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四﹒二五」 還原歷史真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九年四月,北京,一個靜悄悄的春天的早上,出現了不僅讓中國人嘆為觀止,也讓世界矚目的一幕景象:在中共最高權力中心的中南海周圍,無形中一下子出現了許多從四面八方趕來的人們,有老年人、中年人、青年人、少年人,也有小孩,有男有女,有一家人一起來的,也有三三倆倆結伴而來的,也有自己一個人來的。有走路來的、有騎車來的、有坐公共汽車來的、有「打的」(北京方言:搭計程車)、有開車來的、也有坐火車來的、坐飛機來的。他們來自中國社會的各個階層,來自中國大地的四面八方。他們中大多數人都彼此素未謀面,不知道彼此的姓名、住址。他們自動彙集到一起,沿街、沿牆排成一條整齊、綿延的長隊,情景宛如百川東流,江河入海一樣,蔚為大觀。晚上九點多,他們又靜悄悄地散了,消失在人海中,散得無影無蹤。

他們為甚麼而來?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樣的一群人?中共說的「四﹒二五法輪功圍攻中南海」到底是怎麼回事?在「四﹒二五」十週年之際,兩位當年親身參與「四﹒二五」事件的見證人回顧了這一歷史事件。

「法輪功在中國普及那段時間,是我經歷過的中國社會的最好時期。」

住在費城的北京人王希勤女士,今年五十九歲。在北京時,王女士曾在國營單位工作,家住在北京中山公園附近。一九九九年,王女士已經退休,當時王女士已經修煉法輪功五年多了。據王女士回憶,那時的北京,幾乎每個公園、小區都有法輪功的煉功點。那時候早上起來,到公園裏去,到處都看到人們煉法輪功。

和很多人一樣,王女士也是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我從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開始是祛病健身,煉了法輪功後,人變得一身輕,走路生風,騎自行車好像有人在後邊推,感覺比年輕時還精力充沛。身心得到很大提高。那時候,很多人煉法輪功,大家都按照法輪功的修煉原則要求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有了問題都找自己的不是,善待別人,在這個環境下,人和人之間的關係變得非常祥和,社會道德也普遍回升。我非常懷念那個時候──法輪功在中國洪傳、普及的那一段時間,是我經歷過的中國社會的最好時期。」

法輪功的迅速傳播,尤其在中國主流社會,知識份子、黨政軍中的廣泛傳播,引起了中共少數當權者的不安和警覺。王女士回憶,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就陸陸續續地出現了一些別有用意企圖誣蔑法輪功的事端。例如,北京電視台曾經到一些煉功點拍攝法輪功的鏡頭,說要製作一個法輪功的節目。在拍攝期間,法輪功學員向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介紹親身修煉法輪功的經歷,當時那些工作人員都表示理解和支持,但是當電視播出內容時,卻出現了與當時採訪內容大相徑庭,完全不符合事實的負面內容。為此,法輪功學員到北京電視台找有關方面的負責人,糾正了對法輪功的不實報導。

「有法輪功煉功場的地方,社會治安都變好了」

王女士說,北京電視台的事件,讓她感到好像有一股黑色的暗流,隱隱地、有預謀地伺機向法輪功襲來。當時,王女士家附近的中山公園煉功點上,也出現了監視法輪功學員煉功的警察。當時中山公園的煉功點上,大概有好幾百人晨煉,場面非常祥和、美好。當時很多不煉法輪功的人都說,有法輪功煉功場的地方,社會治安都變好了,盜竊啊、犯罪的事都少了,甚至沒有了,真有那種「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悠悠古風再現的跡象。還有人說,法輪功「佛光普照,禮義圓明」。人們感覺,派出所的警察到法輪功的煉功點上查看,有點蹊蹺。王女士記得有一天煉完功後,煉功點的輔導員說要去派出所,王女士好奇地問:「你去派出所幹甚麼呀?」輔導員說:「沒辦法,派出所非要我去彙報情況。」

