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迫害的稿件不必從九九年說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大陸同修揭露迫害的文章對營救同修、講清真相起著關鍵的作用,可是有的同修在寫稿時往往陷入從小被惡黨教育系統所灌輸的寫作文的觀念中,而忘記了起碼的常識。

假如一個人落水了,我們呼救的時候應該告訴別人落水者現在在甚麼地方,現在情況如何,是如何落水的。我們不會首先告訴別人落水者在十年前做了哪些事情,在過去的十年做了哪些事情,最後才提到落水者在哪裏。

可是有的同修在寫某位大法弟子遭迫害的文章時,往往從他甚麼時候修煉開始寫起,接著寫九九年他到北京上訪遭到迫害,一直談到二零零九年,最後才告訴讀者當事人於二零零九年三月被惡警綁架,請大家營救。

請大家知道,寫文章就是告訴讀者一件事情,就如同和別人說話一樣。我們每個人都知道如何和別人說話,所以我們每個人也都會寫文章,唯一的區別就是在遣詞造句時正式一些。請大家不要被學校裏灌輸的寫作文的觀念所障礙,那些觀念很多是黨文化的走形式、假大空,是我們應該去掉的。

在寫揭露迫害的文章時,請同修開門見山直接告訴讀者當事人最近遭到迫害的情況,使讀者讀了第一段就知道了事情的大概。

接下來可以補充此次迫害的更多的前因後果。

再接下來可以提到當事人在此前曾經遭受的迫害。但也不要從九九年談起。請先談近期的迫害,或者是此前比較嚴重的迫害,如此前曾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或曾被酷刑逼供、酷刑致殘等。

然後可以談九九年以來遭迫害的更多情況。

最後可以談談該同修何時開始修煉,修煉後受益的情況,同時譴責惡黨迫害這樣的好人等等。

除了從頭談起的流水賬,另一個極端就是「書接上回」的沒頭沒腦。比如文章上來就說,某某某同修的案子上訴到哪個法院,家人去探視被拒絕,如何如何。但是該同修何時被綁架的,因為甚麼被綁架的,何時被非法判刑的,判了幾年,等等,完全不告訴讀者。作者是假設讀者一直在跟蹤該同修被迫害的情況,以為讀者是營救小組的成員,這顯然是忘記了起碼的常識。大多數讀者是對此事一無所知的陌生人,我們會把這個事情這樣告訴一個陌生人嗎?

還有的同修送來的短消息說,某某村的同修被如何迫害,以為讀者是本村或者本城鎮的人。明慧的讀者在全世界都有,絕大多數讀者都不知道某個村在哪個省、市、縣、鎮。

最後,再次請同修設身處地的想想,當我們告訴一個陌生人一件事情時,而對方的時間和耐心都有限,隨時可能離去,我們應該怎麼告訴他這件事?我們告訴他這件事的方式也就是我們寫文章的方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