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九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2000年6月份我被當地公安局非法勞教一年,送往勞教所。在勞教所邪悟了,寫了「五書」,無數次謗師父、謗大法。交大法書。給惡警送錦旗。往勞教所、單位、派出所寫「思想彙報」,寫「認識」。到當地看守所勸說同修放棄修煉,還讓兒子對大法犯罪。2002年4月17日,被綁架到當地看守所,後又被非法判3年勞動教養,又寫了「五書、認識」。嚴正聲明:以上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李桂花 2009年1月30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在單位和街道的逼迫下在「不煉功的保證書」上簽了字,並交了兩本大法書籍。二零零一年,由於怕心在當地公安局配合邪惡作了筆錄。二零零八年,公安人員來到我家,問我煉不煉法輪功,我丈夫說「不煉」,我出於怕心默認了。聲明:以上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走師父安排的正法路,做好三件事。

張淑珍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學法沒多長時間身體就有了明顯的變化,腰腿病、胃病也不翼而飛。7.20後不敢煉了,放下三年多。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惡警把我們騙到村委會,拉到派出所迫害,我寫了「不修煉的保證書」。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

李文梅 2008年12月30日


嚴正聲明

通過學法、煉功,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身心受益。99年7.20後,說了「不學、不煉了」,交了大法書、法像、法輪章,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鄭重聲明:以上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堅修到底。

楊桂蘭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但在九九年「七二零」時,在壓力面前我寫了「保證書」,並把一部份大法書交了。現在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寫的東西,全部作廢。要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秀蘭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迫害二十七天,又在大隊迫害一週。洗腦班回來後,因怕心寫了「不煉功的保證」,撕毀了一本經書。鄭重聲明:以上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左秀華 2009年1月23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恐嚇下,我同意丈夫代我寫了「保證書」。2004年9月被邪惡非法關進了洗腦班。還曾去社區「保證不煉功」。聲明:以上的對大法、對師尊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菊惠 2009年1月11日


嚴正聲明

違心的寫下了「保證書」,有一年多時間沒有學法、煉功。零三年,在怕心下,在村治安委員的紙上簽了名。鄭重聲明:以上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楊愛榮 2009年1月15日


嚴正聲明

在勞教所受迫害期間,逼我們在別人代寫的「三書」之類的東西上簽字,以及被迫所說、所做的所有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決心堅修大法到底,努力精進,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高臘枝、黃豔紅 2009年1月15日


嚴正聲明

我在「七二零」迫害開始後,毀了大法書、法像、錄像等資料,對師父犯了大罪。特此聲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請求贖罪,從新走師父安排的路。洗刷污點,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楊廣旭 2008年12月24日


嚴正聲明

由於求安逸心,對修煉不嚴肅,在奧運期間,認同了邪惡的要求,交了身份證,在「保證書」上簽字,全部作廢。從新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如妙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99年7月20日以後,當主任到我家收大法書時,我把大法書都交了,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多看書,走師父安排的路,把所有執著心去掉,跟師父回家。

陳玉華 2009年1月5日


嚴正聲明

被非法勞教一年。在「教單上」簽了字,寫了「四書」、五篇揭批稿,又對師父照片不敬,寫了「決心書」。聲明:以上的不利於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從新修煉,堅修大法到底。

柳麗 2009年1月24日


嚴正聲明

「奧運」期間,被綁架到派出所,之後拉到拘留所、洗腦班,我在惡人的「××書」上按了手印,在此聲明作廢。走師父安排的路,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楊鳳榮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我被非法綁架到勞教所,因受謊言欺騙、誘導,違心寫了「三書」、「揭批書」等,以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信師父,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劉京全 2009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在拘留所非法關押時,說了所謂的「不煉功」等話,給大法抹黑。嚴正聲明:以上所說的違背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高玉珍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曾經由於怕心,燒了大法書,做了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的事,聲明全部作廢。從今天起,我一定走正修煉路,決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從渾世中覺醒,勇猛精進。

龔鳳娥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在承受力到了極限時,被迫寫了「四書」,非常痛苦。現在聲明:自己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以及所寫的「四書」,全部作廢!堅修大法永不言悔!