據王女士回憶,四月二十四日那天,煉完功後,煉功點的輔導員告訴大家,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雜誌上攻擊法輪功,天津法輪功學員去有關部門反映情況,遭到警察毆打和抓捕。法輪功學員請求放人時,天津公安說,「這事兒我們做不了主,你們要去北京,到北京反映才能解決問題。」輔導員說,「明天你們有時間、有條件的可以去信訪辦聲援一下天津學員。」

潤物細無聲

「因為我那時剛退休,不用上班或請假,第二天就去了。因為我去得比較早,七點多就到了,八點多,就看到陸陸續續來了很多學員,從南到北,開始排成一條長隊,過道都擠不下了。我也沒想到會來這麼多人,警察看起來也驚呆了。其實很多上班、請不了假的人都沒來,來的是比較少的一部份。如果都來的話,那整個長安街都放不下了,那就不是萬人上訪了,那就是十萬人、百萬人,甚至更多的人了。」

「大家來了後,有的站在前面,有的在後面打坐、煉功、看書或輕聲交流,都非常安靜、祥和、靜靜地等待政府出來對話,解決問題。到了晚上的時候,聽說政府同意放人,大家才散開。走的時候也是靜悄悄地,地上連一片紙屑都沒有。」王女士感慨地說,那時候的中國大陸,因為有法輪功在,社會道德普遍回升,人心自覺向善,社會風氣好轉。法輪功恩澤中華大地,好像春夜喜雨一樣,潤物細無聲。所到之處,人心歸正,重德行善,天地萬物蒼生欣欣向榮。

如果九九年不發生鎮壓法輪功……

在鎮壓法輪功的十年裏,中國發生了道德全面下滑,社會問題空前激化、群體性抗爭事件一觸即發、天災人禍接踵而至。南方雪災、汶川地震、奧運鬧劇、甕安事件、三鹿奶粉、楊佳殺警、股市崩潰。在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災難後,很多人在反思:如果一九九九年不發生鎮壓法輪功的話,今天的中國會是甚麼樣呢?

王女士因為修煉法輪功在中國受到迫害,於二零零四年來到美國。在辛苦打工之餘,王女士把大部份時間都花在了努力向人們講清法輪功真相上面。她最大的願望就是法輪功能早日重回中華大地,給中國帶來希望,給中國的老百姓再造福祉。

抱著一顆純善的心

居住在南澤西的龔太太,今年六十五歲。在中共鎮壓法輪功之前,龔太太住在北京豐台區。龔太太一家是典型的知識份子家庭,先生是工程師,兒子是高才生,女兒是中醫師,全家都修煉法輪功。龔太太回憶,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在住家附近的望園小區煉功點聽說了天津法輪功學員上訪被抓、被打的事情,並得知天津警察不放人,要法輪功到北京上訪。龔太太就打電話通知了兒子、兒媳、女兒,全家決定一起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去之前,龔太太準備了很多吃的,罐頭、水果、麵包。先生開玩笑地問她,「你這是準備去野餐吧?」

龔太太所在煉功點的三十多人中,有二十多人都去了。大家心裏都很輕鬆,坦蕩,沒有任何壓力,就是抱著一顆純善的心去反映情況的,根本不是中共造謠說的甚麼「蓄意圍攻中南海」「反政府」的行為。到了那裏,龔太太看到來了很多人,有很多是海澱區的大學教授,高級知識份子,還遇到一些從外地坐飛機趕來的法輪功學員,其中還有推著嬰兒車的年輕的媽媽。

