪惡的力度,讓更多的民眾看清邪惡的本質、明白真相後被救度。

    (二)太看重事情表面和營救結果

    1、同修被非法開庭時的正念加持不夠

    最近一次非法開庭時被非法審判的兩位同修據說是三點半才被帶離法院,現場被非法綁架的幾位同修也是三點以後才被送往拘留所的。那麼在這次「正與邪的大戰」中,大多數同修沒能堅持到最後就結束了發正念。如果我們能堅持發正念一整天,除盡這一次聚集起來的所有邪惡,可能三點以後的事情就不是現在的結果了。從中也看出還是為了非法開庭這件事而發正念,太看重表面空間的事,我們做起事來就容易針對事而不是針對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現場有幾位同修被非法綁架也大都因為在門口講真相、打聽消息造成的,這邊表面空間就不容易集中念力發正念配合整體在另外空間的「正與邪的大戰」,也容易被鑽空子迫害。今後「我們一定要不能掉以輕心,還要配合的更好」。

    2、不能因為非法開庭當時與過後的意外損失否定營救的意義

    有的同修對現場非法綁架大法弟子和律師被拒出庭辯護的結果感到迷惑,後來又傳出被非法開庭同修的家屬被非法勞教的消息,從而對發正念的作用信心不足,這也正是太看重事情表面和結果的表現。

    面對在營救的過程中出現的意外的複雜情況和損失,我們首先應該向內找自身的不足,是不是有幹事心和指望常人律師的心,是不是有追求結果的心,是不是在個人安全問題上沒有做到更加清醒理智,是不是面對邪惡的瘋狂掉以輕心,產生了或多或少的歡喜心。但從法理上要清晰的認識到,儘管我們有這樣那樣的不足,大法弟子整體配合起來營救同修沒有錯。實質上,大法弟子所做的很少反應在我們這個空間,另外空間的翻天覆地,這邊也許依舊波瀾不驚。不能看似沒能營救成功,邪惡還在猖獗,就否定了大法弟子在做事中整體昇華的這種實質的變化;不能因為我們暫時有不足,就失去了繼續保持正念正行的決心和信心。我們要清醒的看到,以前是邪惡想抓我們判我們就抓判我們,現在我們已經配合起來去銷毀它背後的邪惡根源;從人的這面我們也能整體配合起來反迫害,把它們見不得人的流氓言行曝光給世人。甚至是它們越搞事,我們越把它們抖露的越厲害;它們越不要臉,我們就越能徹底的揭露它們的卑鄙無恥。反之,世人知道真相的就越多,知道真相後得救的人也就越多。而我們作為修煉的人,能在這樣嚴酷的環境下,按照師父的要求保持著修煉人的狀態,在圓滿的路上每時每刻都在昇華。

    (三)有分別心,對不認識的同修關注度低

    參與最近一次營救同修的人數明顯超過上一次,之所以這樣,一是整體在逐漸成熟的過程中;二是因為上一次被營救的同修是郊區的或周邊地區的,大多數同修都不認識,因此關注的人較少。而對最近一次被營救的同修的關注度就高的多,因為邪惡對他們全家嚴重的、反覆的迫害使他成了「名人」,認識或聽說過他的同修較多,再就是相信這位正念堅定的老同修能在國內外同修的正念加持下闖出邪惡的牢籠。

    正法修煉的大法弟子人人都是他人不可替代的,對急等救度的眾生來說每一個大法弟子都極其重要。同修們如果摻雜了人心而不是洪大的慈悲心,在感情上的任何傾向都會造成整體上有漏而帶來損失。

    二、過程中應該注意的地方

    (一)應該更加重視法理上的切磋和提高

    對大法法理的清晰認識,心性在實踐中不斷的昇華才能使我們在配合做事中威力更大,效率更高。遺憾的是同修們在法理上的切磋還不夠,討論具體事較多。法理上的切磋交流正是我們歸正基點、整體提高的機會,只有心態純正,正念才能更具威力,才能更好的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實現大法弟子助師正法的洪大使命。

    (二)在整體配合的前提下修好自己

    邪惡以有漏、還業、甚至有甚麼約定的藉口來迫害大法弟子,我們是決不能承認的,我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但不承認迫害的同時我們還要向內找、修自己。

    有的同修一直不能靜心學法向內找,幾年來一直掩蓋著執著不放,也聽不進不同的意見和批評;有的同修長期發正念手掌變形、思想溜號,不能「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也不能真正重視起來找到自己的問題、排除干擾。

    (三)在使用電話問題上應當更加嚴謹理智

    最近有部份同修在使用電話問題上不嚴謹,直接用家中的固話與同修的手機(或小靈通)、手機(或小靈通)與手機(或小靈通)聯繫,以為在電話裏不說甚麼就不怕邪惡監控了。當然我們不能過份的依賴常人的安全手段,站在法上正念正行才是真正的安全;更不能對通訊產生恐懼,那就是應該修去的人心。但如果大大咧咧的,不注意必要的安全,就是正念強的表現嗎?個人認為,正念強包括對法理的認識清晰,不盲從;為同修的安全考慮,不自私;對形勢的穩健把握,不走極端等等內涵。

    關於電話監控,請個別同修一定要當回事。我們為甚麼不能更嚴謹理智呢?珍惜同修就是珍惜整體,其實就是為整體負責。我們每個人只能讓這個整體更加純淨,更加有力,而不是起負面作用,甚至給邪惡搞破壞留下漏洞。

