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黃梅縣蔡山鎮數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紀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明慧通訊員湖北報導)

一、徐貴珍被迫害紀實

徐貴珍,女,現年四十九歲,家住黃梅縣蔡山鎮蘭橋村四組。在一九九八年她聽村裏人講修煉法輪大法可以祛病健身,家庭安順,就請來《轉法輪》,仔細閱讀,又學會法輪功五套功法,真的受益無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大法後,她想:這麼好的大法居然蒙受如此不白之冤,我要到北京上訪,澄清事實。在二零零零年六月,徐貴珍到北京去上訪,被本村村民惡意舉報,蔡山鎮派出所惡警何亞軍(副所長)到北京,找到她與另二十餘名大法學員,惡警何亞軍用偽善的手段欺騙她說自己是到北京出差,並對她和另十九名蔡山鎮大法學員說:你們回去,蔡山鎮派出所不會找麻煩。蔡山鎮二十名大法學員聽信惡警的謊言,坐火車一路被惡警何亞軍押送回來。剛到江西省九江市火車站,就被蔡山鎮派出所一群惡警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
蔡山鎮派出所惡警非法審訊時,很多大法學員遭到毒打和惡警們下流謾罵,並強制她們出綁架她們的出租車車費。非法審訊時,惡警殷曉峰(音)把徐貴珍的頭往鐵門上撞,撞得她頭暈目眩、眼冒金星,並用下流的語言謾罵她。隨後惡警殷曉峰又用警棍狠毒的抽打她的全身,她的身體被打的大面積青紫。

迫害一夜後,第二天惡警們把她劫持到黃梅縣第二拘留所迫害。迫害期間蔡山鎮派出所惡警吳登奇(音)到黃梅縣第二拘留所非法提審,逼她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她未妥協,迫害十五天後,蔡山鎮派出所惡警把她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逼她踩大法師父像,她未踩。此次迫害蔡山鎮派出所敲詐一千元,黃梅縣第二拘留所敲詐三百元,家人探望花費五十餘元。

二零零二年六月,蔡山鎮派出所惡警把徐貴珍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一戴眼鏡的惡警用手毒打她頭部,她的頭被打的暈眩。另一名惡警把她身上穿的煉功褲從右褲腳撕開到褲襠,她對惡警說:「你們撕我褲子幹嘛?我的褲子礙你們甚麼事嗎?」惡警說:「你就不應該穿這褲子。」迫害一夜,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黃梅縣第二拘留所繼續迫害。蔡山鎮派出所惡警到黃梅縣第二拘留所非法提審,逼她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她未妥協。此次迫害十五天,黃梅縣第二拘留所敲詐三百元,家人探望花費五十餘元。

二、向鳳娥被迫害紀實

向鳳娥,女,現年四十四歲,家住黃梅縣蔡山鎮蘭橋村六組。未學大法前,她經常和婆婆生氣,心情鬱悶,總想有一個不生氣的辦法。一天她聽村裏女孩說學法輪功能不生氣,還能鍛煉身體。她說等她棉花撿完後再學。棉花撿完後,她真的來學法輪功了。看完《轉法輪》,她才明白要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從此後她與人為善,真誠待人,處處忍讓,和婆婆再也不生氣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江氏流氓集團在中國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大法後,她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人身自由權、信仰自由權,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進京上訪,為大法和師父、煉功者洗刷不白之冤。她步行到武穴市火車站,在蘄春火車站被惡警綁架,惡警逼她與另幾名大法學員下火車後,劫持到蘄春派出所,蔡山鎮派出所惡警吳登齊(任所長)指使幾名惡警把她與另幾名大法學員從蘄春派出所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

一到派出所,指導員陶登九(音)、熊雄(同)等五名惡警同時圍上來毒打她,惡警陶登九用手電筒打她的太陽穴,另幾名惡警對她拳打腳踢,把她打倒在地後,惡警們用腳在她身體上踩。打了一個小時,她被打的全身大面積青紫,旁邊的人嚇得發抖。在派出所折磨二十四小時才把她放回家。

