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親身經歷看高智晟律師遭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近日看了高智晟律師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勾起了我對九年前的往事的回憶。對於過去遭受的非人待遇,形同一場噩夢,我不願再去提它。然而持續九年,中共邪黨的暴行不但沒收斂,反而變本加厲。我深深地感到悲哀與憤怒。正如高律師在文章中所說的,暴徒在行兇後還說,「把這次的事說出去了,你×的死期就到了,幾位大爺隨時找你敗火。」

他們知道自己的惡行是見不得光的。正因為如此,我決定曝光邪惡。在那稍平靜的心中重新找尋噩夢般的回憶。

九年前,法輪大法遭到江氏邪惡集團與中共邪黨的邪惡鎮壓,我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被抓被打,並被關押進了看守所。在那裏我遭到了殘酷的迫害。經歷了生與死的掙扎,經歷了冰與火的魔煉。

在被抓進看守所後,我們在寒風中靠牆佇立,直到晚上。只因為不講姓名,我被警察瘋狂的拳打腳踢。臉被打腫得沒有知覺。甚至下毒手用皮帶勒緊我的脖子,直到皮帶斷掉……

後來被交給兩個毫無人性的警察。他們衝上來不由分說,就用電棒電我的臉、嘴唇,甚至電我的腹部與下身。兩根電警棍左右夾擊,我感到臉上的肌肉直顫抖,被刀割一樣的疼痛。看到高律師在文中講到被四支電警棍電擊,那種痛苦的感受不是我的兩倍,應該是數倍。

那被電火燒的滋味太殘酷了。那些邪惡警察對待法輪大法弟子就是用這種殘酷的手段呀,逼迫其講姓名地址,逼迫其放棄修煉。

看看高智晟律師在文中提到的王姓頭目說,「高智晟,你這幾位大爺給你準備了『十二道菜』,昨晚才給你伺候了三道,大爺我就不愛囉唆,後面還要讓你丫的吃屎喝尿,還要拿簽子捅×的「燈」(後來才明白是指生殖器)。你×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的全見識一遍。對法輪功酷刑折磨,不錯,一點都不假,我們對付你的這十二套就從法輪功那兒練過來的,實話給你說,爺我也不怕你再寫,你能活著出去的可能性沒有啦!把你弄死,讓你×的屍體都找不著。」

作為一個法輪功修煉者,作為九年前親身經歷過這些迫害的我,今天再聽到這些話,感到非常的悲哀、憤怒!為甚麼這場迫害還在持續?還能在中國存在下去呢?中共邪黨一天不除,這場迫害一天不會停止。

在我遭受電火燒仍不講姓名的情況下,我被推進了牢房,遭受牢房裏犯人的毒打,被逼迫喝尿,但在我嚴厲的呵斥下,犯人退縮了。倒讓犯人見識了大法弟子「威武不能屈」的氣概。

惡警與犯人往往是狼狽為奸的,他們看這個牢房的人不夠惡,往往採取「換監」的手段。

當我換到另一個監室,遭受了用冰冷的水潑灌的痛苦。一進房間就被脫光衣服,在寒冷的數九隆冬,被數個犯人用冰冷的水潑灌,不讓有喘息的機會,就感覺每一個細胞都是冰冷的。最終他們還是無能為力,無法知道我是哪裏的。他們累了,就停下來了。那時我全身的骨骼、肌肉直顫抖,不由自主的顫動……

當我出獄時,那個打我的惡警說「出去後不要告訴別人」,這和高律師在文中講到「在每次的折磨我的過程中,他們都會反覆威脅說,如果將來有一天,把這次的經歷說出去,下次就會在我的妻子、孩子面前折磨我。」多麼相似啊!

可見惡人既知道這種惡行是慘不忍睹的,又害怕這種惡行暴露在陽光底下,所採取的威脅的手段。也可見他們是多麼的恐懼!

希望大家看清中共邪黨的邪惡本質,大家一起來揭露邪惡,讓大家來看看中共邪黨到底是甚麼貨色。希望世人能夠認真閱讀《九評共產黨》,那些對中共邪黨還抱有幻想的人能早日清醒,早日退出中共邪黨、共青團、少先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