    三、下一步我們應該做的更好

    (一)不求營救結果,「慈悲的救度眾生」

    目前兩個非法開庭的迫害案沒有結果,可能也是提醒我們不要有求結果的心。下一步我們應該利用好這幾個迫害案(包括謀害車禍案),出發點落在救度眾生上,更大範圍的去講清真相。例如,除去常用的發放真相資料、貼不乾膠外,還可以不間斷的推出系列的面向本地民眾、各級政府機構、居委會、各級公檢法系統的勸善信。能認字的同修都應該拿起筆來寫,就像我們出去發資料和面對面講真相那麼自然。邪惡不是到處找是誰寫勸善信嗎?讓它們瞎折騰去吧。要求勸善信篇幅不要太長,儘量短小精悍,形式多樣,與其他講真相的資料可以靈活搭配。可以有針對性的寄給迫害實施者以震懾邪惡,也可以收集當地民眾的地址郵寄勸善信。針對當地的迫害真相資料要連續不斷的發,不要發放一週兩週就完事了。其他還有發郵件,用手機講真相等等形式。目前用手機講真相的方法技術上已經成熟,但參與的人較少。希望更多同修能放下人心與觀念,積極參與進來。

    無論甚麼辦法,只要想到了就去實施,積少成多,集腋成裘,我們的智慧就會在救度眾生的過程中昇華,眾生就會在我們的殷殷呼喚下從迷濛中醒來。暫時看不到成果不要緊,「做而不求」,只要我們堅持不懈的做,師父在另外空間也會幫我們,結果自然是好的。

    (二)借所謂的「全運會」之機徹底清除邪惡、救度眾生

    在這次參與「正與邪的大戰」中,有同修感到另外空間聚集的已經不僅僅是本市的邪惡生命,外地的部份邪惡生命借所謂的全運會之機已經在本市聚集並參與迫害!

    有「內部消息」說邪惡又要如何如何,有的同修產生怕心不參加集體學法了、不講真相了。我們應該借鑑去年執著奧運的教訓,不能用人心對待所謂的全運會。

    明慧編輯部二零零八年八月十一日的通知《請同修們放下人心》中提到:

    正法修煉已經多年了,在一些事情發生之前,我們很多同修總是用人心在執著,而在事後才意識到,可是往往另一件事來了卻又用人心去執著。九年來,這樣的教訓一再重複著。

    我們濟南大法弟子要有正念和信心:這正好是圍剿邪惡的好機會,不但要徹底清除本地的邪惡生命,而且要讓全國各地聚集來的這些宇宙的垃圾有來無回,灰飛煙滅,讓行惡的惡人現世現報。機遇難得啊,一定要打好這場全國性的「正與邪的大戰」。同時,讓我們多學法,放下外求等人心向內找,穩健的修煉和救人,不負自己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重大使命。


    就錦州地區4•17抓捕與同修交流

    錦州大法弟子在邪惡的瘋狂迫害中跟隨師父已經走過快十年了,十年來錦州大法弟子按照師父的做好三件事的要求,救度了大量的眾生,同時也解體了大量邪惡。可是為甚麼在邪惡越來越少的時候,錦州地區又一次次出現大面積的抓捕呢?

    我們從法上認識,舊勢力和被操縱的邪惡因素,雖然被大量的銷毀了,可是他們在人間安排的機制還有。正法現在還沒突破到人類的空間,那麼人類空間舊宇宙的機制還在運作,他雖然很弱了,如果大法弟子的根本執著不去就還能起到破壞作用。那麼為甚麼邪惡現在還能夠在本地區行惡呢?

    個人認為主要是兩點:一、整體配合不好;二、沒有達到真正向內找。去年2•25邪惡抓捕了很多錦州同修,一年多過去了,今天又出現同樣的事件,是不是我們整體上存在問題呢?是否整體存在大量的不足?而且配合上也有問題,在這正法的最後階段,我們一定要認識到不足,同時協調人在這關鍵時刻要放下自我,發揮作用,形成強大的整體,更不能被惡警綁架的假相迷惑。去掉怕心,正念要強。我認為怕與不怕是一個修煉者境界的體現,甚麼叫怕?就是不敢走出來證實法,講清真相。那麼敢於放下自我做大法事的,從根本上看,也是突破了一層怕的因素。在做事時,同時注意安全,這就不是怕。同時我們又是一個整體,也希望協調人在最後關鍵時刻找回當年放下生死去天安門證實法的佛性。不是指責,協調同修方方面面的素質和能力都是大法造就的,都是為今天證實法所用的,而且多年中也積累了許多經驗,那麼也就是說我們能不能為助師正法圓容整體盡心盡力了呢?在有就是整體向內找,修好自己的差距,愛聽好聽的順耳的,不愛聽刺耳的,認識不到矛盾來時是提高自己的好機會,不能多為對方考慮。師父要求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們做到了嗎?可是我們往往遇到矛盾時向外看向外找,總是他為甚麼這麼對我?有時還憤憤不平。所以我們每個大法弟子在正法的最後時刻,一定要在法上提高上來,把矛盾當作修自己的機會。

    如果我們出現問題時都能想到師父的法就不難了,邪惡也就不敢動了。師父要求我們的是大圓滿,回歸我們的最高位置,那裏的眾生在期盼著他們的主的回歸!錦州同修們精進吧,別給自己以後修煉的路上留下遺憾!眼下,就是我們怎樣更好的救度眾生和營救我們的同修。被綁架的同修以前在外面都起著很大的作用,他們的被迫害也是我們整體證實法的損失,我們要主動的想辦法去營救他們,雖然難這也靠我們整體的配合。也是修煉提高的過程,千萬不要被邪惡的假相帶動,做好三件事。我們一定要以法為師在救度眾生中,互相配合,同修有做不到的地方善意的指出不能在背後指責,要配得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在當前的魔難中更加堅定信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