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萬古機緣 兌現史前大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由於小時候體質很弱,經常生病,中藥、西藥吃了不少都不好使,父母就帶著我練了氣功,但收效甚微。後來終於在九八年喜得大法(當時在小學六年級)。修煉僅僅半年,困擾我多年的哮喘病就全好了。得法之後身體素質越來越好,以前很羨慕別的孩子能踢足球、參加運動會,現在終於自己也可以上球場拼搏了。家人和其他的親戚朋友見我身體強壯了,都很高興,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九九年「七﹒二零」邪黨開始迫害,當時我正在上初中,面臨中考的壓力。父母堅信修大法沒有錯,先後去天安門廣場請願,我就自己去學校住校,時不時往教室放幾張真相傳單。我記的在一次模擬考試之前,我下定了決心我也要去天安門。大概是連怎麼去都沒仔細考慮,就只是懷著「悲壯」的心情想要捨棄一切去為大法師父討回公道。決定模擬考試考完了就走,但我這次一定要考好,不能給大法弟子丟臉。後來那次考試我考出了年級第三的較好成績。

父母回來後成了當地邪惡的重點監視對像。一次當地的惡警將我們全家綁架到公安局,我被關了兩天。後來公安局長聽說有個未成年的「法輪功」被抓進來,而且表現的「很不配合」,就特意跑過來「看望」我。這位局長大聲呵斥了我一頓之後,厲聲問道:「你是要繼續上學還是要煉法輪功?你就能選一樣!」我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大聲的回敬他:「我既要上學,又要煉法輪功!」也許是我的正念足,後來他們就把我放了。我真的既回去上學又修煉法輪功。現在回想起來我悟到,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只要弟子正念一出,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師父就能為弟子做主,保護弟子闖過難關。

學校裏老師和同學們都受邪黨宣傳毒害,經常在課堂上或在平時說話中有污衊大法的言辭。於是我不止一次的在課堂上當著老師的面講真相。一次在政治課堂上,老師又在毒害我們,我當即站起來,雖然緊張的心跳加速,但我毅然走到講台上,對著全班同學說:我認為法輪功是對的,不應該受到鎮壓。同學們聽了都很震驚,有同學嚇的目瞪口呆,也有很多同學表示出理解和同情,短暫的緊張之後,教室裏響起了一片掌聲。有些好友還在課下追問我詳細情況。老師沉默一會兒也明白了一些,不但沒有批評我,以後也沒在政治課堂上提起法輪功。

如果說從前在父母身邊時還算精進,起碼能經常學法、煉功、發真相資料。那麼自從來北京上大學以後直到現在(我是二零零八年畢業參加工作的),我是對自己越來越放鬆,完全不知道精進了。上大學之後我不再公開身份講真相,一是覺的北京的形勢較惡劣,二是脫離了修煉的環境,漸漸的對自己放鬆了要求。沒能開創出一個學法煉功的環境。大學裏的生活是完全獨立、自由的,對年輕人來講這時候最容易變的懶散、求安逸,並且被常人社會的誘惑所吸引。那時候我每天除了學習,就是跟同學們一起玩遊戲、打籃球,基本上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了,還自我安慰是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雖然我把《轉法輪》拷貝在電子書裏每天都看一點,但後來基本上就是尋求一種心理安慰,告訴自己還是個修煉人。而煉功和發正念基本上不能保證,講真相也只侷限於跟自己最要好的幾個同學,也收效甚微。

參加工作以後,自己開始獨立生活,應該說有了比較好的修煉環境,工作也並沒有忙到學法煉功都沒有時間。但自己卻越來越放鬆,早上煉功不能堅持,發正念也起不來,晚上下班以後總是上網閒逛,學法只學一點就睡覺了。就在自己混日子的同時,心性考驗卻接二連三的到來。由於工作單位是大型國企,我又剛剛畢業不懂得社會上的人情世故,所以經常受到領導批評。但是我畢竟修了多年,平時性格也比較隨和,所以也忍受的住,沒太在意。然而正如師父所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轉法輪》)所以矛盾來的也一次比一次激烈。有一次我的領導讓我下班後給其他領導送一頁文件,因為本來不是我的職責又讓我下班之後等了很長時間,所以送文件的時候我就顯的極其不耐煩。這位領導說一頁紙不好拿,責怪我怎麼不拿個信封裝起來,我想都沒想就隨口回了一句:你也沒告訴我拿信封啊!結果後來我的領導把我叫到一邊談話,批評了我一頓,我知道一定是那個領導給我彙報了。我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心想就這麼大點個事也犯的著打小報告?一邊對領導點頭說以後一定端正態度,一邊在心裏鄙視那個領導,心想這社會可真複雜。當然了,這完全是站在常人角度上的抱怨,根本沒有把自己當煉功人,也沒有跟提高心性聯繫起來。

最近由於工作需要,我被臨時借調給另一部門。在去之前我就聽說,這個領導是出了名的對下屬苛刻,他之前的手下基本都被他罵跑了。我心想,這真是怕啥來啥呀,師父說過任何事情的出現都是針對大法弟子的心來的,現在這是要提高我的心性了吧。但是想到這些容易,做起來就難了。從前在學校我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從小到大都是老師的愛徒,同學的榜樣,從上學起就是在一片讚揚聲中長大的,哪受過甚麼委屈?可是現在領導就當著全辦公室人的面把我臭罵一頓,我真是覺的有點受不了。雖然表面上都能忍受,但心裏就是覺的委屈。找各種理由給自己開脫,明明不是我的責任,為甚麼要怪我,覺的這領導可真難伺候。我好歹也是個成年人了,你領導說話就不能委婉一點麼。有些同事還替我抱不平,「別理他,他就這樣。」結果我就更加覺的自己委屈,也根本沒往提高心性上去考慮。直到最近學了師父的《曼哈頓講法》,我相信許多同修都和我一樣,茅塞頓開。師父都已經把話挑明到這種程度了,我沒有理由再去委屈與不平衡,只能深深的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為提高我心性而批評我的領導們。

本來我並不想寫修煉體會,覺的自己現在太放鬆,做的太不好,寫出來一定滿篇都是檢討自己的缺點,對其他同修也無所助益。但就在昨天晚上,我們的家庭學法小組剛剛開了一個小型交流會,查找自己的不足同時也指出別人的不足。我覺的自己其實並沒有把心放在修煉上,所以導致自己雖然看見自己的毛病,但並沒有下決心改正,依然有得過且過的想法。師父說過三件事要用心來做,即使沒有條件,只要有心做好,師父也會幫助我們創造條件。認識到了以後,結果今天早上打坐的時候,我竟然從平時的雙盤半小時一下提高到了一個小時,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師父時刻都在弟子身邊,盼著弟子能夠快些提高啊!這對我觸動很大。於是我打算寫一篇體會,與同修們,尤其是同齡的同修們共勉。

各位青少年同修們!面對一黨專制下光怪陸離的畸形社會,不要被紅塵中燈紅酒綠的假相所迷惑。作為大法弟子,一定要把心放在修煉上,一定要用心去做三件事。在史前我們都曾立下誓約,都曾為了在這一刻能夠兌現誓約吃了無數的苦,而在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歷史最後關頭,要時時牢記修好自己,救度眾生,以此為大。珍惜今生修煉的萬古機緣,兌現神聖的史前大願。不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