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身感受法輪大法威力無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五日】我是黑龍江人,今年六十一歲,我老伴是大法弟子,我現在還沒修煉,但是我也受益匪淺。法輪大法威力無比,從我親身體會就證實這一點。

我在日常生活中幾次遭遇大難,都是大法師父的保護和關懷,使我逢凶化吉,轉危為安。

九九年春天,我給弟弟家釘豬圈砍板皮,當時用的菜刀,不小心,沒有砍到樹皮,一下砍到手上了。心想,這刀砍樹皮都刷刷的,何況手是肉長的,這下壞了,一看手,只有一點紅,甚麼問題都沒有。我明白了這是師父的保護才使我免遭痛苦。

二零零四年冬天,我給人家當更夫。一天早晨我下班騎車走到十字路口,從左往右過來一輛汽車,我正要下車時,後邊又上來一輛車,一下就把我撞倒了。當時我神志清醒,站起來活動一下,身體哪個部位也沒壞。司機嚇壞了,半天才下車,說路太滑,我們上醫院看看吧。我說,我現在身體也沒甚麼事,你走吧,有事我再找你。回到家裏,覺得左手腕有點疼,麻。老伴告訴我念「法輪大法好」,我就開始默念,以後甚麼事都沒有了。當時看熱鬧的人都說我傻透了,沒管他要錢。我心裏明白,師父保護我,我才沒受傷;沒有師父保護,說不定給我撞殘了,那年我五十七歲。

被車撞後第三天,我到浴池洗澡。從水池出來,心想可別滑倒了,偏偏腳剛著地就四腳朝天重重地摔在地上,後腦勺轟的一下。但是頭腦清醒,爬起來活動活動沒事。當時感覺有人要絆我,其實周圍沒人。朦朦朧朧中總覺得有人要害我可是害不了,總是有人在保護我。幾次化險為夷是甚麼原因呢?就是大法師父的保護,大法弟子的家屬都能受益無窮。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我突然嘴斜眼歪,半個身子不舒服,說話舌頭發硬,吐字不清。我害怕了,去診所檢查說是腦血栓,需打點滴。我打完點滴回家,老伴說,還是請師父幫助吧,但你自己必須要有正念,誠心誠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知道,我們家直系親屬有五位得腦血栓的誰都沒治好,花多少錢都沒治好,最後都因此先後去世了。世界上沒有靈丹妙藥能治好腦血栓的,只有大法能救我的命。我和老伴開始讀《轉法輪》。剛讀了幾頁,我就覺得很好,我就不點滴了,嘴也不歪了,眼也不斜了。我還照常上班,事實證明法輪大法威力無比。

最近,我得了一種病,老百姓叫「蛇盤瘡」。開始我以為是受風了也沒在意,後來越來越嚴重,小腹部位有一條帶狀麻疹,而且從右側逐漸向後腰延伸,是由紅色小泡泡密密麻麻組成的,上邊還有褐色大泡泡,真象蛇的花紋。老伴讓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感覺很痛,但能忍得住,還能正常上班,「蛇盤瘡」逐漸萎縮脫落。後來朋友聽說了,領我上醫院。醫生說你真能挺,這種病很嚴重,一般人疼得都受不了,嚴重了會死人的。我心想又是大法師父幫助了我。
       
以上這些都是我親身經歷的,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我以後也要像大法師父教導的那樣,無論做甚麼事不能總想自己,要想別人。要與人為善,多做好事,不做損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