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方強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通訊員江蘇報導)江蘇方強勞教所位於江蘇省鹽城市東南角大豐與射陽交界的方強鎮,佔地數萬畝,原先是大豐監獄。初期,它有五個大隊:一大隊、二大隊、三大隊、四大隊和七大隊。二零零零年三月開始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之後的幾年中,江蘇方強勞教所利用各種非人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

一.大田超強度勞動

二零零零年當時迫害的手段主要是大田超強度奴役勞動。早晨四點起床,中午在大田裏吃飯,晚上天黑透了回監室;幹了一天下來,渾身既髒又臭,自來水很緊張,幾個水龍頭幾百號人搶著洗漱;幾百人排好長隊吃飯,飯食很差。

冬天挖河(不斷挖新河填舊河)、挖秧田、挖排水渠、挖田與田之間溝渠;每年三月下秧田。栽秧是最苦的,人手六棵,上千米長,不准抬頭、直腰。烈日炎炎,水曬得滾燙,沒帽子沒遮擋,到晚上蚊子密密麻麻,還有螞蟥。

田間撒化肥,百斤化肥口袋,肩扛幾千米去撒;麥田秧田打農藥,六七十斤藥水桶,從早背到晚,不管颳風下雨一幹多少天不得閒;到夏收麥子秋收稻子季節、有汽車不用,要人工運糧食,百十斤口袋,幾十萬斤麥子、稻子,不知道要跑多少趟;曬糧食也很苦,幾十萬斤糧食鋪得很厚,要我們不停的翻曬、揚場。

晚飯後,普通犯人休息了,而法輪功學員就被包夾逼著在門後靠牆站;有個常州交警被幾個流氓整個倒過來,豎在用來讓人大小便的尿桶上靠牆,天天如此。下半夜兩點後,才被放下來睡覺。一個小組勞教人員包夾幾個煉法輪功的。他們嚴禁煉功人煉功、講話;一煉功、講話,就被一群包夾流氓毒打、髒罵,非常邪惡。

到了2000年下半年,被綁架來的人越來越多了,整個勞教所都參與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主要惡警有周紅標、王廣篩、姜興海、王飛、朱俊林、陳金祥、張金全、魏雲、魏紅惠、劉家國、張漣生、谷以利、潘月華、姓邱的和姓鄭的等人,參與迫害的副所長姓胡。

二.中共撥款進一步「轉化」迫害法輪功學員

2001年上半年,江魔頭撥款四億元錢,給方強勞教所建新所區和購置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器材和設備。勞教所用包夾人員和大法修煉人參與各種建築材料搬運和砌築,幾百噸水泥叫包夾人員和法輪功學員裝卸,一天下來,包夾們都累趴下了,還叫法輪功學員一個個背回來。

新所區圍牆五米高,到處布置了紅外探頭,房間裏有電視、探頭、電風扇。食堂伙食也有所改善,佔地小了,便於管理了。給外來參觀的一看,真有點「人性化管理」的味道。可誰能看到這裏面掩蓋的是怎樣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日,邪黨在方強從新組建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二大隊,它們抽調最邪惡的警察和最流氓的犯人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幾百人的法輪功學員在不到一個月時間就有104人被強制「轉化」。手段之毒辣真是集古今中外流氓手腕之大全。這裏僅舉一例:惡警滿地用粉筆寫上攻擊師父與大法的文字,強迫法輪功學員用腳踩踏;將師父照片放大後,強迫法輪功學員用筆打叉、墊屁股底下坐;法輪功學員不幹,惡警就用八根以上高壓電棍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到處過電:燒糊了頭髮、鬍子、陰毛;燒爛了眼睛、鼻子、嘴唇、後背和下身;包夾流氓更毒更絕:踢法輪功學員的下身、用打結的皮繩沒頭沒臉猛抽,把法輪功學員四肢都拴上繩子向四方拽。當時,惡警王飛、張金全、張漣生、潘月華、姜興海、劉家國、魏雲、魏紅惠、陳應龍、姓鄭的等人,包夾孫長富、緒文軍、郭錫林、還有姓葛的姓包的等。也有很壞的猶大,像南通朱煜琪、儀征肖月乾、武漢蘇彥等人。

