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思維方式,讓自己「正」起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刊登了一篇文章《由徵兵看中共滅亡前的膽顫心驚》,當看到「甚至有的報名參軍者,被多個領導盤問是否學煉法輪功?對法輪功甚麼態度?是怎麼知道法輪功的?鄰居、所居住一片是否有學煉人?有無海外親戚……」,忽然出了一念,覺的有些擔心:邪黨使出這樣的流氓手段,會不會強化人們的恐懼心理,增加他們得救的難度?

接下來看到作者的分析,「開始那些十幾歲的小孩還不知道中共害人,經過中共這一鬧,人人都知道了中共歷史上曾害過人,醜事一下抖開了。中共傻就傻在,怎麼就不明白靠這樣征來的兵,他能『聽話』嗎?能甘心為中共賣命嗎?當槍不聽黨指揮時,那中共不快完了嗎?中國人講:『害人如害己』、『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中共此時正在心驚膽戰、惶惶不可終日、草木皆兵中等待著罪惡懲罰這一天的到來。」看到這裏,恍然大悟,知道自己錯了,錯在了錯誤的思維方式。修煉人遇事後的第一念是極為重要的,而我的第一念是負面的,這是人的思維方式。

人世間任何一件事情,按照相生相剋的理,都是善惡兩面同在的。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必須選擇、認可正的一面,因為修煉的人是有能量的,選擇正的一面的同時就在加強它了,就在讓它向正的方向轉化。師父說:「如來是踏著真理如意而來的這麼一個世人的稱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導航》〈美國西部法會講法〉)自己的思維不正,空間場被負的東西佔據著,怎麼對正的因素負責?

從另外一方面來說,常人的思維是習慣性的看那些負面的東西,這是常人解決問題的一個步驟:先看到問題、然後分析,最後嘗試各種辦法解決問題。對常人來說,這樣的思維無可厚非,但對修煉人來說就是錯的。師父說:「因為過去人類社會沒有正理,所以人是不會用善來解決問題的,人從來都是用征伐的手段來解決人的問題,所以這就成了人的理。人要想成神、走出人的狀態,那就得放下這種心,得用慈悲來解決問題。」(《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清除「情緒」,改變思維

怎樣改變思維方式呢?師父說:「因為人有情在,生氣是情,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那麼作為一個煉功人,一個超常的人,就不能用這個理來衡量了,要突破這個東西。」(《轉法輪》第六講)在我現階段層次的認識,「情」在頭腦中最直接的反映就是各種情緒,比如擔心、焦慮、著急、喜歡、厭惡……修煉人的狀態應該是平和慈悲而又樂觀的,任何情緒都屬於不正確狀態,要解體清除,而不能像一個常人一樣習慣了,覺的很「正常」。解體清除各種情緒的同時,再查找一下它的根在哪裏,連著哪一顆執著心,這樣慢慢的情緒就會越來越少,越來越接近於神的狀態。

另一個容易反映在頭腦中的東西就是對人對事負面的評價。這個東西一旦出現,要立刻警覺,它決不是一個修煉人的思維方式。有一次,我在一天之內遇到三四次有人在背後罵別人,罵的惡狠狠的很難聽。我想這肯定不是偶然的,是在提醒我甚麼?是不是我對別人不善?後來我想到前幾天天氣非常冷,丈夫帶孩子出門不給孩子戴帽子,開車時孩子開窗也不管,結果孩子感冒發燒了。我對丈夫很不滿,當面沒說甚麼,背地裏卻跟好幾個人抱怨他不會帶孩子。修煉人的抱怨與指責不是小事,就跟常人說髒話狠狠罵人沒甚麼兩樣。其實自己完全可以正面對待這件事情,善意提醒丈夫:讓孩子吃點苦增強抵抗力沒甚麼錯,但不能急於求成,循序漸進才能收到好效果。如果我這樣做,相信他一定能夠接受,以後會把事情做的更好,而孩子本身遭罪消業也不是甚麼壞事。一件事情,可以是好事也可以是壞事,關鍵看你從甚麼角度對待它。

改變思維方式需要不斷的練習與強化

在常人中生活,我們不會懷疑擰開水龍頭會有自來水流出來,因為經過天天實踐,早已習慣成自然。而有些法理,我們只是表面上「明白」,卻很少認真做到,所以遇到事情往往大打折扣。比如我們都知道修煉人遇到的任何一件事都是好事,但往往遇事時就忘了,光顧著著急解決問題去了。如果我們平時注意練習,每遇到一件事就認真想一想:一、這件事是好事。二、具體說一說,到底好在哪裏?三、怎樣將它變成好事?漸漸的將人的思維方式、尤其是好壞的觀念扭轉過來。最近很多同修都談到了運用神通是一個「習慣成自然」的事,我覺的改變思維也是一樣,需要注意練習。

以上是個人一點膚淺的想法,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