幾天後,蔡山鎮派出所惡警吳登奇(任所長)夥同蔡山鎮綜合治理辦公室幹部李紀良(音)、政法委胡統一(音)在蔡山鎮派出所辦洗腦班,把她與另二十餘名大法學員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逼她們在派出所挑泥巴填派出所院子並逼迫她們放棄修煉法輪大法。迫害二十多天,大法學員們集體絕食抵制迫害,惡警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一月,黃梅縣公安局駱惡警(任局長)夥同蔡山鎮蘭橋村村長費玉中(音)到她家騷擾,看到她家有大法書籍,駱惡警打電話到蔡山鎮派出所,陶登九、殷曉鋒二惡警開警車到她家把她綁架到派出所,一到派出所,惡警殷曉鋒把她吊銬在窗子上後,下流的用手在她胸部摸。非法審訊後,惡警們連夜把她劫持到黃梅縣第二拘留所迫害。在黃梅縣第二拘留迫害期間,黃梅縣公安局劉科長非法提審她,劉科長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她說:「還煉,斷頭也煉,槍斃也煉。」惡警劉科長用拳頭狠毒的打她的後背。此次迫害十五天,黃梅縣第二拘留所敲詐三百元,家人探望花費五十餘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大法學員向鳳娥再次到北京去上訪。被蔡山鎮派出所惡警何亞軍騙回蔡山鎮。蔡山鎮派出所惡警非法審訊時,很多大法學員遭到毒打和惡警們下流謾罵,並強制她們出綁架她們的出租車車費。非法審訊時,惡警殷曉峰(音)用警棍毒打她,當夜把她劫持到黃梅縣第一看守所繼續迫害。她在黃梅縣第一看守所監號裏煉功,惡警費井水唆使刑事犯把她拖出監號,刑事犯手拿一米多長的竹片抽打她的屁股,她的屁股被打的大面積青紫。她絕食反迫害,惡警費井水唆使刑事犯把她呈「大」字型綁在木梯上,(刑事犯綁她的過程中,她的上衣撕開,刑事犯用下流手段在她上身亂摸)刑事犯用力按住她的頭,惡警費井水用湯匙撬開她的嘴,灌濃鹽水。她的丈夫也和她到北京證實大法,和她同時被蔡山鎮派出所劫持到黃梅縣第一看守所,家裏莊稼無人問津,經濟收入損失幾千元。此次迫害六十天,黃梅縣第一看守所敲詐一千八百元。

二零零三年六月,蔡山鎮派出所惡警何亞軍(任副所長)夥同蘭橋村村幹部陳亞華等三名惡警晚上十點左右到她家,非法抄家後把她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黃梅縣國保大隊四名惡警非法審訊她,兩名惡警用書狠毒的抽打她的臉,她的臉被打腫,嘴被打的血都濺到牆上去,胸前的衣服也淌了很多血。惡警怕暴露他們毒打逼供,把她叫到衛生間,想脫她的衣服,她高喊「耍流氓」惡警才住手,把她放回家。

回家四天後,蔡山鎮派出所梅建華等四名惡警又到她家,很多村民都來觀看。李惡警用手掐她十四歲孩子的脖子,村民都憤怒的對惡警們說:「不能打孩子,還有王法嗎!」李惡警才住手。惡警們把她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非法審訊後,劫持到黃梅縣第一看守所迫害二十八天。蔡山鎮派出所敲詐九百元,黃梅縣第一看守所敲詐五百元。

三、郭仙花被迫害紀實

郭仙花,女,現年六十四歲,家住黃梅縣蔡山鎮蘭橋村六組。未學大法前,她經常手部麻木,身體多處有病,經常在廟裏燒香拜佛,祈求佛爺保祐,身體不適也未見好轉。在一九九八年聽村裏人說法輪功能治好她的病,又是修佛大法,她就請回《轉法輪》和學會法輪功五套功法,《轉法輪》裏講的大法「真、善、忍」教會她做人的道理,每天她都堅持煉功,她的身體很快康復。

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她步行到武穴市火車站,在蘄春火車站被惡警綁架,惡警逼她與另幾名大法學員下火車後,劫持到蘄春派出所,蔡山鎮派出所惡警吳登齊(任所長)指使幾名惡警把她與另幾名大法學員從蘄春派出所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非法審訊後在蔡山鎮派出所迫害一夜,才把她放回家。此後,蔡山鎮派出所惡警吳登齊夥同村幹部費入中逼迫蔡山鎮二十名大法學員每天早上六點鐘到蔡山鎮派出所挑泥土填派出所院子,中午不許回家吃飯,晚上六點鐘才能回家,惡警還經常非法審訊二十名大法學員,郭仙花也在其中被迫害,迫害十五天時,大法學員們集體絕食抵制迫害,惡警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大法學員郭仙花再次到北京去證實大法。在北京被蔡山鎮派出所惡警何亞軍(副所長)騙回蔡山鎮。蔡山鎮派出所惡警非法審訊時,很多大法學員遭到毒打和惡警們下流謾罵,並強制她們出綁架她們的出租車車費。

