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到好處的海外同修電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七日】三月十二日中午發過正念後,我正在炒菜。門鈴響了,我開門一看,是人壽保險的人做回訪的。她找的人是我女兒早年的同學,很多年了我們和他之間沒有來往,我也不知道怎樣與他聯繫。可是上面寫的又是我的地址,這讓來人(三十歲左右)有點煩惱、有點無奈。

見她這樣,我就想,她上門來了,也許我們有緣。我請她進來。正好她很累,穿著高跟鞋走了不少路,也想歇一會兒,她就進屋坐下了。坐下後我們寒暄起來,她問我是不是信佛的,說「你家中有香味」。我說我是修法輪佛法的。她說她也信佛,但沒有供佛像。我開始給她講真相,她也聽,但看來不怎麼信,還反覆說:「你可千萬別向別人說,我自己不反對法輪功,但政府不讓做的千萬別做,這是對你好。」我謝謝她的好意後,告訴她:我們是在救人,人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記住「法輪大法好」能得到神佛的保護,並講了幾個川北大地震中生命得到保護的例子。她似信非信。

從她的言談看出來,她對佛教的事所知不多但受黨文化毒害很深。這樣的人一般說來勸退不是很容易。但我仍不放棄,一邊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惡,一邊接著給她講大法真相。正在此時,她的手機響了,她聽了一會兒又遞給我聽。我聽了一句就聽出來是海外的同修打來的,渾厚的男聲很好聽。她說:「是法輪功的。」我說:「是海外的大法弟子救人的。」她說:「我從來沒接到過這樣的電話,今天一說法輪功就接到這樣的電話,真奇怪。」我說:「是你有福了。」她笑了。

又談了一些後,她問我為甚麼這麼瘦?我告訴她:「我因為信仰真善忍被判刑,坐了四年牢,他們打斷了我的脊椎骨,我差點沒了命,惡黨太邪了。這不,出來快兩年了,也沒緩過來。」她不再說她的那些理了。就這樣,勸退和讓她記住九字真言就都很順利了。她還問我:「象孔××這樣的人(中共黨徒)會怎麼樣?」我告訴她:「退出是唯一的生路,對誰都一樣。」最後她還讓我為她多念念「法輪大法好」。我告訴她:「自己念最管用。」臨走時我送她一張《二零零九神韻新年晚會》光碟,她很高興,說回去好好看。

感謝海外同修打來的講真相的電話,恰到時候,恰到好處。我們雖然遠隔重洋,卻在同一時刻對同一個人講真相,太神奇了!一個生命得救了,我們一同為她高興、為她祝福吧!要不是海外同修的這個電話,也許結果不一定會是甚麼樣。更感謝師父的巧妙安排,弟子有救人的願望,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讓我們海內外同修共同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