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農安縣邪黨公檢法迫害好人、褻瀆法律的惡行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吉林省農安縣公安局、檢察院、法院邪黨惡徒自二零零七年九月至二零零九年三月,對李鳳鳴、趙玉書夫婦,韓希祥、王秀平夫婦等七名法輪大法弟子進行綁架、非法關押、審判、判決。現將其迫害好人的過程曝光於有良知的善良民眾,讓大家認識、審視一下這個所謂的「人民」的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惡徒的褻瀆法律、一手遮天、剝奪公民權益的惡行。

綁架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晚,農安縣高家店鎮派出所夥同縣國保大隊,非法闖入大法弟子趙玉書家,將已經入睡的趙玉書非法抓捕,然後到李鳳鳴的單位將在值夜班的李鳳鳴非法強行抓走,並將家中電視機、VCD影碟機、存摺等物品抄走。同晚又闖入大法弟子韓希祥家中,強行抓走韓希祥、王秀平夫婦。

暗箱操作 非法開庭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農安縣法院在沒對家屬通知的情況下,秘密對被關押了一年多的李鳳鳴、趙玉書、韓希祥、王秀平等七名大法弟子進行了沒有一名家屬及親人旁聽的「開庭」。試問家屬不能旁聽,算甚麼公開開庭?這背後隱藏著甚麼?在庭審中李鳳鳴不服,為自己申辯,惡警拉出「法庭」用電棍電擊、毆打數下後拉回「法庭」,經過近一上午的暗箱操作,一審結束了,然而,家屬對結果卻一無所知。

法院故伎重演

被迫害人的家屬從不同的渠道得知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七日縣法院又故伎重演對這七名大法弟子進行秘密開庭宣判。

三月二十六日李鳳鳴、趙玉書的唯一的女兒得知這一消息後在其姨陪同下去法院找郭慶璽庭長申請要旁聽證,想見一見一年半沒看到的爸爸媽媽。郭慶璽說:「你要旁聽證可以,明天八點三十分開庭前帶身份證到辦公室領取,你們應享有的權利我們不會剝奪的。」孩子問:「那你這不應該有旁聽證嗎?」郭慶璽回答:「旁聽證現在還沒印呢,你就明天早晨來領吧。」

三月二十七日早七點五十分,孩子來到法院,這時的法院已經戒備森嚴,十幾輛警車、近三十餘名警察布控在法院四周,並拉起了近百平方米的警戒線。孩子進法院領旁聽證時被看門的擋在門外,看門的說:「你們幹甚麼?今天不辦公!」孩子說:「我找郭慶璽庭長領旁聽證。」看門的說:「旁聽證發沒了。」孩子質問:「我們家屬沒有領到旁聽證,你們把旁聽證發給誰了?」看門的轉口說:「審判法輪功沒有旁聽證。」孩子又說:「是你們郭庭長昨天說旁聽證沒印出來,讓今天來取的,怎麼沒有?」

這時圍觀的群眾氣憤的說:「這是甚麼法院?是哪個人民的法院?太黑暗了,審判連家屬都不通知就秘密進行,現在連孩子見見父母的權利都給剝奪了!」

這不是電影

早八點三十分剛過,兩輛警車把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拉到法庭,他們個個戴著手銬,可憐的孩子跑過去,在警戒線外高聲喊:「爸爸、媽媽我在這」,李鳳鳴、趙玉書夫婦舉起戴著手銬的雙手向他們思念的女兒致意。圍觀的人都流下了同情的淚水。這不是電影,這是在中共執政下的「人民」法院門前真實的一幕。

他們被推入法庭,孩子在警戒線外向圍觀的群眾講述她父母被迫害的經過,這時警戒線內的便衣用錄像機偷偷的錄下了孩子的一舉一動。圍觀的群眾說:「這共產黨太黑了,處處說謊、弄假,連個孩子也欺騙。不就一個法輪功嘛至於這樣嗎?把父母都抓了,孩子以後怎麼生活呀,看來做好人都難啊!」

二十分鐘後,沒有家屬旁聽的開庭結束了,看到出來的爸爸、媽媽,孩子大聲的喊:「爸爸媽媽你們沒罪,你們不要服從,我在北京給你們請了律師了,給你們打官司。」這時的孩子沒有接到任何的判決書,更不知自己的爸媽被判了幾年,孩子去法院找郭慶璽要判決書被看門的推了出來。

聽聽所謂庭長說甚麼

下午,孩子又來到法院,找到了庭長郭慶璽,向他要判決書,郭慶璽拿出他自己的「法律」來唬弄孩子,說不能給家屬判決書。當孩子把真正的法律《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百八十二條念給他聽:「定期宣告判決的合議庭應當在宣判前先期公告宣判的時間和地點,傳喚當事人,並通知訴訟人、法庭代理人、訴訟代理人和辯護人。判決宣告後應立即將判決書送達當事人、法定代理人、訴訟代理人、提起訴訟的人民檢察院、辯護人和被告人的近親屬。」郭慶璽竟說:「你別跟我說這個,這沒有用,在農安就沒有給家屬判決書的先例。」

孩子含淚走出了法院。難道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在農安就失效了嗎?難道農安不是中國的國土,不歸屬中華人民共和國管轄嗎?難道農安有自己獨立的「法律」嗎?

現在家屬已經請來了北京的律師為她爸媽的上訴做無罪辯護。對此事我們將作後續報導!

希望所有善良的人們關注此事!還孩子一個寧靜、溫馨的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