非法審訊時惡警陳繼元(音)用警棍狠毒的對她全身抽打,打的她全身大面積青紫。惡警汪幹林(音)問郭仙花是誰叫她去北京,她對惡警說:「說甚麼說,我在北京買好車票自己回家,又沒找你麻煩,你還抓人。」惡警汪幹林用書在她嘴上狠毒的打十餘下,把她的嘴唇打腫,牙齒被打活動了,痛很長時間。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黃梅縣第二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後,蔡山鎮派出所惡警把她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逼她踩大法師父像她躺在地上不踩。第三天蔡山鎮派出所夥同大隊幹部再次用強制手段逼她踩了,惡警們才罷休。此次迫害黃梅縣第二拘留所敲詐三百元,蔡山鎮派出所敲詐一千元,家人探望花費一百餘元。

四、田鳳娥被迫害紀實

田鳳娥,女,現年五十歲,家住黃梅縣蔡山鎮蘭橋村三組。未學大法前,她經常在廟裏燒香拜佛,也未得到修道的真經。另外她還患有嚴重的氣管炎、頭暈等症,也想在廟裏求佛保祐病好。但是結果都讓她失望。一九九八年二月十五日,她喜得法輪大法,請來《轉法輪》虔誠的閱讀後,才知道這是自己一直在尋找的修佛大法,她又學煉法輪功五套法,往日身體的病症也都康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邪黨集團在中國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大法後,她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人身自由權、信仰自由權到北京上訪,為大法、為師父澄清冤情。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她步行到武穴市火車站,在蘄春火車站被惡警綁架,惡警逼她與另幾名大法學員下火車後,劫持到蘄春派出所,蔡山鎮派出所惡警吳登齊(任所長)指使幾名惡警把她與另幾名大法學員從蘄春派出所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一到蔡山鎮派出所,惡警便用惡毒、下流的語言謾罵她們,非法搜身後,一惡警(名不詳)用警棍狠毒的抽打她的全身,打的她全身大面積青紫,在蔡山鎮派出所迫害一夜後,才放她回家。

此後,蔡山鎮派出所惡警吳登齊夥同村幹部費入中逼迫蔡山鎮二十名大法學員每天早上六點鐘到蔡山鎮派出所挑泥土填派出所院子,中午不許回家吃飯,晚上六點鐘才能回家,惡警還經常非法審訊二十名大法學員,田鳳娥也在其中被迫害,迫害十五天時,大法學員們集體絕食抵制迫害,惡警才放她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大法學員田鳳娥再次到北京去證實大法。她看到北京天安門廣場到處是武警和警察,還有很多大法學員拉橫幅、煉功,拉橫幅、煉功的大法學員遭到武警和警察的毒打並拖上警車被綁架。她在天安門廣場煉功,被天安門廣場惡警綁架到天安門廣場附近的派出所,非法審訊後把她放了。後碰到蔡山鎮派出所惡警何亞軍(副所長),被騙回蔡山鎮。蔡山鎮派出所惡警非法審訊時,很多大法學員遭到毒打和惡警們下流謾罵,並強制她們出綁架她們的出租車車費。非法審訊過程中惡警殷曉峰用警棍在她的手背、全身狠毒的抽打。田鳳娥對惡警笑,惡警殷曉峰把警棍打掉地上才罷手。蔡山鎮派出所惡警還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書籍等物品。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黃梅縣第一看守所迫害兩個半月。黃梅縣第一看守所敲詐一千五百元,蔡山鎮派出所敲詐一千元,家人探望花費二百餘元。

二零零一年,蔡山鎮派出所惡警把她綁架到派出所後,有一名惡警說脫掉她衣服,她對惡警說:「你們脫女人的衣服,不是流氓嗎?」惡警陶登九(音)用五寸寬的長木板狠毒的攔腰打她幾下,把木板打碎了。非法審訊後,把她關進派出所號子迫害一夜,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黃梅縣第一看守所繼續迫害。她在黃梅縣第一看守所絕食抵制迫害,被惡警費井水唆使刑事犯把她拖出監號,把她呈」大「字型綁在木梯上,惡警費井水說絕食十一天的鹽要她一頓吃下去,隨後拿一碗很濃的鹽水逼她喝。她在監號裏背大法,惡警費井水唆使刑事犯把她拖出監號,刑事犯用粗木棍狠毒的全身抽打她,她身體上多處被打破皮。此次迫害四個半月,黃梅縣第一看守所敲詐二千元,家人探望花費二百元。