黃菊秀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奧運」前,被惡警綁架到省洗腦班迫害,因怕心,寫的污衊大法和對師父不敬的「三書」全部作廢。從新修煉,緊跟師父堅修到底,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陳益民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曾有過對大法不利的言行,撕毀過大法的書籍。現在嚴正聲明:以上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牛雲風 2009年1月5日


嚴正聲明

在奧運前因為學法少,怕心重私心大,為保全自己,家人寫了「保證我不出去」的「證明」,全部作廢。以後學好法,做好三件事,緊跟大法進程,跟師父回家。

耿月芬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在奧運期間,由於有怕心,順從邪惡簽了自己的名字,以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彌補自己的過錯,趕上正法進程。

邊秀娟、邊秀欣 2009年1月29日


嚴正聲明

以前由於無知和怕心,撕過大法經文、扔過大法資料。現在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鄭麗萍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奧運」前夕做了對不起師父的事,因怕心,把大法書燒毀了。現在聲明:以上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崔佩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在家人受迫害時,它們要燒大法書,因怕心,就告訴它們書在哪裏了。聲明:以上的違背大法的言行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

孫秀文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2008年10月、11月期間,在邪黨人員的追問下,我迫於壓力說過「不修煉大法」的話,聲明作廢。以後堅修大法,洗刷污點,跟上正法進程。

張曉彤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2008年在邪惡的逼迫下,違心的所說、所寫的一切對大法不利的「決裂、不煉功」等話統統作廢。堅修大法到底,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劉芬 2009年1月20日


嚴正聲明

以前曾說過「不煉功了」的話很後悔。現在聲明:以前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以後堅修大法,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王春傑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以前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全部徹底作廢。鄭重宣布從新修煉,提高心性,精進實修。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特此聲明。

段祖波 2008年11月21日


嚴正聲明

在奧運期間,由於怕心,違心的寫了「不學法、不煉功」的「保證」,全部作廢。從今以後加倍彌補過錯,堅定實修,勇猛精進。

雒志新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以前給邪惡作過的「保證」及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徹底作廢。加強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蘭芬 2008年11月21日


嚴正聲明

「奧運」前,被非法抓捕。在洗腦班,寫的「保證書」,在此聲明作廢。加倍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高金淑 2009年1月26日


嚴正聲明

以前邪惡逼迫我寫的「保證」全部作廢。堅定不移修大法到底。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緊跟正法進程。

黃春燕 2009年2月3日


嚴正聲明

「奧運」前夕,寫下的「保證書」作廢。做好三件事,正念正行。

徐畹華 2009年1月9日


遺憾
──一名已去世同修的嚴正聲明

首先,珍惜師尊的呵護、苦度,為我們的承受,我們才有今天以及全家人的受益。得法後,師尊指點我向我大哥夫婦二人向他們要大法書,他們就幫我請了大法書。剛得法,我就看到師父的兩個法身給我調整身體,一邊一個,還讓我看到了皮殼內不好的東西。得法後,師尊曾多次給我調理身體。有一次吐血,吐個不停,那時心裏甚麼也不想,就是返本歸真的,結果很快就過去了。得法後,我知道得法的不易,學法很積極,到煉功點學法煉功從不遲到早退,而且注重心性的提高。學法修心不久,我的親朋好友和業務上的伙伴都說我變了,變好了,而且各方面都變好了。當然這是師尊的呵護和大法的威力。可是很可惜,修了幾個月的時間,七二零就開始了。雖然學法才幾個月,我還是讀了很多遍法,背經文三十七首,《洪吟》七二零那天才請到手,我一邊哭一邊背,當天下午就背下來了。

