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歲老人關於訴江案的感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我是福建大法弟子,今年八十七歲,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今天聽說江澤民被西班牙法庭起訴的消息,心情非常高興,我覺得這是血債累累的江澤民罪有應得的報應。

大法開傳,多少眾生走進大法中來。在我修煉不長的時間裏,我這個年逾古稀的老人,通過煉功身體上出現了無病的狀態,思想也得到了昇華,好事爭著做,壞事不沾邊,家裏人也很高興。

可是這樣一個利國利民的好功法卻卻招來共產邪黨頭子江澤民的嫉恨,發動全面殘酷的鎮壓。他們偽造天安門自焚騙局來矇騙全國人民、給法輪功抹黑。我在邪黨開始鎮壓以後不久,就到省信訪局講真相,但是選出的代表都被公安綁架,我不是代表但是因為我出現在信訪局,所以也被福建省安全廳特務綁架,對我進行了長達十多個小時的審問。他們威脅、恐嚇我,要我供出所謂的「法輪功組織」,並承認真相傳單是我發的,否則就要判我勞教、坐監獄,由我自己選擇。我沒有被他們嚇倒,堅信正的一定會戰勝邪的。後來他們見在我嘴裏得不到甚麼東西,就找了個台階下,叫我回家好好想想,想好了再作交代,要我和他們做朋友,言下之意是要我做特務內線。但這是白日做夢。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為了給大法討個公道,我帶了平時節約的一點錢去了北京。在天安門廣場上我看到不少法輪功學員打開橫幅,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還有西方法輪功學員,但是他們都被警察推上警車,帶走審問。天安門被江澤民一夥人當作了迫害善良的法輪大法學員的地方。

我也被抓到駐京辦事處送回本地。回來後,我被單位罰款、退休金被降低,很多福利待遇都失去了。在苦難中,我的名字上了黑名單,電話遭監控,家四週經常有人盯梢,去哪裏都有人跟蹤,我失去了做人起碼的自由權利。後來,單位和街道一夥人把我強行送進「轉化班」進行所謂的「轉化」。那裏是中共邪黨專門對大法學員進行洗腦的地方,他們胡說甚麼到北京上訪是反國家、反黨、是配合美帝國主義反華勢力等等,一大堆帽子套在我們法輪功學員頭上。精神上的壓力、肉體上的痛苦,我們大法學員都遭遇過。我所熟悉的許多大法學員被勞教、判刑、送進精神病院,被毆打折磨,被注射藥物。但是就是在這樣的迫害中,我們每個大法學員都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對打我們的警察講真相,想讓惡警明白真相,慈悲於他們。

這十年走過來,人們以為法輪功現在沒有被迫害了,其實這是善良的人們對共產黨本質沒有看透。就在最近,福建師範大學有三個女大法弟子(葉巧明、王秀琴、范可娟,均是師大退休教職員工家屬或正式員工)又被福州市公安局國保大隊惡警周迅為首的一夥人綁架。他們非法入室綁人,還搶走電腦、手機等,行徑和土匪有甚麼兩樣?現在還要非法要起訴這三個女大法弟子。我真的想問問江澤民、羅幹這二個共產黨頭子:她們到底犯了甚麼罪?難道維護自己的信仰也有罪麼?有罪的是你們這些國家黑社會頭子!

好在公義自在人心,通過我們大法弟子的堅持不懈的努力講真相,現在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正義之士開始出來為大法討公道了。這次西班牙法庭起訴江澤民就是個大快人心的好消息。這說明江澤民之流的邪惡之首最終要被正義的法庭所審判,正義必將戰勝邪惡。

我希望越來越多的中國老百姓都覺醒起來,退出中共邪黨一切組織,徹底拋棄它,才能做自己真正的主人,把騎在中國人民頭上的這個歷史上最邪惡殘忍的中共邪教徹底清除出神州大陸,絕不能讓他們繼續作惡了。

這是我這個87歲老人真心的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