二零零五年,蔡山鎮派出所惡警夥同村幹部費國海把她綁架到蔡山鎮李英鄉洗腦班迫害,她走脫。

五、費月堂被迫害紀實

費月堂,男,現年六十歲,家住黃梅縣蔡山鎮蘭橋村一組。他從事油漆職業,患有嚴重的職業病:吐痰、吐膿、吐血。還伴有頭痛、肩周炎、腰椎病、關節炎、胃病、手指神經萎縮等症。手拿盤子、筷子像電打一樣難受。他的妻子以前經常往廟裏跑,也沒跑出甚麼名堂,他很反感。一九九六年他在湖北省武漢市打工回家,聽兒子對他說:「媽不到廟裏去了,現在煉法輪功呢。」他早就不想妻子到廟裏去,聽兒子講後很高興。妻子對他說:「你也來煉法輪功,和我做個伴。」當晚他就和妻子一起到功友家學煉法輪功。很快他的身體就康復了,真的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快樂滋味。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中共邪黨在天津迫害大法學員,他決定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人身自由權、信仰自由權、上訪權、申訴辯護權進京上訪,七月十多日,他和二十名大法學員合租一輛客車到武漢市坐火車到北京上訪。在黃梅縣高速路口被黃梅縣公安局惡警攔截後,和他一行二十名大法學員都被綁架到黃梅縣胡世柏派出所,蔡山鎮派出所惡警吳登奇(任所長)等幾名惡警趕到胡世柏派出所,把他和二十名大法學員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非法審訊,第二天把他放了。此後他和二十名大法學員每天早上六點鐘到蔡山鎮派出所挑泥土填派出所院子,中午不許回家吃飯,晚上六點鐘才能回家,惡警還經常非法審訊二十名大法學員。當時他還從事油漆工作,他在派出所挑泥土時正是年底,很多結婚辦喜事等著要家具,家具廠的老闆一時找不著嫻熟的油漆員工。就到派出所求情放他。蔡山鎮派出所不但沒有放他,還要打家具廠的老闆。無奈他白天在派出所挑泥土,晚上回家還要做油漆。迫害二十多天,大法學員們集體絕食抵制迫害,惡警才放他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他再次到北京去上訪。在天安門廣場他親眼目睹接二連三的有大法學員拉橫幅,喊「法輪大法好」警察和武警便蜂擁而上,拳打腳踢,用腳狠毒的在被打倒的大法學員身上踩。警察和武警把女大法學員的頭髮用力揪住往警車上拖。看到這種情景,他自言自語:北京是中國的首都,應該是和平美好的,怎麼都是警察和武警執法者在打人呢?之後他也被惡警拳打腳踢的毒打。他的眼睛被打的勉強睜開,眼圈青紫,臉也被打腫了。

被惡警何亞軍騙回後,惡警們連夜把他劫持到黃梅縣第一看守所,在黃梅縣第一看守所開始幾天,刑事犯每天都毒打他。

費月堂在黃梅縣第一看守所迫害兩個多月時,蔡山鎮中學開萬人批鬥大會,他被蔡山鎮派出所從黃梅縣第一看守所綁架到蔡山鎮中學批鬥大會批鬥。批鬥後,惡警逼他寫三書,他未妥協。此次迫害蔡山鎮派出所敲詐二千元,黃梅縣第一看守所敲詐一千五百元,家人探望花費二百餘元。

此後,蔡山鎮派出所惡警經常騷擾。

六、李月娥被迫害紀實

李月娥,女,現年六十七歲,家住黃梅縣蔡山鎮蘭橋村一組。做童養媳的她從小就幹很多的活,過度的勞累導致她身體患有很多疾病。病魔纏身使她終日鬱鬱寡歡。兒媳婦對她說:「聽說好多人煉法輪功把病都煉好了,煉法輪功又不要錢,不妨你也煉你試試。」她就學煉起來,果然沒過多久,她的身體真的健康了,從那以後,她逢人便講法輪功太好了,李大師太好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在中國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大法後,她到功友家煉功,被惡人舉報,蔡山鎮派出所惡警把她綁架到蔡山鎮派出所,吳登奇、何亞軍、陶登九等幾名惡警非法審訊她。第二天把她劫持到黃梅縣第二拘留所迫害十五天。在黃梅縣第二拘留所迫害期間,她每天被逼勞動。此次迫害黃梅縣第二拘留所敲詐三百元,家人探望花費五十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