龔太太回憶,當時警察來了很多,並特別注意查問那些看起來比較年輕的法輪功男學員,看到警察帶走了幾個年輕的男法輪功學員到派出所去問話。

過路人支持法輪功,附近居民提供食水方便

龔太太記得,雖然當時去的人很多,但秩序井然,法輪功學員都自動靜靜地站好隊,還有人主動維持秩序,並把便道讓出來,方便行人走路。說話,動作也很輕,大多數人都在靜靜地看書,或打坐,還有的輕聲交流說話,整個場面都非常安靜、祥和,住在附近的居民一點也不感到人多嘈雜。一些過路的人都向法輪功學員點頭微笑,揮手致意,看到這麼平和、友善的人群,警察也變得很放鬆,不那麼緊張了,有的還跟學員聊天,問學員為甚麼要來上訪,並且聽得很認真。

到中午的時候,因為很多人沒有帶飯,特別是外地來的學員,住在附近的居民們就主動給學員提供茶雞蛋、水、麵包,平價賣給學員,表示對法輪功學員的理解和支持。吃完中午飯,有法輪功學員主動拿著垃圾袋,到隊伍中收集垃圾,並撿起地上的果皮、紙屑等。排隊上公共廁所的時候,因為人很多,學員們主動讓附近的居民先上廁所。

龔太太說,那時候,人們對法輪功都有一定的了解,很多人都接觸過法輪功學員,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人,都是好人。即使不修煉的人,也普遍對法輪功報有好感。人們很難想像,中共為甚麼會害怕這些善良的好人,為甚麼會把這些眾所周知的好人看成自己的「敵人」,為甚麼覺得好人多了就給它們造成威脅了?難道我們這個社會不需要好人嗎?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

龔太太一家人站的地方正好對著中南海的正門,朱鎔基出來和法輪功學員對話時都看見了。「後來,聽說朱鎔基和法輪功學員達成共識,並同意放人,我們才離開。走的時候,大家也走得很快,聽不見人說話的聲音,只聽見唰唰的腳步聲。人一下子就走光了,剩下空空的街道,靜悄悄的,地上連一片紙屑都找不到。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

豐台體育館裏停滿了軍車,法輪功以善化惡

一些人認為,中共鎮壓法輪功,是因為法輪功「圍攻中南海」。龔太太回憶說,其實,在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事件發生之前,中共早就開始蓄謀鎮壓法輪功了,警察早就開始「光顧」她們那裏的煉功點了。「有一次,我剛煉完打坐,一睜眼,看到警察對著我們錄像。我們煉功從始至終,都有警察的錄像機全程拍攝。週末我們去長辛店等地洪法,也有警察在旁邊跟著,監視、錄像。」

龔太太說,「我們煉功點有一個豐台公安分局工作人員的家屬。四二五那天,大家一起去上訪,別人都心裏很輕鬆,只有她比較緊張,說,『我這心裏直打鼓,共產黨可不是甚麼善主,它們甚麼事都幹得出來』。可能因為她家裏人在中共體制內部工作,所以對共產黨殘酷本性比較了解。到了那裏,果然看到現場布滿了警察和便衣,監視法輪功學員。但是找不出法輪功學員的任何茬子。因為大家做得太正了,比如跟政府談好了,只要同意放人就馬上撤,政府說放人後,我們馬上就撤了,非常講信譽,一分鐘都沒多呆。後來我們才聽說,豐台體育館裏停滿了軍車,隨時待命出動,共產黨早就陰謀策劃血腥鎮壓法輪功了。中共鎮壓法輪功,就像岳飛被秦檜誣害一樣,是莫須有的罪名。」

龔太太說:「如果四二五那天,共產黨找到法輪功的任何不是,或找到任何藉口,都會引發一場暴力流血事件。但是因為法輪功學員做得太正了,方方面面做得太好了,沒有給共產黨找到任何藉口發動流血事件。人去了這麼多,卻沒有影響到任何社會秩序,沒有擾民,沒有對社會造成任何負面作用,學員所到之處,都是那麼的安靜,祥和,處處為周圍的人、為社會著想,是法輪功學員的純正和大善,化解了中共製造社會動亂的企圖。」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