七二零後不久我就帶了四個同修上京,到當時北京的一個大集體學法點。晚上我看到從門口到陽台站著一列長長的天兵天將在站崗,手裏還拿著銅錘。在北京我前後到過五個學法點,人最多時有兩百多人,最少也有幾十人,遇到很多的神奇事。一次,我到車站接人,重慶來了三個同修(一女二男)。我接到他們後,其中一個一米七七高的男同修下車後就大叫肚子痛的不行了,為了避免麻煩和學法點的安全,我一米五八的小個子背著他就走,很順利的就到了學法點,其中還背著他上了兩個六樓,這在平時,我根本做不到的。還有一次,北京的協調人發覺有特務混到學法點裏來了,他將一些覺得有一定可能性的同修安排住在了北京近郊農村裏,並讓我去和他們交流。我去了之後,先學法,然後從我自己談起,談了自己得法的經過和心得體會,然後我讓大家分別談體會。很多同修都談了自己的體會,最後打進來的特務想溜走。為了同修們和學法點的安全,我想盡了辦法將她留住,她沒辦法溜掉,直到第二天。第二天中午有警察將她帶走,她就再也沒回來;我趕緊通知了其他幾個學法點,並讓同修立即轉移,安排完後,我回到學法點,發現派出所警察已經進到屋裏,雖然裏面有我的證件和包裹,但我甚麼也沒要就走了,心裏感謝師尊的呵護。

證實法期間我兩次上北京。第二次上京我和三位白沙河的同修、三位太原同修一同證實法,隨後我們被警察拉到平谷縣,離北京136里。當晚我們被警察非法關押在車裏時,我夢裏見著師尊給我端了一碗麵來,清清的水中有三根麵條,用筷子一拌就是一碗,我說我是李洪志師尊的弟子,我不吃別人的東西。師尊說我是李洪志呀!我就全吃了,結果一兩天都不餓。

我從北京證實法回來後當地邪惡之徒對我進行了抄家迫害,將我的二十三本大法書、師父的法像照片都抄走了,並讓我簽字,我不簽字並說:誰破壞法誰將承擔後果,誰操控、誰指使,誰承擔責任。邪惡之徒抄家時將我家的床、各種櫃子都翻遍撒了一地。

抄家後到二零零二年這段時間裏,我在看守所裏被非法關押了接近兩年;關在看守所時,我們當地組織部和正副書記來找我,他們二人為勸我放棄大法,把眼睛都哭腫了,最後還威脅說要開除我的黨籍,我雙手合十說,感謝幫忙,謝天謝地。

看守所裏出來後,在零二年我又被非法勞改四年,關押於成都市洪安鎮。在非法勞改期間,惡警用各種手段折磨我。有一次惡警李小紅將我連拖帶拉,鞋掉了,衣服也扯落了,還用衣服塞我嘴。最後派了四五人將我關到小間裏,把所有的門都插上,不准我出去。當時小間裏的水泥地還是濕的,裏面還有大便。就這樣關了我一年時間。在這一年時間裏,惡警們每天安排一個被邪惡欺騙而邪悟了的同修在門口喊口號,製造假相。惡警還想給我拍電視誣陷大法,我堅決不配合,沒有給它們機會;而且我每天堅持給送飯的人講真相,給警察講真相,每天堅持發正念。有一天開桃花會,有二千多人參加,我認為機會來了,我站在床上,請師父加持,我要讓二千多人聽到真相,在小間裏反覆地喊著:法輪大法好!我知道有很多人會聽到我的聲音,因此我喊的過程中淚流滿面。在被非法關小間期間,李小紅還和醫院的負責人勾結在一起,在飯裏給我放了藥,造成我神智迷糊。甚至我回到家時,家人都還說我呆呆傻傻的。關小間期間,她們為了欺騙我給我換了四次房。