搬進新區後,二大隊和原先入所隊合併為四大隊,專門迫害法輪功,迫害手段更殘忍更隱蔽。僅舉一兩例:句東女子勞教所有法輪功學員被帶到方強強制「轉化」。開始是不讓睡覺,整夜折騰。後來猶大去了幾個,盡用邪悟的東西去輪番轟炸,收效甚微。折騰了一個多月。後來,更使用毒辣手段:不讓上廁所、強逼法輪功學員S站。還有一位是南通「610」送來的一個女教師。她歷經了更加難以想像的折磨:開始不讓睡覺,叫男包夾採取各種下流手段整她。儘管門窗被堵得嚴嚴實實,但淒慘的叫聲,還是不斷的傳過來。一個月過後,被非法判刑四年。

三.方強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手段

1、長期不讓睡覺是一個普遍手段。剛剛新來的、堅持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開始晚上都在十二點以後,才讓睡一會,而且是三個人擠一床,以防止煉功。

2、面壁,就是叫鼻子、肚皮、腳尖三點必須靠住牆,不靠就用腳踢,幾個包夾輪番整治法輪功學員。站多長時間惡警、猶大說了算。也有背靠牆:頭、臀部和腳後跟三點靠牆,筆直站,不准動,稍微動就拳打腳踢。時間沒有底;還有頭頂著裝滿水的臉盆,手包著重物的。

3、蹲有兩種:單腿和雙腿。單腿不給換腳,長期;雙腿不讓屁股挨著地,長時間不讓起來。

4、S站:後腦勺靠著雙層床上邊,肚皮被桌子頂著,腿彎處下床支著,在兩邊包夾和惡警坐著,一點也動不了,還不讓大小便,尿屎在身,不讓換衣服,尤其是在三九寒冬。

5、暴曬:在三伏炎夏,單衣褲頭靠著西牆暴曬。記得常州有位法輪功學員在零一年夏天,被包夾上午十二點不到,硬逼著站在一幢平房西山頭,一直曬到下午四點多,外面溫度高達六七十度。

6、在零下十幾度冰天雪地裏,扒光衣服只穿一條褲頭,強迫坐在北風呼嘯四無遮擋的水泥地上潑冷水:蘇州有一博士法輪功學員零二年冬天的夜裏,被幾個流氓扒剩單衣褲頭,強制坐在四周無遮擋的水泥地上,迎著呼呼北風,流氓用臉盆從頭上澆水。地上水一會就結了冰,好幾夜都是如此。

7、零零年的冬天下了一場大雪,河水結了一寸多厚的冰。姓邱的惡警叫流氓扒光法輪功學員衣服,只留一條褲頭。用鐵鍬砸開能走人的、約一寸的冰層,叫法輪功學員站進齊大腿根的水裏,用鐵鍬撈爛泥往五米高的岸上甩。惡人還說:一會兒就不冷了。過了一刻兒,惡警喊包夾找法輪功學員談話,惡警躺在朝陽溝裏,裹著大衣墊著厚厚的衣服跟此法輪功學員說話,法輪功學員則站在刮著呼呼北風的雪地上,只穿一條褲頭。

8、用打著結的皮條抽打,用老虎鉗夾手指,用香煙燙,用高倍鏡聚太陽光燙,把人四肢用銬子成大字形固定在板床上,六個流氓抬翻過來,在上面踩(例如鎮江一法輪功學員就被這樣施以酷刑)。

9、對絕食者,用銬子將四肢成大字形固定在木板床上,用婦女擴宮器打開口腔,用勺子舀面調稀飯灌食。據我所知就有三位學員食物嗆進肺裏,送醫院搶救,啟東陳漢昌回去時間不長就死亡了。

10、強迫抄寫、背書、看抹黑師父與大法的材料,強制看、聽攻擊法輪大法的碟片、錄音。等等。

為了達到邪惡的目的,方強勞教所和句東女子勞教所是繼萬家、長林子之後的最邪惡黑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