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的「亡黨亡國」論及其實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一日】「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這句話是把黨和國的命運與中共的腐敗連在了一起,也算是觸及到了問題的實質。但是能夠把「亡黨亡國」專門作為一個論調進行鑽營和利用,並且身體力行,堅決把「亡黨亡國」徹底進行下去的莫過於江澤民了。

江澤民「亡黨亡國」的實踐是和他的「亡黨亡國」論分不開的,那麼甚麼是江澤民的「亡黨亡國」論呢?我們看一些事實。

江借支持鄧小平屠殺學生之機爬上高位已為世人所共知。《九評共產黨》對此有一段論述:「1989年的『六四』屠城是江澤民生涯中的另一個轉折點,他依靠強力鎮壓敢言的《世界經濟導報》、軟禁人大委員長萬里和支持血腥鎮壓學生而成為中共總書記。早在屠城之前,江澤民就給鄧小平送上密信,要求採取『果斷措施』,否則『就會亡黨亡國』。」

「六四」之後,很多人都沒有料到,作為上海市委書記的江澤民怎麼能一下躍升到中共權力的最頂層?想想「六四」之前,幾乎所有的中國人、包括中共黨內的許多人士都支持著學生,中國社會大有促使中共懲治腐敗之勢;中國社會也可能由此走上民主。可是,就是在這種中國社會有可能出現轉向、中共獨裁政權有可能被削弱的情況下,江澤民瞅準了黨性和手腕極強的中共最高權力掌握者鄧小平最終很可能會用武力干涉的心理,極力攛掇鄧小平大開殺戒。江澤民的政治投機得到了回報,成為屠殺學生後最大的受益者。他這是以「亡黨亡國」論作為掩護走上了中共權力的頂峰。

江澤民在位期間,老百姓的苛捐雜稅最多,貪腐現象最為嚴重。更為荒謬的是,江澤民竟然對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及其修煉者妒火中燒,非要置之死地而後快。在對法輪功的非法迫害中,江澤民不止一次的拿出「亡黨亡國」論來要挾其他政治局常委表態同意他的非法鎮壓。

江澤民為了迫害法輪功,和羅幹互相勾結,不斷的造謠滋事,以至引發法輪功學員的「四•二五」萬人大上訪。事發當天,總理朱鎔基就做出了妥善的處理,並對法輪功學員的高尚品德給予了肯定。朱鎔基的開明處理受到海外媒體的一致好評,普遍認為這是中共政治走向成熟的一個標誌。

可是事發之後,在政治局常委會議上,江澤民卻以「亡黨亡國」論強壓為法輪功說公道話的朱鎔基。《江澤民其人》有一段這樣的描述:

「政治局七個常委,除了江澤民之外,其他人都明確表達了反對意見。朱鎔基說:『法輪功的學員以中老年人居多,婦女居多,他們最大願望無非就是健身而已。一位法輪功學員說『現在工作單位對生病又不報銷醫藥費,而法輪功可以強身健體,有何不好?再說現在下崗工人那麼多,法輪功可以增進道德品質,群眾從不鬧事,比先進模範還先進模範,這麼好的活動,政府為甚麼不支持。』所以我覺得,說這些人有政治企圖,講不過去。另外,我們不能再用搞運動的方式解決思想問題,這樣不利於經濟建設這個大前提,更不利於國家對外開放的形像。法輪功中如果有害群之馬,我們要處理,至於普通煉功群眾,就讓他們練去吧!」

「江澤民一下子站起來,指著朱鎔基的鼻子喊道『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我很痛心,我們的同志政治敏銳度如此之低。法輪功問題不抓緊解決,會犯歷史性的錯誤!』」

就在這次政治局常委會議上,江澤民把他對法輪功的忌恨完整的表達了出來。書中接下來還有一段更為詳盡的描寫:

「『滅掉!滅掉!堅決滅掉!』江澤民揮著雙手喊道,『現在當務之急是查清楚法輪功的人數、分布和負責人的情況,每個機關、單位、居委會都要查到。同志們,法輪功在和我們爭奪群眾,我們一定要上升到『講政治』的高度,上升到黨和國家生死存亡的高度來認識這個問題。一查到底,決不姑息!』」

江澤民的亡黨亡國論由他自己給出了完整的註解,看來中共自己的生存都是要靠對其他人的「滅掉」來達到的。一句「爭奪群眾」就給法輪功定了性,但同時也表明了江這個人的妒嫉心態。

江澤民在其他六位常委不同意對法輪功鎮壓的情況下,為了給法輪功定罪,終於想了一個有效的辦法,就是利用國家安全部來製造鎮壓的「依據」。於是國家安全部在美國的特工很快就送來了自己製作的假情報,說:法輪功創始人後面有美國中央情報局的支持,並且給法輪功提供了數千萬美元的經費。

江澤民舉著這些「確鑿的證據」再一次的要挾其他常委:這是要「亡黨亡國」呀,必須要全力鎮壓。經過江澤民的策劃,以及把事情上升到「亡黨亡國」的高度上,其他政治局常委哪敢再反對江澤民的刻意鎮壓?最後江澤民「統一」了思想,開動中共暴力機器全面鎮壓法輪功。