我被關在小間裏後又關在一個勞改生產車間三個月,在車間時又讓我坐在牆角裏不准動。

邪惡之徒們還迫害我的兩個兒子。他們在抄家時將我兩個兒子的士兵證也給弄丟了,還脅迫我兒子的單位開除了他兩個的工作。我二個兒子為了保衛國家參軍入伍,退伍後分配了工作,邪惡之徒因為我為法輪功說真話從而也將他們二人開除了工作,而且還將他們二人的士兵證弄丟,害得他們出去打工,還不好找工作。惡人真是不要我們生活了。從99年我被迫害以來,都是我大兒子在管我,冬買冬衣,夏買夏衣,每月寄100元生活費給我,還給同修們大衣、棉衣、毛衣、涼鞋等,每月來看我。當時我被送到勞改隊監獄時,惡警沒有告訴我的家人。大兒子為了找到我幾乎都急病了,他租了一輛車找遍了四川省的各個監獄。找到後,由於他沒帶證件,惡警不讓他看我,在門外哭到天黑。每次來他都會哭一次,惡警、犯人都看見了,這是他在我回來後告訴我的。

在監獄裏,我也犯了錯。當時惡警將一些有執著的大法修煉者洗腦後,讓她們繼續對堅定的同修進行洗腦,做所謂的「轉化」工作,而且許諾轉化一個同修減刑三個月。當我從勞改隊的小間轉到勞改生產車間時,後來有被洗腦後的邪悟者打報告要到車間來給我做工作。因為我當時不理解為甚麼大法修煉者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出來給同修做所謂「轉化」工作的居然是大法修煉者。因此我就跟著邪悟者邪悟了,當同修把抄好的所謂的「轉化」書拿給我讓我照著寫,而且說是師父安排的,我就違心的寫了。後來警察就和邪悟的同修們都爭著請我吃飯,還說我新生了,而且還說天天有好菜好飯給我吃。可我一點也不高興,晚上指導員找我了解情況,我說:我的生命的意義就是返本歸真,現在這種情況是活著一點意義也沒有,還不如死了;那晚姓高的監獄長也來了,我說你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我是一個走在神路上的人,我還跑到樓道裏發誓,誰也動不了我。從那以後,沒有人再找我,直至放我走。

我多麼希望自己跟上正法進程,我過去或多或少有不在法上的,所說所作、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永遠的作廢,執著及人心一律作廢,以前如跟舊勢力簽過約的,我現在聲明一律作廢,緊跟偉大師尊的正法進程。請師尊呵護我,我一定放下一切人心,跟上正法的進程。

我多麼想跟上正法的進程,我寫過三次嚴正聲明。從勞改隊出來的第二天就跑到同修家裏去了,把嚴正聲明給了她,當時同修說找不到往哪送,有的說還要去找人,都石沉大海,我希望這次能實現,希望明慧幫我修改後給我登出來。我一定跟上進程,放下生死就是神,不對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還有一件事我要想同修道歉:我的「轉化」從內心講我是不承認的,同修們心裏也知道,而且包括警察也明白。我決不承認甚麼轉化,可心裏不承認,但我的狀態總是不太好。回到老家時,親人找人來叫我打鑼,我堅決不同意。後來我說看看吧,反正我不信。後來就來到了重慶。到重慶後參加集體學法小組學法,後來我的狀態不好身體出現嚴重消業狀態:出氣發喘,連走路都喘,一身都腫,難受極了。同修們怕我影響大法,就把我的大法書全部送人了,一本都沒給我留,我就到同修家裏鬧,說:「不把書給我,我就吊死在你門上。」其實這些書都是同修給我準備的。當時是我的人心起來了,我只找了對方,沒按師尊要求任何時候都要找自己。現在我真誠的向同修道歉。對不起,當時我的行為哪裏像一個修煉人,連常人都不如,這是我人心起來了,給邪惡鑽了空子,給整體帶來了不好,致使學法小組解散了。這是由於我,造成了我們整體有漏!我要從現在開始,多學法,放下所有人的執著,達到整體提高,使同修們回到集體中來,共同精進,恢復學法小組,跟上師父正法進程,走向圓滿。

聲明人:大法弟子李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