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蘭煉動力廠副廠長和妻子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通訊員甘肅報導)楊銘湘,男,今年六十八歲,原蘭煉動力廠副廠長,現退休。黃菊平,楊銘湘的妻子,今年六十六歲,原蘭煉職工,也已退休。他們家住蘭州市西固區蘭煉福利區家屬院1119棟樓三單元三樓一號。楊銘湘、黃菊平夫婦因修煉大法獲得健康,可是在九九年之後,他們屢遭迫害,曾於二零零三年被綁架、酷刑逼供和奴役。

修大法擺脫病痛

修煉前,楊銘湘身體虛弱,一年四季經常感冒,並且每年冬天都要因病重住院治療;黃菊平患有美尼爾氏綜合症,倆人醫藥費不知花了多少,但還是四處求醫無效,病情沒有一點起色。就在他們時時遭受病痛折磨之時,一九九七年六月底,一位大法弟子給他們洪法,介紹了法輪大法,他們就走進了大法修煉。

一九九八年元月初,楊銘湘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他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幾天就闖過了這一關,從此身體健康了,再也沒住過院。修煉後,黃菊平的美尼爾綜合症有一天突然犯了,她從老伴的身上已經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堅信師父講的話都是真的,她認識到這是在過病業關,三天就過去了,她的美尼爾氏綜合症也就不翼而飛了。夫妻倆真正感到了無病一身輕,每天都忙於學法、煉功和洪法之中。

進京說真話遭非法拘留

這美好的時光實在是太短暫了,九九年「七二零」就來了,面對鋪天蓋地的造謠謊言和栽贓陷害,他們聽到有同修去北京上訪,為大法說句真話,他們也相繼去了北京。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五日,黃菊平在天安門廣場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時被警察抓上警車送往密雲看守所,關了一天一夜後被接到蘭煉駐京辦事處,由蘭煉退休部直接送到桃樹坪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在那裏每天讓他們幹搬磚拉土等重體力活,無償剝奪勞動力。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楊銘湘到天安門廣場打坐被警察非法抓捕送往宣武看守所。當時的北京飄著雪花,天氣很冷,惡警為了讓他說出姓名地址,把整桶的涼水讓他脫光衣服從頭上往下澆。他在裏面絕食了三天被接到蘭州駐京辦,後又轉到蘭煉駐京辦,蘭煉動力廠書記徐杜林把他接回直接送到西固區寺兒溝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不堪騷擾離家出走

二零零零年七月,黃菊平從桃樹坪回到家,從此黃菊平成了蘭煉的「重點人物」,接下來的幾年裏,他們家再也沒有安寧過。蘭煉公安處派蘭煉福利區派出所警察隔三差五到家監視她是否在家,干擾得一家人過不了正常的生活。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八日,西固分局聯合「六一零」企圖抓捕他們夫妻,他倆被迫流離失所,家裏只剩下小兒子一個人。十九日半夜,公安分局的人敲開門在家到處搜尋他們倆,沒找著人才走了。自此以後,蘭煉公安處和蘭煉動力廠派人二十四小時在他們家樓下蹲坑,並且晚上不讓小兒子關燈,隨時敲門就得隨時開,影響得小兒子一夜都休息不了。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蘭煉公安處還打電話到他們老家河北灤縣親戚家找他們倆,並威脅恐嚇親戚交出他們夫妻。同時公安在蘭州、榆中、靖遠和天水的親戚同學家派人親自去找。

在到處找不到他們的情況下,二零零二年,蘭煉工會讓《蘭州晚報》和《甘肅報》都刊登了黃菊平的照片,並揚言在報上限定的日期內,讓黃菊平回家,否則就開除黃菊平的工職。惡人為了尋找他們夫妻倆動用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不知耗去了多少老百姓的血汗錢。

綁架、酷刑逼供、奴役和勒索

二零零三年八月三日上午,楊銘湘、黃菊平從新武都路租住的房子出門時,被市局國保大隊魏東、劉勇、何波三人綁架,並從楊銘湘的衣兜裏強行掏走鑰匙打開房門非法抄家,抄走現金八千元、電腦、打印機、電視機、手機和手錶等物品。

他倆被綁架到市公安局,為了得到口供,魏東他們給他倆上了「鐵椅子」的酷刑(讓人坐在鐵椅子上,戴上腳鐐手銬,並戴得很緊,稍一活動腳鐐手銬就會勒進肉裏),他們倆不配合邪惡的任何命令和要求,惡警一無所獲,下午把他倆送到華林山第二看守所,強迫楊銘湘每天剝百合,八月二十九日轉到了龔家灣洗腦班,限制人身自由,每天威逼寫「三書」,強行洗腦。到零三年底零四年初黃菊平和楊銘湘才相繼回到家中。在洗腦班的三個月時間裏,每人都被從工資裏勒索扣走了一萬元的所謂生活費,不知洗腦班給大法弟子吃的是甚麼山珍海味,一月竟有這麼高的生活費。

楊銘湘回來後,一直去市局找魏東要被他們非法抄走的私人財產,魏東只給了楊銘湘的身份證和手錶,其它物品至今不給。

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善惡有報的天理是永遠不會變的,勸告那些至今還追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能夠棄惡從善;勸告魏東早日歸還大法弟子自己的私有財產,以免大難來臨之際能給自己留條退路,不要成為邪黨的陪葬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