江澤民是一個善於拉大旗做虎皮的人,他拉的這面大旗就是中共。他以為有了中共這個靠山,自己就可以隨心所欲、為所欲為了,何況自己還身居黨魁之高位,說起話來口氣自然很大,他的一句名言就是──「我就不信共產黨戰勝不了法輪功。」

江澤民利用投機和權力,為了私慾和妒嫉,一次次的使中共對人民欠下血債。中共在向人民欠下血債的同時,它的威信也在巨降,同時中共為了徹底的鎮壓民眾也在大量的耗盡著自己的國力。多年來,中共在對法輪功修煉者迫害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中共光消耗的財力甚至達到其國家財政收入的四分之一。可以說,中共在傾盡國力而對普通民眾進行的肆無忌憚的迫害中也促使它自己走上了不歸路。

江澤民為了篡權而以「亡黨亡國」論進讒言於鄧小平,獨攬大權後,又以「亡黨亡國」論裹挾全黨對一個和平的修煉群體展開鎮壓。已經交出黨政軍大權之後的江澤民,應該是沒有利用「亡黨亡國」論來進行亡黨亡國的機會和行動了吧,但是實際情況遠非想像的那麼簡單。

江澤民為了在他交出大權後依然能夠左右中共的命運,在位期間就已經培植出一班效命於他的人馬,安插在中共黨政軍的要害部門。他曾一天之內提拔一百五十二位將軍,一年之內提拔五百位將軍;交班前的政治局常委中一多半是他的死黨;卸任總書記後,又賴在軍委主席的位置上達兩年之久;為了繼續保留他的第三代領導核心的地位不變,又將他的「三個代表」寫入憲法。所以,交出軍權之後的江澤民沒有必要再用「亡黨亡國」論來要挾其他人了,但是他卻是在暗中和現任的中共領導較勁,用他的實際行動在實踐著亡黨亡國。

江澤民的所作所為都是在加劇著中共走向毀滅。《九評共產黨》說江澤民是「應劫而生」的,此言不虛。這一劫正是中共的萬劫不復之死劫。看看江澤民在中共六十年大慶上的表演,誰還會對中共抱有希望?江現身於天安門,以普通黨員之軀排在現任總書記之後,分明在向世人昭示:中共離不開我!這同時也進一步的把中共黨內的現狀暴露無遺:勢均力敵的中共兩大派正在互相絞殺,江與胡的共同檢閱部隊正說明了這一點。看來江澤民是非要把中共徹底毀掉不可了。

與江澤民用亡黨亡國的高調來迫害法輪功相對應的,是法輪功學員開展的解體中共的三退大潮。短短幾年時間,已經有六千多萬中國人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中共民心失盡,滅亡已成定局。回頭看,為何會有三退大潮的湧現?不都是因為江澤民利用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留下的遺禍嗎?

而與中共的解體進程相對應的,是在全球興起的對江澤民及其追隨者的大審判。關於針對法輪功人權受迫害的訴訟案,在世界上被稱為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國際人權訴訟案。自二零零零年至今,以江澤民為首的迫害法輪功的江氏流氓集團,已有幾十名中共官員,在全球四大洲三十多個國家被起訴;而針對江澤民的訴訟案就有十八個。

中共亡黨已成歷史的必然。依仗其黨欺壓民眾的江澤民,在滿足自己邪惡慾望的同時,也把這個惡黨的獸性與淫威全面傾瀉出來,最終把這個惡黨的力量消耗殆盡。江氏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的結果,是二者必將一同走上歷史的審判台。

江澤民常常把亡黨和亡國聯在一起,很多中共的黨徒也都是不自覺的把二者聯繫在一起。這從中共的角度上是在說,中國就是它的,它就是中國想當然的主子,它自己都滅亡了,沒有了主人的中國還會存在嗎?這是中共長期狂妄自大、獨自專權的結果。有些黨徒也真的以國家的掌權者而自居。其實,這只是中共自己的看法和單方面的願望而已。哪有國家隸屬於一個黨派的道理?中共怎麼能和中國相提並論?中國永遠是中國,它可能因強盜的劫掠暫時被塗抹上血色,但它不會因強盜的流氓邪性而改變。中共滅亡了,中華民族的新生才會真正的到來。

中國雖然不會滅亡,但是因為中共幾十年的禍害,已使神州大地滿目瘡痍:自然環境被破壞,傳統文化被損毀,道德標準被顛倒,更為嚴重的是中共用它的一套說教變異了人心。特別是在江澤民爬上高位後的這二十年,江利用中共這套獨裁體制對中國和中國人民展開了更為瘋狂的劫掠和迫害。從另一個角度上講,江澤民的「應劫而生」之劫,也是中共擾亂中國、禍害中國人民,使中國和人民飽受中共蹂躪的生死之大劫。

中共的滅亡已定,對江澤民的清算也為期不遠。目前,西班牙法庭已經對江澤民發出了法庭傳喚,抗辯期一過,法庭就要向全球發通緝令了。江離被告席的位置也只有一步之遙了。中國的時局稍有變化,江就會被拋上審判台。

這就是江的必然下場──和中共捆綁在一起,被人類的歷史所淘汰。江的「亡黨亡國」論必將被他和中共的最終滅亡所驗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